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Go West丨Newsletter

#22・
530

subscribers

25

issues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By subscribing, you agree with Revue’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Policy and understand that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will receive your email address.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GO WEST
第23期newsletter中提到了「迟早公开计划」,后来看到主播给这个计划写了一篇复盘长文《我们回顾了「迟早公开计划」的全过程,这是一些结果与思考》。在我看来,这篇长文比这期最后成功被公开的播客节目和计划本身都更有趣:
「迟早公开」对于《迟早更新》的意义,除了项目本身,还有纵向对比更加鲜明的品牌形象。
这次计划的内容和形式虽然并非完全原创,但它的策划和执行也给许多听众带来「《迟早更新》是个挺有意思的、有点不一样的播客」的认知。虽然我们一直以来「迟早更新」的不仅仅是节目,也包括了音频呈现的多样可能,但是在历史节目里做的各种尝试,往往会随着时间过去被慢慢掩盖。
这次计划提供了一个「形式即内容」的可能性,亦即如果长期采用某种特别的付费机制,这机制本身又能传递某种价值观以及让更多人参与进来,那么或许一个特别的参与机制本身就可以成为一档播客的「招牌」(一个也许有些不恰当的类比——「一键三连」之于 Bilibili)
《迟早更新》在我眼中一直都算是一档不那么「正常」的播客,除了主播任宁和枪枪尝试过各种不同形式的音频内容(这个真的要老听众才能知道,详情见《迟早更新》: 这漫长旅途,没有终点丨若有所播),他们还会做很可爱的周边,比如联名的MM巧克力豆啦。就像两位主播们的正职事业ONES Ventures给人留下的印象,诶,这是一家投资机构?投资机构还可以长这样?
这篇复盘文章的末尾写到《Go West》这首歌:
Pet Shop Boys 有一首旧作叫《Go West》。2006 年德国世界杯的每场比赛后,它都会在充满胜利欢呼和失败低吟的球场里回荡,穿越过全世界的转播镜头,涌出来那种不分你我和输赢的热情。
成立于1981年的Pet Shop Boys(宠物店男孩)是一只电子音乐组合,“Go west”源于美国报人、政客Horace Greeley于19世纪号召年轻人去美国西部闯荡殖民的口号。20世纪70年代,这首歌被用作同性恋运动宣传,后来又称为各种运动的口号,甚至成为世界杯战歌。
图源公众号MINO VISION
图源公众号MINO VISION
班宇在《冬泳》书中写过这首歌:「去西方,一起上西天,展翅高飞,跟鱼和海鸥们一起,吃海草和虾,呼朋唤友,在咸而潮湿的空气里,夜航西飞,去往海的尽头,生活的尽头。」
这也是一首带着理想主义善意的歌,关于人们自由地寻到彼此并重新互相依附。歌词里头出现最多的词语之一,是今年东京奥运会为奥运口号新增的部分,也是第 171 期《迟早更新》的标题:together。也许阴沉寒潮就要来了,孤单和不开心就要来了,但我们终归还是远远地,无形地,联系在一起。
这首歌也在《山河故人》结尾出现过,女主人公在北京的雪地起舞,告别过去,也是迎接未来。每一次感到疲惫无力的时候,放起这首歌,身体自由地随着音乐摆动,就觉得好像重新有了几分力量。
虚荣的生产力
回到北京以后,我对两地有了更多不自知的比较。虽然只在上海生活了半年多,我充分感受到那种「最愚蠢的人到了上海不久,可以变为聪明;最忠厚的人到了上海不久,可以变为狡猾;最古怪的人到了上海不久,可以变得漂亮;拖着鼻涕的小姑娘,不多时可以成为卷发美人;单眼眩和扁鼻的女士,几天后可以变成仪态大方的太太」这种魔都的「法力」。
最近开始购物花里胡哨的衣服时,总会想到:
至于女人如何打扮她们的头发,我们可以用“美丽母鸡”来说明。有一艘叫这个名字的舰艇打败了一艘英国的兵船;人们受到这件事的启发,设计了一种发型,把头发弄得跟大海似的,并在头发当中摆着“美丽母鸡”的微缩模型。诸如“猛烈的情感”之类的发型则非常高,梳了这种发型的女人穿过门口的时候必须跪下才行。莱斯特写道:“猛烈的情感”是最受欢迎的宫廷发型,头发里面系了好多种装饰品——代表花园的树枝,鸟儿,蝴蝶,硬纸板做成的飞翔的丘比特,甚至还有蔬菜。——《公共人的衰弱》
2017年创立于深圳的艺术机构打边炉最近发的一篇写上海艺博会的文章《上海:虚荣的生产力》中提到:
上海的艺博会发展,当然与中国南方消费艺术的群体的快速增长有关,是购买力推动了艺博会的发展,而专业经营的艺博会,又吸引了更多的资本关注艺术和投资艺术,进而形成了一个艺术和资本的生态圈。上海艺术月营造出来的氛围是只有拥有更多的金钱,才能拥有更好的艺术。这当然是艺术财富的神话和幻觉,但上海不就是一个充满梦想和幻觉的城市吗?
