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你又丢三落四了!”丨Newsletter

#14・
773

subscribers

35

issues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By subscribing, you agree with Revue’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Policy and understand that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will receive your email address.

若冰
若冰
寻找新播客的嘉宾!

#先说
我终于又把AirPods弄丢了。
昨天骑车回家的路上,路风从我耳边滑过时,突然传来“你又丢三落四”的声音。
这句话又陌生又熟悉,把我的记忆直勾回童年。
我从小便不是一个爱收拾的孩子,一个学期能丢5个校徽、10条红领巾、20块橡皮。每次找不到东西,父母便会这样数落我。这种粗心延展到学习上,便是算数总是看差题目数字,或者英语的时态搞不清楚,第三人称的动词从不加“s”之类的。
其实小孩子粗心是很正常的事情吧。年纪渐长,英语数学学得多了,便不粗心了。丢东西的频率也减少。要盘点起来,成年后最经常丢的,一个是阳伞,一个是耳机。
在丢失了三个AirPods之后我终于意识到耳机是一个易耗品,既然是易耗品就不该买太贵的。
夏天走到户外总要撑伞,一进入室内坐下来,阳伞收起放在一边,离开时便全然忘记了;而丢失耳机的原因只是因为它太小,就像橡皮一样,存在感太低。但到底为什么会丢三落四?
我还能将其归咎于,成人生活太繁忙,注意力的带宽有限,只能关注到最紧急或最重要的那些事情,其他的就选择性遗忘。比如去花生酱家,我常常看到放在冰箱里烂掉的蔬菜;以及我的桌子上过期的化妆品;比如永远也没回的微信讯息。
过去我会对自己的多线程操作引以为豪,各种文章与书籍也教导你要学会multi-task。但是,这种好胜心往往源于贪婪——想要更多、更好的贪婪。
最近渐渐觉得,能够做好一件事情,就已经很不错了。做好一件事,再做好下一件事。不要让欲望压垮了自己。
#简单地发现,简单地串联
如果把每一个社交媒体账号、好友、群组、频道都看作一个RSS信息源,加上原本订阅的newsletter和播客,每天「需要」摄取的信息铺天盖地。如何快速处理,从中发现自己感兴趣的,而不是强迫症一般把每个超链接都一一点开,是一个需要长期修炼的过程。
发现一家设计工作室
家附近有一家素食餐厅,叫度立DULI,吃过一次,口味奇特而平实。这家叫做Pocca的设计工作室就是度立DULI的设计方。工作室的取名没有什么深意,只是因为创始人喜欢音乐,又觉得Polka发音好听,就取了「Pocca」,至于为什么改成这样,我只能猜测是「好看」。设计师就是这样任性吧,毕竟好看最重要了。不过,最后的中文名倒是很可爱。
Pocca这个名字源于我们对音乐的喜爱,最初想到了波尔卡(Polka)这个节奏清晰、古典又肆意的音乐类型,我们很喜欢这个单词的发音,但考虑到注册问题,因而改变了其中两个字母,但发音基本一致,于是成为了工作室的英文名称。我们也根据发音将工作室的中文名称定为“颇可”。
在书店闲逛偶遇到的书
去书店的一个很大意义在于阅读因为价格而不会购买的摄影/图画书,以及在物理空间里发现有趣的书。
@福州 麒麟书店
,玛格南图片社、读库编选,2015
山是山水是水,高仲健一,2016
@上海 多抓鱼
昭和ちびっこ未来画報 ぼくらの21世紀,青幻舎,2012。昭和时期对二十一世纪高科技世界的展望
说到未来,最近读到1970年代出版的《未来的冲击》,发现其中所写的事情一一实现。
这种「未来学」的书我不会细细读,几句话车轱辘般翻着讲来讲去。又读金宇澄的《繁花》,在上海住了一段时间再读,果然有熟悉味道,因为许多地名都熟悉了。小说很长,读了四分之一,觉得这种书应该留到60岁再读。但《未来的冲击》里说的对,人类知识增长的速度正在以指数级加快,等到60岁,《繁花》不知道要被埋到哪个角落。这个时代我们已经不谈孔子、哥伦布、奥斯曼了。连乔布斯和比尔盖茨不久之后也会被人遗忘。
所扮演的社会角色增加,各种生活情景不断出现,物品、居住地的寿命、人际关系变得越来越短暂,生活马不停蹄。种种因素让我们的生活变得复杂,令人窒息的复杂。
生活变成了一种永无止境的探索,因为永远找不到自己,也指望不了他人。故友有的失去联系,有的不再有利害关系,于是我们只好永远寻找着新朋友。圈子越来越小,越来越多,越分裂,找到合适的人愈发困难。令人想起最近亚文化圈内部的分化,带来“亚bi”这个词的出现。
也有可能找到纯真的友谊与爱情。但不能天真地指望它长长久久。
“我们正处于一个争奇斗艳的模式陈列馆内。”人类为自己造了一个楚门的世界然后把自己装在其中。互相观赏。
豆瓣上有一篇2007年的书评,对作者的一个采访,一个观点是“Minority power is good in certain way; it is ridiculous a high school drop out shall have the same voting as that of post-doctor. Elite ruling is good for a less developed world for sure.”
