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18.肉饼缝纫间丨Newsletter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取名成功
在第14期newsletter里提到要给我的房间起个名字,在7月25日周六晚上洗澡的时候突然灵光一现,决定把我的房间取名为「肉饼缝纫间」。
起因是,那个周末台风降临浙江省,上海拉起台风警报,早早决定了这个冷清的周末。我安排了一整天在家的活动,写论文,整理笔记,打扫房间,洗衣服,烘干衣服,叫外卖送来充电器,吃前几天外食打包的剩菜。我与友人说,每个周六虽然看起来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一天,但却忙碌于给生活打补丁,缝缝补补又一周。
外出的大部分时间总是耗电,东疮西孔的,只有回家了才开始修补自己的生活。故称我的房间为「肉饼缝纫间」。
在公众号后台发了第14期newsletter以后,有以下几个投稿提议:
「冰箱」:里面有吃不完的冰块;
「冰室」:感觉和上面的原因差不多,另外我名字里有个「冰」字;
「海棠舍」:大概因为我与朋友讨论过川端康成的这句诗「凌晨四点,看海棠花未眠」。
感谢大家的投稿。
若此刻爱,便永远爱
本来是想昨天发这期通讯,赶个七夕节。但昨日疲惫,便没有强迫自己。去年七夕,北京水磨胡同里的蓝羊咖啡刚刚搬到酒仙桥的一个工业园区,我和朋友在那边喝了一杯咖啡,感叹同在胡同里的前流书店也搬走了。今年七夕,我在家,什么也没有做。
看完《花束般的恋爱》已经好几周了,当时和一个朋友一起远程连线看,一边看一边讨论,好像比在电影院里一起看更自由些。我一直很不解情侣为什么会发生看电影这样毫无沟通的约会场景,后来想明白,或许看电影更适合在一起时间较长感情趋于平淡的情侣,这样即便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了。
B:他们都穿了一样的球鞋、学校的连帽卫衣和蓝色外套。积分卡,早就积满了。
C:疯狂加分。这部剧的衣服都不错,很有质感的样子。
B:耳机梗……同样是格子衬衫,为什么菅田可以穿得好看?
C:这时候缺一个网易云的什么一起听的功能,或者说分线器。格子衫我首先想到的是中年程序员那种。
B:好像苹果耳机有这个功能,可以共享。
C:想起上次听不知道是哪个播客,声道有点问题,还以为自己耳机坏了。
B:行人自助信号灯……
C:自助信号灯真是绝了。
B:中国没有这种灯吧.
C:没有。自己闯。。
B:中国也没有像日本那种交通系统,什么晚上不能回家啊……
C:打车太贵了吧。理论上也不会比住宿贵啊。很奇怪,要么就是晚上打车不方便。
B:可以去便利店呆一晚上,就是不能睡觉了。现在有打车软件基本也能叫到。他们可能就是想玩吧。
C:应该是个传统,我看日本小说的时候也经常这样,错过电车通常都是不回去了。
B:开始是结束的开始,这句不错,一般两个人走完流程,感觉如果不结婚的话就…
C:就结束了。
B:恋爱似乎不是一辈子的事情。恋爱之后就是结婚,虽然结婚了也可以像恋爱一样。
C:要是可以一辈子恋爱下去就好了。
后来写了一篇半虚构半真实的影评。祝大家若有所爱!
看到好看的就心动,可惜也只有一秒钟
人总是很容易被「好看」所吸引。比如看到这篇《100张韩国先锋电影海报集合!电影海报也可以如此有视觉冲击力》,我一口气把所有感兴趣的海报电影都给找了出来(花了大量时间),但大多数没有资源可以看到。
影片介绍:影片讲述了一个因眼睛患有疾病看什么都是模糊图像的人和恋人的故事。
影片介绍:影片讲述了一个因眼睛患有疾病看什么都是模糊图像的人和恋人的故事。
设计师评论:光无处不在,用监视和权力神圣化的光。海报以光与RGB像素混合,以欺骗视觉。
设计师评论:光无处不在,用监视和权力神圣化的光。海报以光与RGB像素混合,以欺骗视觉。
设计师评论:把奇怪而混乱的一天的记忆,用一碗鸡蛋咖喱饭形象化了出来。
设计师评论:把奇怪而混乱的一天的记忆,用一碗鸡蛋咖喱饭形象化了出来。
设计师评论:本片是将事件幸存者们以记忆为基础绘制的图画和说明制作成动画的短片。如今已是奶奶、爷爷的他们,回忆里夹杂着或快乐或可怕的事情。怀着纪念和支持他们的心情,将他们“回溯记忆的绘画”比作蜡笔划痕技法,制作了海报。
设计师评论:本片是将事件幸存者们以记忆为基础绘制的图画和说明制作成动画的短片。如今已是奶奶、爷爷的他们,回忆里夹杂着或快乐或可怕的事情。怀着纪念和支持他们的心情,将他们“回溯记忆的绘画”比作蜡笔划痕技法,制作了海报。
小时候学儿童画,是不是都试过这种画法?在一张白色大纸上用蜡笔涂成五颜六色,再整体用黑色蜡笔覆盖,最后用牙签一类的工具刮出形状,黑色底上就呈现出彩色的图片。小时候学到的时候觉得真是一种神奇的画法,但现在看起来,竟有一种外星人在太空漫游的感觉。
审美确实有高下吗?是谁规定了什么是美的,什么是丑的呢?我发现自己在上海住了一阵子以后,也慢慢开始接受了所谓的「海派审美」。但你很容易发现这种审美背后的根源:精致的、昂贵的、西方的,是美的;凌乱的、廉价的、本土的,是不美的。说到底,审美背后,到底也有一种权力结构在发挥作用。就像某些艺术,当某些人进行某些诠释,赋予其意义或权力,它就有了价值。
博物馆效应是指把博物馆作为一种观察方式——万物皆可作为艺术品。
