View profile

30. 情人节是这世上不该存在的节日吧丨Newsletter

若冰
若冰
刚刚过去的情人节,你是怎么度过的?如果没有,不如来听听这期北海怪兽《过节吵架理论:播客里的再见爱人》,以避免出现过节吵架的情况;如果吵架了,更要来听听这期北海怪兽了,或许下次你们就不会吵了!
心理学家 David Buss 曾要求学生们详细描述「伴侣所做的让他们心烦的事」,结果收集到 147 种截然不同的冲突源,包括「怎样打发时间」、「该谁付钱」、「情感表达不够充分(感受不到爱意)」,或是「情感表达太夸张(太依赖)」等等(Millder & Perlman, 2010, p.334)。
研究还发现,伴侣们发生矛盾的频率也很频繁:恋爱期间平均每周 2-3 次;在一项为期三年的研究中,夫妻报告他们每个月都会经历1-2次「不愉快的争论」(p.331)。
David Buss 是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心理学系教授、进化心理学的集大成者,过去三十年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心理的性别差异、择偶策略和性冲突,著作包括《Evolution of Desire》和《The Murderer Next Door: Why the Mind Is Designed to Kill》。在他的新书《When Men Behave Badly: The Hidden Roots of Sexual Deception, Harassment, and Assault》里,他提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普遍现象与黑暗三角(The Dark Triad)理论有关。
在心理学研究中,黑暗三角特质由三种特质交叠而成:自恋、马基雅维利主义、精神病态。自恋不必解释,马基雅维利主义(Machiavellianism)类似于精明、功利,精神病态(Psychpath)则是行为冲动、共情能力低、没有责任感、喜欢寻求感官刺激、很少有焦虑感。这些特质在男性中更为普遍,常常就是「渣男」的特点,但这样的男性确实也更容易讨女孩子喜欢。
对这些研究感兴趣的话,可以先读读看这篇对 David Buss 教授的访谈:“These Are Very Bad Dudes” — David Buss on Sexual Conflict and the Dark Triad
男人渴望性的多样性。他们说他们的外遇是出于「新奇」,或者「机会来了」。而对女性来说,情况通常是是「我爱上了别人」或 「我对他动了感情」。大约 70% 有外遇的女性确实爱上了她们的外遇对象。因此,女性的外遇往往不是像男性那样随意、非个人化的性行为。
男人会夸大承诺的深度。他们夸大他们的兴趣有多相似,还假装长期的择偶策略,以服务于短期的择偶策略。他们会模仿恋爱,以获得与女性的性接触,然后在完成性接触后结束一切。 ……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年轻的单身女性,想结婚并建立一个家庭,看看你居住的城市或你想搬到的城市的性别比例,可能是一个好主意。
所谓进化心理学,可以简单理解为用进化论来解释心理学问题,这种理论应该会很受科学主义者的欢迎,而传统人文主义者会对其大加鞭笞:
在科学和人文两种文化互看不爽的时代,用生物学的范式来解释那些“大家特别珍爱的人类现象——比如文化、宗教、伦理,甚至是美学”,似乎并不受这些理论传统研究者的欢迎。
从宏观上来说,我也觉得人与人之间「物竞天择 适者生存」或者「自然选择」的法则是讲得通的,但具体到个体的身上,很多事情没法用理论或者逻辑去解释。抛开宗教信仰不说,我是相信不可知的,相信人之局限,相信我所获得的亲密关系,珍贵到无法仅仅靠个人努力来获得,必须感恩地将其视为一种祝福。
#译点点
这个栏目以后会固定作为我随手翻译的一些值得分享的文章。或许和你一样,我有时候读英文文章缓慢而头疼,而且英文网络写作有其固定的范式,有些长篇大论其实也就没讲什么。但是遇到一些好文章我还是很想把它分享出来,那么做一点简单的翻译,对我对你而言,都可能可以降低阅读门槛吧!
