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24. 世界は恋に落ち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上一次遇见让你想要「纵身一跃」的人,是什么时候?
当生活被工作、上进心、消费欲、比较心、自我证明等等的鸡零狗碎填得拥挤不堪时,如果真的遇到这样一个人,你会纵身一跃吗?
北海怪兽E53中,我和女友聊起恋爱脑的话题,她说「你根本不知道恋爱脑的人有多幸福的!」
又收到另一位女友发来的截图: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总是害怕受伤,因此有所保留;害怕吃亏,所以总要比较;害怕失去,干脆就不得到。宁可相信一瞬间的激情,不愿投入时间去日久陪伴。
我过去会被人评价是一个很mean的人(当然现在也是)。对世界很mean,对自己也很mean。不断地解构世界,不断地解构自己。其实,是不是,世界上的一切都可以被解构?解构完之后,我们剩下了什么?把塔推倒之后,我们需要去建构了什么?
就像一个人对待自己的身体。农耕时代,喂马劈柴,一日三餐,吃一分有一分的力气;现在社会里,奶茶配健身操,我们渴望消耗掉生命的最后一毫。
What do we hold onto? I asked. At this crazy, surreal, accelerated point in history, where everyone is simultaneously spinning the wheels of a rat-race spiral of productivity, but slammed to a pause in a global pandemic, what do we hold onto? His response, spoken in one breath, left a deep impression on me. I hope that you enjoy them, too. 我们还能抓住什么?在这个疯狂、荒诞的加速世界里,所有人都像在滚轮上奔跑的小白鼠一样在效率弹簧的滚轮上不停赛跑,却突然被全球疫情所砰地一声停止了。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还能抓住什么?
现在社会的激情很容易产生在一瞬的共鸣中。但这种共鸣是偶然巧合,还是一种持续不断的呼应?是两个快速行进的球碰巧撞到一起引起巨大的对冲,还是钥匙遇上锁孔,多少次阖上,也可以无数次打开?
翻电问答E61里讨论到共鸣的短暂性与欺骗性:
浪漫主义的共鸣是一种两步的自我欺骗: 第一步,把自己想象为需要通过自我教育维护某种内在世界; 第二个,认为自己跟外物、跟一个人、跟一部作品、跟一个大师产生了共鸣。 共鸣本身是一种很不自我超越的东西。为什么呢? 第一,共鸣是你自己希望发生的事情; 第二,共鸣是个单方面印证的东西; 第三,这是一个极其偶然的东西,这是在某些瞬间和某些你自己需要这种安慰感的时候出现的一种极其偶然的感觉,它是一种偶发感觉。
如果你真的觉得这种共鸣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就去抓住它,去建构它,让它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或者成为他人生命中特殊的一部分。就像小王子浇灌它的玫瑰花一般。共鸣永远都是瞬间和短暂的,激情也是;所有精神上的共鸣要联系到具体生活形式当中去才能够真正带来一个人的改变,毕竟我们不是生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当中。
Reject the myth of efficiency. Reject the myth of scale. Not everything has to be scaled up to be valuable, not everything has to be efficient to be worthwhile. Reject the idea that we are interchangeable collection of skills. Reject the totalitarian system that reduces us to mere pawns in that scheme. Remember what makes us human. Roots matter. Local communities’ matter. Local connections matter. Real-world relationships matter 拒绝效率神话。拒绝规模神话。不是所有东西都要被规模化才能有价值的,不是所有东西都要高效才有价值的。拒绝我们是可交换的技能集合的想法。拒绝迫使我们成为规则走卒的集权主义系统。记住是什么让我们成为人。根源是重要的。具体社区是重要的。具体联系是重要的。真实世界的关系是重要的。
说完上面的,再去看这部电影,就觉得真是悲凉了。更不消说,评论区那么多「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注定都是一场孤独的旅行」的陈词滥调。
阿伦特说,公共领域的衰落是人类孤独境况的根源。伴随着使人相聚相连的公共领域的衰落,个人丧失了对世界的归属感。这个观点放到中国来适用吗?原来,我们的公共领域在哪里呢?