“One measure of a museum’s success,” Alpers argues, “would seem to be the freedom and interest with which people wander through and look without the intimidating mediation between viewer and object that something such as the ubiquitous earphones provides.” That “way of seeing” — engagement unencumbered by context — is not so different from what social media encourage: We can scroll endlessly through images and videos presented as isolated fragments, looking for moments of spontaneous visual interest that we can commemorate with likes, comments, and reshares. And since everyone has social media space to fill, we can operate like museums ourselves, “curating” experiences and memories as unfolding works of art that most of all must look interesting. You can point the phone at things and conjure up the network behind the lens to impute potential significance to whatever it is you’re looking at.
手机作为平民化的“博物馆”,推动了“大趣味艺术”的发展——“不需要任何历史知识、背景,甚至不需要耐心去欣赏(除了排队等候的耐心)”的艺术,例子如草间弥生的无限房间、雨屋、Pipilotti Rist的装置、Meow Wolf等等。
无需一个训练有素的策展人来策划这些奇观。只需挖一些成人大小的坑,竖一些自拍墙,发布消息说"我建了一座有趣的博物馆",观赏者可以有各种可拍摄的体验。
对上海图书馆的观察
读到一篇论文说,一座城市的公共图书馆会增加市民外出步行的程度。上海图书馆的所在地,原来是一片奶牛场,1960年代改成了乳品场。现在的上海图书馆是上世纪90年代建起来的,后来又有了上海图书馆地铁站。大型图书馆通常有着长长的台阶与宽阔的广场,而且淮海中路禁止骑自行车。这样看来确实能够增加步行。
在上图一楼电梯旁有一块巨大的电子屏幕,会滚动播放当月图书借阅情况。之前拍下了5月的统计数据:
上海图书馆借阅排行榜前三名(2021年5月)
  • 文学:大江大河、天龙八部、平凡的世界
  • 艺术:孙子兵法、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手机摄影从入门到精通:拍出赞爆朋友圈
  • 历史地理:半小时漫画中国史、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半小时漫画世界史
  • 自然科学总论:必然、百慕大神秘现象全记录、灿烂的科学
  • 数理科学和化学:1分钟物理、迷人的图形、有趣得让人睡不着的物理
  • 天文学、地球科学:时间简史插图版、极简宇宙史、时间简史
  • 生物科学:昆虫记、进击的智人、解放你的大脑
  • 医药、卫生:生命的重建、如何对毒品说“不”、睡眠革命
  • 农业科学:家庭养花一本通、创意小盆栽、懒人多肉一养就活
  • 工业技术:小家越住越大、人工智能、断舍离
  • 哲学:一个人要走过多少路程才能抵达幸福、好好说话:新鲜有趣的话术精进技能、蔡康永的情商课
  • 社会科学总论:为什么精英都是清单控、非暴力沟通、神奇手账
几个观察:
  • 效率工具类书籍和心理学实用性书籍被归类到社科总论类
  • 《孙子兵法》《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 又干不掉我的样子》被归为艺术类
  • 情商和说话学也被归为哲学类
  • 人们希望高效读书,最好是每天1分钟,最多不超过半小时
  • 在读书方面人们很懒,越“简”
  • 总而言之,上海图书馆的图书分类系统极为混乱
事物的味道,我尝得太早了
最近陷入一个困境:平时阅读或者网上冲浪的时候,就会顺手把素材收集丢到notion里,但过几天再回头去整理时,就会觉得这个信息已经没有价值了——获取信息的那种兴奋感。信息太多了、太多了,而且大多数都没有必要知道。一位写newsletter的朋友提到,他会把订阅自己newsletter用户的邮箱列表里好几个月没有阅读的邮箱给剔除掉,有点像把微博上关注自己的「僵尸用户」拉黑的感觉。
主动「断除」是一种能力。无论是工作、人际关系,还是欲望,要是在数量能少一点,程度上再深一点,就好了。我也希望订阅这份newsletter的你,是真的有在阅读的。
不知道是否是心境的原因,最近读着石川啄木的诗,又格外喜欢起来:
  • 森林里边听见枪声,哎呀,哎呀,自己寻死的声音多么愉快。
  • 对着大海独自一人,预备哭上七八天,这样走出了家门。
  • “为这点事就死去吗?”“为这点事就活着吗?”住了,住了,不要再问答了!