想起来前端时间与一个播客产品经理聊天,ta认为,整个全网下沉的速度惊人,互联网让每个人在还没有学习的时候就可以表达了。一旦开始表达,就不太会学习了。但不仅仅是人多了,更是人变了,人心在这五六年变了非常多。
什么原因?一些人知道了看到了某些观点,不假思索地在其他平台上毫无门槛地宣传与说话,然后传播到更多人。另一方面,实证研究表明推荐算法放宽了人的视野、缓解了观点极化,而非导致人们所盲目批判的“信息茧房”。到底还是人的问题。
人们想要收到邮件的原因是需要陪伴。订阅一档newsletter和订阅一档播客类似,可以提供与一个想象中还有些厉害的人做朋友的社会性愉悦感。从订阅一个人开始,再到加入一个俱乐部,读者获得了评论与讨论的权利。
但是,随着订阅的信息越来越多,原本看上去是「主动」的订阅成为了另一个毫无挑选的互联网世界——充斥着垃圾信息、滥情的自我表达甚至是假新闻。newsletter也只是另一个媒介手段罢了,和播客一样,永远不会成为法外之地。
#生活的旨趣
Saint Cavish是《上海小笼包指南》的作者,我曾采访过他居住在上海的生活故事。同时,也可以在小鸟文学中看到他的专栏文章。他在今年年初从SmartShanghai媒体平台,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并开设个人公众号开始自由写作。这是他写山东面食的一篇文章。读他的文章,我总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虽然他是一个美食作家,但他的文字从来不PR,他也从来不会去宣传那些他不认可的东西。这一点我敢打包票。看到刘擎给资生堂红腰子打广告时,我就想,一个人的底线,到底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这篇文章会有些呆板,在讨论面食制作过程时有些学术性。里面的信息都是我非常想要知道,但一般在网上都找不到的,比如和某种面团时是用的冷水还是热水?混合面粉时的精准比例是多少?所以我选择写在这儿,为我,也是为你们写个笔记。当然,我也还是希望你们中那些认真执着的面食爱好者能领会到这些关于山西面食细微之处的美妙,包括面条是如何制成的,以及为什么是这样。
这篇文章展示了山东面食的细节做法,比如猫耳朵面(山西人叫“圪坨”)背后的贝壳纹路是用搓衣板一样的模具压出来的,“酒窝面”的酒窝是用筷子捅出来的。
全国连锁的西贝莜面村,其实是把山西的“栲栳栳”改名做“莜面窝窝”。不同的粮食原料,做成荞麦面、小麦面、燕麦面、大豆面等,再用不同的方式揉成面团,最后分解成不同形状。
人们为了满足吃海鲜的幻想,就把面食搓成海鲜形状,比如“搓鱼儿”和海螺状的面食。以及为什么山西能发展出如此博大精深的面食文化?一部分原因是当地瓜果蔬菜的匮乏。我愈发相信,困顿中能够生发出更大的创造力了。
多出门走走,趁着天气好的时候(防暑防晒)。不妨从买一张动车票,从上海虹桥站出发,去嘉兴火车站看看,然后再坐回来。路上听一场音乐旅行。这样的旅程全程不会晒到太阳。
火车站设计得这么白不怕脏吗?马岩松说,“我肯定相信空间能影响人。”
据我的观察,我觉得中国的设计水平绝配不上今天媒体对设计的关注,报道特别多,又没什么好说的,但是读者会觉得被报道了就有某种价值,其实它也没什么价值。设计师容易被消费,如果他一直配合这种媒体产出,十年以后都不会有什么厉害的作品,因为他对自己要求没那么高了。
每个学科(经济学、心理学、建筑学、设计……)从高度专业化走向大众的时候,都伴随着商业的介入。建筑、商业地产、旅游业、互联网摄影、媒体结合在一起,捧红了一位又一位建筑师。Celebrity economy生生不息。
#碎片
苏州河,2000
马达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子像她这样高兴过。
两个以前从来不相识的人坐在了一起。然后呢?然后,当然是爱情。
揽炒过后怎么办?深水埗大南街,香港后运动时代一个街区的实验,端传媒,2021
