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月亮在天上摇摇晃晃丨Newsletter

#20・
530

subscribers

25

issues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By subscribing, you agree with Revue’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Policy and understand that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will receive your email address.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记录的意义
晚上和室友一起在宿舍看了《流氓燕》。看毕她问我,「像流氓燕这样的人,我理解她在中国生活一定很难。但是拍这部片子的人,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导演描述了一个现象,但并没有提出解决方案…如果在中国人人都可以上街游行,社会会变得更好吗?导演是想要帮助中国,还是批判中国?以及把流氓燕作为一种艺术品在纽约展出,是否也是一种西方政治话语的霸权——自由民主至高无上的霸权?」
以上是好几个问题,我拆分开想了想:
  • 拍摄纪录片的意义:《纽约时报》这样写道「比起观看《流氓燕》,用Google搜索资料可以让你对叶海燕有更多了解,因为这部纪录片只聚焦于她生命中一个短暂的时期。这其实并不是一种批评,但的确表明该片有着某种局限性。由于要把过去的大段日子压缩成几个小时,一些纪录片难免会显出令人沮丧的空洞来,不像只涉及一个主题、一个时间段或者一个地点的片子那样深入。《流氓燕》基本上略去了社会历史图景,转而采用了这个富有魅力的名人自己常用的叙事手法,用她的斗争来呈现更广泛的政治利害关系。」如果在不了解叶海燕到底是谁、做了什么的情况下,便看这部片子,确实会有摸不着头脑的感觉:「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做这件事?警察为什么要抓她?这件事与中国其他性侵案件有什么不同?」而对于这场在2013年发生的轰动全国乃至全球的维权运动,这部片子能够成为我们在近10年后再次去审视它的切入点。比起社会学总是要提出一个核心的问题,人类学更多是在观察、记录、描述,而这种记录与描述本身就包含了太多的问题。在我看来,纪录片就是一种人类学田野调查的呈现。
  • 至于王男袱,从「独生王国」到「IN THE SAME BREATH」,她为什么总是将镜头聚焦在「边缘」,或许也与她的成长经历有关。但换个视角看,她所聚焦的人与事,从来不边缘,也不应该被视作边缘。
  • 最近阅读的两本人类学/非虚构作品:《男性妥协》《做工的人》,看完都有一种「好像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的感觉。但如果真的要概括下来,又会忽略了书中的某些细节,即使这些细节没有超出某些学者的认知,但一定在另一些人的生命体验之外(这些人会去看这些书吗?)。但无论如何,与纪录片一样,它们若能被保留下来,成为这个时代的注脚,是一件好事。
  • 对于最后的那个关于西方政治话语霸权的问题,我觉得很有趣,但还没有想出所以然来。不知道在阅读的你们是怎么理解的?
再说到,记录的意义。芝加哥大学的教授Larry McEnerney说,写学术文章的意义不是为了让这个东西保存500年,而是为了在某个领域开辟新知。无论你的文章有多么clear, persuasive, organized,first of all,它需要是有价值的。那么回到最初也是最重要的问题,什么是有价值?
坦诚相待
10月中旬去上海考托福,住在愚园路的一个Airbnb里,房主人是一个叫「绵羊」的男生。考完试的晚上和朋友们在房间里喝酒到深夜,我聊到一半,觉得聊天内容太棒,忍不住打开录音。后来我在我们的群里问他们是否介意我把音频内容摘选一些做成播客节目。其中一位性情温和的表达了认可,但另一位很快提出了疑问:我这样未经允许就录音,是否是一种不太好的行为?是否应该在录音前先征求允许?是否应该表达明确的创作目的,再告知被录音者?