  • 偶然得到的这平静的心情,连时钟的报时听起来也很好玩。
  • 生气的时候,必定打破一个缸子,打破了九百九十九个,随后死吧。
  • 不知怎的想坐火车了,下了火车却没有去处。
  • 有没有用从高处跳下似的心情,了此一生的办法呢?
  • 听见谄媚的话,就生气的我的心情,因为太了解自己而悲哀啊。
  • 说那样也好,这样也好的那种人多快活,我很想学到他的样子。
  • 把死当作常吃的药一般,在心痛的时候。
  • 路旁的狗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我也学它的样,因为羡慕的缘故。
  • 给性情易变的人做事,深深的觉得这世间讨厌了。
  • 下一次的休息日就睡一天看吧,这样想着,打发走了三年来的时光。
  • 有时候觉得我的心像是刚烤好的面包一样。
  • 像一块石头,顺着坡滚下来似的,我到达了今天的日子
  • 在死以前愿得再会一回,若是这样说了,你也会微微点首的吧。
  • 有时候想起你来,平安的心忽然的乱了,可悲啊。
  • 清早起来,好容易赶上的初秋旅行 的火车的坚硬的面包啊。
  • 心里悄悄的愿望 自己的病变得重到 让护士彻夜的忙。
石川啄木26岁就死掉了。他幼年被称为「神童」,但中学没读完就因为贫穷而退学了,19岁与青梅竹马的恋人结婚,本应担负家计,却辗转在不同地方工作。他22岁跑到东京准备做一个小说家,但还是穷困潦倒地只去了报社做校对。最后因为肺病和贫穷死掉了。
我不大相信自己是能够自杀的人,可是又这么想:万一死得成……于是在森川町公寓的一间房里,把友人的剃刀拿了来,夜里偷偷的对着胸脯试过好几次……我过了两三个月这样的日子。这个时候,曾经摆脱了一个时期的重担又不由分说的落到我的肩上来了。种种的事件相继发生了。“终于落到底层了!”弄得我不得不从心底里说出这样的话来。
又让我想起一生受到生理与心理疾病折磨的维特根斯坦来。但凡一个人能够在其他方面得到社会认可与自我认可,就不会像啄木这样,一生潦倒吧。但也正是他的潦倒,才留下了我们现在能读到的诗歌作品。
然而作短歌也是有相当的理由的。我想写小说来着。不,我打算写来着,实际上也写过。可是终于没有写成。就像夫妇吵架被打败的丈夫,只好毫无理由的申斥折磨孩子来得到一种快感一样,我当时发现了可以任性虐待某一种诗,那就是短歌。
1930年代的上海有多惨,说不定会获得更多活下去的动力。
英美烟草公司用20美元买下中国的儿童,让他们每天在工厂里工作12-14个小时,没有薪水,勉强吃饱。数以千计的上海居民只能住在泥土和竹子临时搭盖的简陋房屋中,通常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被迫栖身于毗邻工业地区和铁路轨道的地上。1929年,上海约有2.1万处类似的棚户区。
各个工业都臭名昭著。电池厂的工人得了铅中毒;棉纺厂的工人得了肺结核;纺丝厂的女工手指上感染了白色霉菌。有些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出现症状便已经失去生命。100名妇女在丝织厂大火中丧生,而老板在她们上班时,将她们反锁在厂房里。上海火柴厂一直使用一种更廉价的磷,这种磷会导致严重的皮肤炎症。
其他的工作索性将人劳累致死。1934年,上海的人均寿命只有27岁。上海黄包车夫的平均职业年限只有4年。讽刺的是,租界对黄包车夫有官方规定:“黄包车夫必须强壮而健康……年老、肮脏、吸鸦片者……均不得拉黄包车。”遵照这种恶性循环,拉黄包车的苦力们竭尽全力地倾注到稍纵即逝的职业中,却只能落得寿命缩短,变得“既不强壮也不健康”。
到处可见狄更斯笔下的悲惨景象。越来越明显的贫富差距,使上海成为共产主义的沃土,第一次共产主义运动发生在20世纪20年代,推动上海共产主义运动的关键要素是列宁对马克思政治理论的演变。
🖌️🖌️🖌️🖌️🖌️🖌️🖌️🖌️🖌️🖌️🖌️🖌️🖌️🖌️🖌️🖌️🖌️🖌️🖌️🖌️🖌️🖌️🖌️🖌️🖌️🖌️🖌️🖌️🖌️🖌️🖌️🖌️🖌️🖌️
⛄ 最近觉得真的有些写不下去了。
「若有所播」记录了一个文字、播客爱好者在成为一个创作者的探索之路。不定期发送,目前每月有月中与月底两期。很期待能够收到任何人的邮件来信。想与你通过这种古早的形式交流。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