旅舍结合文艺空间“Wontonmeen”主理人阿Pat(Patricia),在深水埗十几年,她很想和这区多点互动,尝试由下而上做些事,在take之余也要give。她说,后雨伞时期,旅舍前舖租 给“两个从事金融行业的年轻人”开的手工咖啡店Urban Coffee Roaster,“我好鼓励人追梦。但四年合约后,觉得他们和社区有点脱节,多服务中产,我也无理由叫他们降价或服务平 ⺠。”后来,阿Pat认识了⻩志诚牧师,知道他一向接触无家者,听他说想开一间结合跑步、社区关怀和健康饮⻝为主题的餐厅,便决定合作。 “他不只定期派饭,还鼓励无家者跑步锻炼,我觉得很有趣。”跑缘餐厅在Wontonmeen开了一年多,定期和无家者协会及基督徒义工一起派饭。跑缘义工说,他们(无家者)不在社区 内,而是在江湖。 什么是江湖? 就是既成秩序以外,有另一种生存法则,必然和毒品、精神疾患、性交易、犯罪,求生的,垂死的为伍。在通州街公园,你⻅到有囤物癖的,连腹中也藏著东西。有吸毒至消瘦、困顿。有 的年轻,喃喃自语。也有个葡萄牙男人半年前拿行街纸来,住进公园,不与别人交谈,只用蹩脚的英文说,自己来自葡萄牙。越南籍无家者说,他来香港45年,我问: 识唔识亚十? (认识亚十?) 识,死左嘛,差佬不嬲咁对我地。 (认识,他死了,警察一向这样对待我们。) 点解唔返越南?听说返越南都觉得好景过留在香港…… (为什么不回越南?听说回去越南的,都觉得好过留在香港……) 返过去两次,穷,无晒屋企人,又返来。 (回去两次,穷,没有家人,又回来。)
陈纯:为什么要讨论小粉红的“主体性”,陈纯,2021
这也是墙的一个作用:它让反对它的人因为意识到它的存在而产生一种轻浮的优越感,让他们因为触碰它的忌 讳而产生一种犯禁的快感,但也让他们因此陷入一种伤害性更大的智性懒惰之中。
从文化-政治保守主义者对“政治主体性”的使用来看,他们谈的是一种政治共同体意义上的政治主体性。少数派是 否能谈论一种群体意义上的“政治主体性”呢?当然可以,只是少数派的政治主体性不需要奠定在中国的文化主体 性之上。近二十年来,各个阵营一直在夹缝中寻找发声和行动的机会,以推进自己的议程。自由派通过敏感题材报 导、帮弱势群体维权、创办经营NGO、参选地方人大、“围观改变中国”,垒起中国公⺠社会的一砖一瓦;女权主 义者通过“占领男厕”、“带血的新娘”、起诉教育部和#MeToo运动,将性别议题变成如今热⻔的公共议题;在 佳士运动之前,那些左翼⻘年已经组建起一个⻢会的网络,他们办杂志,搞读书会,进厂,为一场轰轰烈烈的斗争 的到来做准备。这些都是“本真的主体性”的表现,也是没有政治自由下的“公共行动”和“政治参与”。
更根本的是,少数派的政治主体性跟这个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政体类型密切相关,因为他们不仅活在其中,而且是 其“专政”对象。这个政体的独特性包括:它的意识形态合法性奠定在⻢克思主义和工农革命之上;它曾经有过一 段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统治时期,在这期间,阶级斗争将国家推到生死存亡的边缘;它有一段成功的制度改革和对外 开放的经验,在其中人⺠的自由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同时综合国力又得到显著加强;发展了四十年,这个国家并 没有出现一个数量庞大且向往⺠主的中产阶级;它崛起的时候正是美国的衰落期,因此美国制衡它的力量略显乏 力;为了应对新的危机,它全面加强了社会管控,并与新兴的数字技术相结合,变成一种数字极权主义;⺠粹派国 家主义(小粉红)的上升,正在改变这个国家的舆论生态。
和西方国家的⺠粹不一样,小粉红对执政党是高度认同的,他们要打击“恨国党”,在网 络上操作已经绰绰有余。而且在他们看来,“上街”就是“废⻘”惯用的做法,这在他们的叙事里早已被批臭的, 他们有什么动力上街呢? 然而不上街,就没有威胁吗?根据我这两年的观察,中国有关部⻔对⺠粹的“回应性”(responsiveness)是相当 迅速和到位的,比如被小粉红举报的公众人物或半公众人物里,是不是大部分都炸号了?其中有一部分是不是还被 央视点名批评了?是不是还有一部分被公检法机构找了?这就是实实在在的威胁,不用拉你游街,不用上你家⻔批斗你,用键盘就把你的生活毁了。这就是新时代的极权和⺠粹的合作模式,而且以后也可能不仅限于此。