说实话,我没想这么多。但是被这么一问,确实觉得自己的做法有失妥帖甚至是不道德的。结合最近女小说家与肾的故事,我绝对无法用「创作权高于一切」来辩护对他人的基本权利的不尊重。我在此要说声道歉,也很感谢朋友主动提出的问题,她
对于成年人的友谊来说,最不缺的就是维护表面上的和平。而如何指出交往中一些别扭的、不舒服的点,并且在冲突中寻求良性沟通和理性探讨,这需要莫大的耐心和勇气。 其实挺难的。
撕完之后,仍然能够坦诚相待,那才是真的友谊吧。
路上有神。
去朋友家住时,看到一本假杂志出的艺术书《对一条河流的命名》。一下子便翻完了。查了才知道,作者程新皓是北大化学博士,13年毕业,16年就出了这本书。不要再问博士毕业了可以做什么了,去当艺术家吧!
想有更多的时间散步,看「月亮在天上摇摇晃晃」。
碎片
科层制度让人们学会了延迟满足。你不会去判断当前的行动对你有什么影响,而是学会了思考如果你现在服从命令将来会得到什么回报。军事金字塔与民事金字塔之间的鸿沟在于,军事主义可提供立刻的满足,而民事的科层组织所承诺的未来满足往往不会实现。 许多野心勃勃的人都怀有这种反常的情绪:学会了延迟满足的人通常不允许自己得到满足。无论得到什么,他们总觉得不够,不能单纯地享受当下;延迟满足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攀爬科层组织的阶梯可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铁笼如果是牢笼,那么也可以成为心理的家园。
播客
  • 参加了小宇宙和《迟早更新》联合发起的「迟早公开」计划,在500人时收到了任宁的电子影集,一个意识流的令人看不懂的故事。至于这集 E175:故事新编,确实和主播说的一样,和《迟早更新》的其他节目没有什么不同,甚至不出彩,更像是一种大咖云集的「看起来很厉害」的感觉,就和那本电子影集一样。虽然节目不值得听,但是这种众筹的形式值得尝试。或许有一天我也可以开启一个众筹项目,感觉100个人支持都嫌太多凑不到了。
你说这不是你的选择,我们真的没有必要越跑越快。你说这是不正常的时代,人们除了赚钱早已忘了还能做些什么。你说只想过的平凡,却莫名受到更多关注。黄金的岁月,散场的月台,从没来得及记住的每一首歌,让我来教你如何抵制陈升。
Anxious、anxiety是学术生涯的基调,不要觉得不正常。你要是觉得学者不应该焦虑,就不要选择学术生涯。 怎样不被焦虑克服?每天都在黄金时间做自己认为最有价值的事,做完了,当天的账就还了。焦虑不就是因为欠债吗? 所谓使命感,所谓理想,不都是欠债的意思吗?我欠了人家账了。欠的账,人家也没说要一次还清。一次还清,命就没了。一定是分期付款。我每天都先把该付的款付完,其他时间就可以放松了。 不管你是每周工作5天6天,或者像我这样工作7天,每天都是一个完整的生活单元,完整的生活周期。这个周期的黄金时间,一定要用来还债,还了债,你就安心了。这是对付学术生涯焦虑的唯一办法。 你说,我两三天不睡觉,一星期不睡觉。那没用,把自己熬进去,还是还不了债,解不了焦虑。 我这么说,大家可能觉得,干脆不要作学者。恭喜你!不作学者,说明你有本事,至少比我强多了。做学问的人没用,我本人没用,我做学问就一个原因:这是唯一的活路。
大约四十年前,我的博士导师欧博文(Kevin O’Brien)教授的博士导师许慧文(Vivienne Shue)教授对她的一个学生说:In this line of business, nobody can afford a weekend (一语双关,表面意思是:干这一行的,无人度得起周末)。
🖌️🖌️🖌️🖌️🖌️🖌️🖌️🖌️🖌️🖌️🖌️🖌️🖌️🖌️🖌️🖌️🖌️🖌️🖌️🖌️🖌️🖌️🖌️🖌️🖌️🖌️🖌️🖌️🖌️🖌️🖌️🖌️🖌️🖌️
想过周末的肉饼祝你11月快乐!
「若有所播」记录了一个文字、播客爱好者在成为一个创作者的探索之路。不定期发送,目前每月有月中与月底两期。很期待能够收到任何人的邮件来信。想与你通过这种古早的形式交流。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