从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互联网上的一条定律是:不要暴露你的真实身份。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上网,这一惯例发生了变化。从戏剧到游戏,人类寄身于不同身份的欲望一直存在,而互联网提供了新的途径。 在网上,你可以伪装成小镇青年,或者学生;对于处于社会边缘的人,特别是年轻人,以匿名方式探索互联网意味着参与社区,获得支持,这有助于遏制孤独和寂寞。 在网上,你可以重新创造自己,或者成为你在家里或社区里无法做到的真实的自己,在留言板上与志趣相投的陌生人一起闲逛。
匿名在当代互联网上早已不存在了,尤其是在国内的网络世界。没有一个平台不要求你实名认证,互联网上已经没有隐私。马克-扎克伯格曾经用「一个人拥有两个身份是缺乏诚信的一个例子」这样的话为自己盗取用户隐私进行辩护。
随着互联网越来越像现实生活,现实世界的社会规范悄然进入互联网,而网上的社会自由逐渐消失。在互联网上呈现现实世界的身份变得非常有用:积累流量,找到机会,赚钱。
但有用的反面是,你要承担后果:网络暴力、现实生活被侵害、失去自由。一个无限搜索的、存档的的互联网如果能创造出尊重他人的环境,让人们对自己的言论负责,这就是好事;但如果它创造了令人窒息的环境,使人们害怕说出真实想法甚至是失去真实想法……后者大概就是当代互联网的现实吧。
更何况,个人在互联网上没有任何权利。我们无法控制自己在网上的言论、名字、身份,相反,我们在线上的一举一动都被互联网所控制,而这种控制侵蚀到了线下。
我不想要变成一个在网络上说了几句话就要被公司解雇的人。我不想奉献我的整个自己为「机构」卖命。这个想法或许很天真吧,但去TMD。
一个产品因为「网络效应」而无可抑制地增长。但是,外表看起来很容易的东西,在内部却不很困难。成千上万的员工必须疯狂地工作,以扩大网络规模。例如,在2018年上市之前,Dropbox雇用了2000多名全职高薪的设计师、工程师和营销人员,员工人数每年都会增加一倍或两倍。虽然可能只需要一小部分员工来实现产品与市场契合(product-market fit),比如这个著名案例,Instagram被Facebook收购时,13名员工却对应3000万用户的。本文将网络效应分解为三种机制:获客效应、参与效应和经济效应。
「获客效应」是指一个产品利用其网络获取新客户的能力。例如,任何产品都可以购买Facebook或Google广告来吸引新用户,但只有网络化的产品可以获得病毒式增长。这使客户获取成本长期保持在较低水平,与市场饱和和竞争带来的成本上升相对抗。比如一些产品会在用户邀请他人时给予奖励,或者注册时就挖掘联系人添加到应用程序,改善邀请体验中的关键时刻,这些操作都有助于提高新用户注册等指标,并降低获取客户的成本(acquiring a customer, CAC)。
「参与效应」是指一个网络如何从其用户中创造更高的粘性和使用率——加入网络的用户越多,它就越有用。例如,与早期只有一两个书呆子朋友的平台相比,有媒体、名人在上面的社交平台更有趣。因为后者有更多类型的内容创造者,一个与朋友保持联系的应用程序最终就扩展出一系列多样化的使用方式:跟踪新闻,了解行业动态,追星,等等。反过来,这些提升的用例也会推动产品的关键指标。
「经济效应」是指随着网络的发展,网络产品能够加速其货币化,减少其成本,并以其他方式改善其商业模式。例如,对于SaaS类型的产品来说,随着公司内使用这些产品的人数增加,该产品的定价也会越高。特别是当这些功能具有协作性质时,工作者们就会想要更高级的使用功能,如Slack对搜索全公司用户消息的功能进行收费。
#零碎
🍄 看了《世界上最糟糕的人》,和豆瓣上的10篇高赞影评,最喜欢的是排在后面的这篇《Crappy Life,Crappy Me》。看到那些喜欢这部片子女权主义的和吐槽这部片子的女权主义的,我都感到有些烦心。这部片子应该能够戳到很多知识女性吧,但看完之后,我们的答案又在哪里呢?