在这个充满金钱味道和幻想的城市里,现代大都市的加速与焦虑被无数与自己无关的的陌生人大大激发了:
但艺博会就不同了,它是一种紧密的社交,完全根植于社交关系当中的圈层与炫耀,它不断诱导大家走进博览会现场,展示自己在现场的见闻与收获。上海两大艺博会期间,社交网络上的信息,不断强化未到场者的焦虑感——因为在一群人疯狂刷屏的时候,“未到场”会有被抛弃的羞愧和耻辱者,这种情绪的产生会加速艺博会的营销。我们当然可以将其中的炫耀与羞耻,视为一种虚荣。但走向商业的艺术,何尝又不是一种关于虚荣的生产力。
看树只是树
之前《北海怪兽》聊过一期文艺青年的节目,内容我不是很满意,感觉没太深刻。后来朋友发给我祝羽捷《羽来信》路内部分摘录
咱们可以讲得再透彻些,既然“文艺青年”的时候已经过去,而这帮人还活着,没死光,那么问题可能会变成双重的:既有着历史命运,也夹杂着个人哀怨(或是欢喜)。
路内是70后,那代人喜欢在文艺的方式里表现人生观。那时,读书,写东西,喝咖啡,是一种情调。我没有在那个时代生活过,如果有个机会,我真想做哆啦的时光机回去看看,到底那时候是不是真的是这个样子。
但我知道,现在语境变了,时代变了,社会不鼓励读书、思考、论辩了。路内说:「这种泡沫不是“文艺青年”的报应,似乎是每一代人必然的结果,讲夸张点是人类本性。美国嬉皮士一代的儿女们都老老实实去上班了,算是一个旁证。我们年轻的时候,当然也觉得老的一代过时了,而老的一代在年轻时候也这么想的。如果让时间来作证,说实话,时间也证明不了什么。时间只会把问题稀释,把经验浓缩为概念。时间的好处是它会遗忘你,但不会羞辱你。」
每个时代都有自以为「正确」的事情,自以为要立靶子攻击的事情,无论是通过大字报还是微博。那么多KOL,那么多知识分子,一个个都在支棱起来,告诉你什么有意义,什么没意义,告诉你要进步,要警醒,或者不要进步,不要警醒,怎么样怎么样你就会更为更好更新的人。可是那么多道理,哪一个能说服全部的你?哪一个能给予你持续的抚慰?
《十三邀》里许知远采访钱理群的那一期里,结尾,许知远问钱理群,哪棵树跟您的内心世界精神气质最像?
钱回答的大意是,没,看树就看树,这个时候就别想,你别用知识介入,自然就是自然,别赋予意义。钱大概就像阮籍的穷途之哭,去了理性很远很远的地方,终究还是回来了。这也是好的。
有关爱
爱的信仰,钱佳楠
当A留在我的房间里迟迟不愿离开的时候,我相信A是我此生最后的爱情。
然而,我不知道要爱一个人有多深才能抵御你对一份感情的怀疑。或者说,如今的我相信这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幸福的,另一种则是不幸的。
幸福的人多少懂得一点儿自欺欺人,或说是精神胜利法。就像安徒生童话《老头子说的总是对的》,无论在外人看来这个老头子多么愚蠢,老太婆永远相信他再明智不过,也因为如此,老太婆真心感到幸福。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真伤心。如果两个太清醒的人,太聪明的人,是否就无法相爱?
很可惜,我不是这样的老太婆,A也不是这样的老头子。成长于东亚社会,我们都认为这种精神胜利被用作全民麻药。举个我曾信以为真的例子,我这代人儿时经历过没有空调的夏天,小孩热得头昏眼花,大人却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们:心静自然凉。是长大以后,我才知道“心静”和“凉快”之间没有因果联系,但是一旦你相信这句话,你就接受了外部现实(暑热)无法改变,你也就不再会为如何改变(或能否改变)而感到焦虑。
同样的逻辑我们已经下意识地迁移到崇尚无情竞争的教育制度,要求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的社会常规,认同男主外女主内的大众期待。讽刺的是,一旦你合理化这些外部现实,你甚至能看出这些文化的优越性:看,我们培养出的孩子多优秀?我们的疫情控制得多好?男主外女主内本就是对妇女儿童的保护!