是菜市场变成了xx鲜生;公交车变成了xx快车;是讨价还价变成了抢红包券;是餐厅变成了xx外卖。
是大富翁变成了任天堂;是广播体操变成了健身房;是爱人变成了头像,他们永不会变灰,也永不会跳动。
但环境真的糟糕的时候,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举个例子,在「搞钱之都、文化沙漠」深圳你可以做些什么:一个深圳人的逃离与回归:搞钱之都、文化沙漠和边缘的可能性
在和永佳、钟刚、来福、Shane 和老禾聊天的时候,他们都不约而同提到了深圳所给予的某种承诺,不是房子,也无关“深圳人”这一名份,而是进程中的可能性与参与感,相信自己能够成为城市历史的一部分,或大或小。就像钟刚对我说的,书写和描述它,影响和改变它。
他们身上多少都带着“城市的主人翁”意识,就像为保卫城中村奔走呐喊的,很多都是 90 年代来深的建筑师,深度参与了城市的建设,从无到有,因此不希望空间沦为了效率的牺牲品。很少有城市像深圳那样,以肉眼可见的形态被个体影响着,虽然这种影响有时也以失败告终,但至少不会被淹没。 因为年轻,深圳还有这样让人见证和参与的空间。尽管看上去,“搞钱”的氛围风风火火,但它目前还无法拒绝其他的可能性。但同样需要警惕的是,四十年的历史无法为一座城市带来根深蒂固、不可抗拒的传统,四十年的成果也同样容易让人痴迷于速度带来的眩晕。
跟我聊天的朋友们,也不是“深圳速度”的对抗者,而是与之共舞的可能性。我希望我的城市,能培育真正多元的土壤,让“无用”的根也能生长发芽。它将一时变得脆弱,但也不免柔软起来。
不要期待生活是一盒巧克力,不然你以为你是阿甘啊。
生活不是一盒巧克力,而是一颗洋葱%E3%80%82" target=“_blank”>https://medium.com/be-unique/3-reasons-why-life-is-not-a-box-of-chocolates-38ce57e89c3c#:~:text=Chocolate has only 3 different varieties%3A milk%2C dark%2C,rather spiced up and enjoyed to the fullest.)
接着那期翻电讲,摒弃脱离具体语境的把哲学、电影、书籍看作人生信条的「咒语观」。
你认为你读了一本书,精神产生了改变,你认为你听到一个理论精神产生了改变。你认为你加入一个活动,看到一个内容深受触动,你的精神发生了改变,你一定要想这东西是不算数的,你今天可以这样变,明天就可以那样变,这东西一定是在自我教育中首先要抛弃的东西。 想法本身是需要语境的。如果你没有进入刚才说的那些背景和张力之中,那么这句话对于你来讲就是你自己的生活,就是你自己以为的它和你生活的共鸣作为了其中的语境。
所以了解一个哲学理论,记住一句尼采的话,什么也不意味。哲学不是神学,语言本身是没有力量的。宗教的话语是当咒语用的。今天很多人读哲学跟这个想法是很像的。比如说当我读了这本书,甚至当我家里买了一墙的哲学书,当我了解了一些哲学话语,这些只言片语,它似乎就在那里自动起作用。在这些视野之中,语言和话语是有力量的,语言和话语能够像咒语一样对生活起作用,但自我教育不是这个过程,自我教育是不能够用语言像咒语一样起作用的。
不管你信不信,恋爱是一种学习
自我教育真正有一种自我保持,和保持一段感情非常类似。不管是读跟恋爱有关的书,在脑子里想这段感情理解这段感情,在脑子里自己感受这段感情,实际上都无法保持。保持感情需要投入到两个人之间。因为感情并不凝结在你的想法里,而是凝聚在两个人的生活之中。
自我教育和一模一样,因为这个词儿的原因自我教育,我们总觉得这是一个人的事儿,我们总觉得那自我教育就凝结在我的脑子里。自我教育的成果凝结在我与自己独处、与自己相处产生的想法关系之中,其实不是。如果亲密关系的结果凝结在两个人之间,那自我教育就凝结在你与世界打交道之中,自我教育的很多成果凝结在你与恋人之中,凝结在你的工作之中,凝结在你与家人之中。
零碎
北海怪兽更新了一期!~
天下苦近视眼久矣!如果你也对近视眼手术抱有任何好奇的话,不妨听听这期播客。还有非常实用的护眼小贴士。
快递不上门、外卖送错了、东西买贵了、服务被坑了……维权,被糊弄了?
希望我们在下一次遇到在电影院里大声喧哗的人,能够上次给ta一……句警告!
我不想去上学了,奥尔罕•帕慕克
我不想去上学了,因为我太困、太冷了。学校里也没有人喜欢我。
我不想去上学了,因为学校里有两个同学,他们比我大,也比我强壮。每次我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他们都会伸出胳膊,挡住我的去路,我很害怕。
我很害怕,我不想去上学了。在学校,时间仿佛静止不动了,万事万物皆被挡在外面——校门之外。
比如我家的房间,还有我的母亲、父亲,我的玩具,阳台上的小鸟。我在学校的时候,就特别想念他们,想的要哭。我看着窗外,外面的天空飘着朵朵云彩。
分享给你们!
🖌️🖌️🖌️🖌️🖌️🖌️🖌️🖌️🖌️🖌️🖌️🖌️🖌️🖌️🖌️🖌️🖌️🖌️🖌️🖌️🖌️🖌️🖌️🖌️🖌️🖌️🖌️🖌️🖌️🖌️🖌️🖌️🖌️🖌️
近日北京疫情肆虐,各类文化活动纷纷取消。正在计划12月初去海南的出游,想与笔友们征询旅游建议。最近沉迷玩耍,无心学习。
「若有所播」记录了一个文字、播客爱好者在成为一个创作者的探索之路。不定期发送,目前每月有月中与月底两期。很期待能够收到任何人的邮件来信。想与你通过这种古早的形式交流。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