🍄 之前推荐过斯坦福大学神经科学教授 Andrew Huberman 的播客 The Huberman Lab,这档播客以一种非常科学的方式教授如何更健康地生活。这篇对他的采访《Andrew Huberman’s MorningRoutine, Backed by Neuroscience》里讲了他早晨的routine:
  • Wake at the same time every day 每天在同一时间起床
  • Perform a rest assessment before getting out of bed 起床前做一个休息评估
  • If you don’t feel rested, consider a yoga nidra or meditation session to reset your brain 如果感觉没有休息充分,做一个瑜伽训练或者冥想训练来重置大脑
  • Go outside first thing in the morning for 10-30 minutes 早上第一件事是出门 10-30 分钟
  • Consider running or walking to tap into a state of optic flow 跑步或散步以实现视觉流动的状态
  • Avoid caffeine for at least 90 minutes 至少90分钟内不要摄入咖啡因
  • Set daily goals for yourself and write them down before you start to work 在工作之前写下今日的工作目标
  • For the first half of the day, don’t look at email or social media unless it’s absolutely necessary 一天的上半部分,如非必要,不要看邮件或社交媒体
  • Train your brain to do deep work. Huberman works in 90 minute blocks, but you can aim for shorter periods of time at first 锻炼大脑做深度工作;Huberman以90分钟为单位进行工作,但你可以从更短的时长开始
In stark contrast to technology, the liberal arts and the humanities do not prize themselves on innovation and newness, they pride themselves on maintaining humanity’s understanding of itself. 与技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文科和人文学科并不以创新和新事物为荣,而是以保持人类对自身的理解为荣。
🍄 这位博主提出的「声冻计划」,是说365天x24小时录音并保存,以待日后回顾/纪念/演绎/研究。听起来虽然不现实,但他已经执行了4个多月了,还有一些人开始模仿。我虽然不太能尝试,但做播客已经让我培养了一些在日常生活中进行录音的习惯。还是那句话,不要说「不可能」,不如「先试试」,否则都会成为永远的鸽子。
我之前看到一个博主,他准备出一档播客节目,从几年前就开始策划,但他还是在2020年的年终总结中提到要无限期推迟播客事宜,原因之一就是: “听自己的录音感觉声音很怪异,不适应。”,虽然我觉得那只是那位鸽子博主自己的托词。
🍄 2021 年夏天邀请《城堡阅读》的主理人一起写了小说 《生日》,四万多字,就是一个草稿。我之前参加过一次豆瓣阅读做的长篇小说赛,硬着头皮写出一堆垃圾;相比之下,两个人互相对话的写法,倒更轻松愉快些。本来我还踊跃举手想做编辑来修改,但还是因为懒而放弃了。《生日》的灵感是因为6月是我的生日月,当时又看了村上春树的《生日故事集》。身为一个双子座,我倒是很喜欢这样两条线交织在一起的故事。
🖌️🖌️🖌️🖌️🖌️🖌️🖌️🖌️🖌️🖌️🖌️🖌️🖌️🖌️🖌️🖌️🖌️🖌️🖌️🖌️🖌️🖌️🖌️🖌️🖌️🖌️🖌️🖌️🖌️🖌️🖌️🖌️🖌️🖌️
回到北京了,投入新的生活和日常的工作。休息了那么久,欠下的写作债是要慢慢偿还的。上一期写到小红书的一点点,有一位在小红书工作的读者给我来信,寄了一本小红书出的杂志,今天刚刚收到,还没看。读完分享。
觉得这种与你交流的方式蛮好的,有机会,也可以在北京喝杯咖啡。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若冰
若冰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