如此笃信的人生活在东亚社会将如鱼得水,而仍然感到怀疑的人不仅怀抱着满肚皮的不合时宜,还会逐渐沦为社会的他者和敌人。
对于所有向我提问的人,我的第一条建议都是:不要责怪自己。自责似乎无处不在,噬咬着人们的心灵。在我女儿睡着之后,它从我朋友们的声音中流出来,流进我的手机耳机里;它像一阵低沉的鼓点,潜藏于父母们在公园和游乐场的交谈背后。我会告诉因为孩子上学的事情而苛责自己的妈妈,你已经为女儿尽了最大的努力。转学需要一个家庭在另外的社区租一套公寓,而且这一策略在政治上也显得可疑:他们搬去那里只是为了上一所有钱人上的公立学校,而那些有钱人只为自己的学校筹集资金。我想说,你只是能力有限。为什么你的工作不稳定,而你父母的工作却不是,这后面有更大的原因。你从公寓中被赶出去,为豪宅让路,你也没有办法。这是体制的失灵,是在个人层面之上的。
即便要背负这些压力,我依然觉得“坦率”是生而为人最“正确的做法”。当你决定放弃做一个坦率的人,也许可以躲过眼前的窘境或危机,但长此以往,你就再也体验不到“做自己”的那种满足,只能面目模糊地活着。
列出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 我不想去见那些我并不喜欢的人。
  • 我不想在应酬式的聚餐、酒会上无聊地枯坐着。
  • 我不想硬着头皮读完一本不感兴趣的书。
  • 我不想硬着头皮看完一部不感兴趣的电影。
  • 我不想熬夜。
  • 我不想做为了拿钱而自我消耗的工作。
  • 我不想为了身材苗条而克扣饮食。
  • 我不想因为太繁忙的工作,而在想念时见不到自己所爱之人。
还有什么,是你也不想做的事情吗?
碎片
在学术组会上讨论我的毕业论文,有一位师兄问我,做播客和做抖音有什么区别?
我答:大概就是写小说和写论文的区别吧。
In this regard, digital objects are inherently networked objects sustained by a range of software-based systems and artifacts often distributed across platforms,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s, and institutional boundaries. The open and expandable character of digital objects in general and of new media objects in particular is thus closely tied to the interoperable landscape of systems and artifacts and the ability to act upon one system or artifact by means of another. While socially constructed through the invention and negotiation of standards (Bowker 2005; Hanseth 2004), these qualities are ultimately connected to the computational nature of software-based technology and the pliability it affords (Borgmann 1999). At the very bottom, digital video content is no more than an ensemble of numerically controlled operations (Kallinikos 2009; Manovich 2001). In this regard, computation provides the technical space upon which standards and interfaces as interconnecting modalities become possible in the first place.
拿颗酱是两位外国姑娘Meredith和Katie在北京创立的纯天然坚果品牌。工厂设立在四川老河口自然保护区。拿颗酱品牌设计灵感来源于《加布莉埃尓姐妹》,指向和Naked之间幽默的关联性。他们的品牌设计来自大弥,同时也是给北京大小咖啡麦子店、老梦面包店、饿鱼餐厅等设计品牌的设计工作室。有一种想要集齐所有大弥设计打卡的冲动。
本地嘢 LOKO是⼀个涵盖⾐⻝住⾏的⼩店资讯平台,将各⾏各业的⼩店汇聚在同⼀平台上。这个网站的最终目标是不但为⼩店宣传推⼴,还能直接带来收⼊,现在有⽹上预约及⽹购功能,让消费者透过平台预约⼩店的服务,包括餐饮、⼯作坊,及⽹购各类特⾊产品。
🖌️🖌️🖌️🖌️🖌️🖌️🖌️🖌️🖌️🖌️🖌️🖌️🖌️🖌️🖌️🖌️🖌️🖌️🖌️🖌️🖌️🖌️🖌️🖌️🖌️🖌️🖌️🖌️🖌️🖌️🖌️🖌️🖌️🖌️
疫情肆虐,安全起见,暂缓海南旅行。怕是北京太冷了,行动变缓,脑子也变得悲伤。最近在黄寺大街吃到一家很棒的肠粉店,美食聊以慰藉。
「若有所播」记录了一个文字、播客爱好者在成为一个创作者的探索之路。不定期发送,目前每月有月中与月底两期。很期待能够收到任何人的邮件来信。想与你通过这种古早的形式交流。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