⼋问奥运会:这个世界还需要奥林匹克这种综合性的盛会吗?,端传媒,2021
⼈⺠可能真的没那么需要奥运会了。它精彩的⽐赛并不多,⽽且赛程密集,影响观看体验;奥运会也逐渐失去了本⾝的意义,理想主义的⾊彩褪去,不再是世界和平的⼀种象征,仅在中国等少数国家还是⺠族⾃豪感的⼀种寄托;在疫情下,全球经济⼴受影响,很多⼈⾃顾不暇,没有办法带着愉悦的观赏奥运会。 奥运会终究是“美好时代”的产物。在这个不那么美好的时代,再加上⾃⾝存在的诸多问题,奥林匹克注定踏上了⼀条险象环⽣的崎岖之路。
第三个认知上的陷阱是,年轻人们热衷的是社会科学中的哪一部分议题?细究起来便会发现,破圈议题多是中产阶层关注的议题,更加底层的声音仍然没有被听到。
翰墨也指出这一点:“出圈的这些研究或演讲,跟像我们这样的学生群体有非常多的联系和共鸣。”例如人类学家项飙关于“悬浮” 的论述和对“内卷”的分析、北大社会学博士陈龙对外卖骑手的田野调查,之所以会引起人们的共鸣,是因为这些概念或调研指出了当今社会整个工作机制的压抑性,尤其跟年轻的学生群体与城市中产阶层有非常强的联系感,直接戳中了他们的痛点,才会引起朋友圈大面积刷屏,继而给人一种“社科出圈”的错觉。但翰墨也指出,“出圈”背后被遮蔽的声音,或许是更值得我们关注的。“现在最火的议题是性别,还有中产们的996工作制度,但这个社会上还有非常多的社会问题,也许跟所谓的中产或者学生群体没有那么强的联系感,比如说工人、农民的问题,关于这些议题的作品,目前来看是很难出圈的。”
受益于社会科学的这些年轻人,从未停止过对自我的反思和追问——社会科学的确能够给人以思考的力量,促使人关怀外部世界,但这种关怀可能仅仅存在于和自己有关的层面。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社科也有可能成为另一种形式的鸡汤。传统的鸡汤关注个体的能动性,相信努力就能成功,付出就有收获;社会科学则指出,个体在很多时候是受制于结构的,是身不由己的,人们由此为自己的困扰找到了社会层面的原因,继而把自己的境遇合理化。但,“然后呢?”
当我们问出这一问题时,便会发现许多年轻人往往止步于此。社科对其的影响,并不能导向真正的反思,更不用说导向行动或改变了。宋抒也十分警惕这种“停留在个体层面的关怀”:“反思自我的话我也会发现,有时候自己仅仅在社科层面做批判。社科甚至可能成为我一个逃避的港湾——你看,我批判了,我不是一个没有观点的人,我不是一个随波逐流的人。但批判是很容易的,在批判之后,我又做了什么呢?”
对于一个优秀的设计概念,细节不是的补充,而是来源。来自Matthew Frederick. 101 Things I Learned in Fashion Schoo
“A successful design is conceptually driven, but a concept is rarely, if ever, understood without developing the details. Do blow-up drawings of garment details throughout your design process, even early on. Don’t just explore decorative flourishes, but also highly functional considerations such as pockets, closures, and seams. Sometimes details can back-drive the design process: A designer may create a garment with a specific silhouette in mind, but once detailed the silhouette may change dramatically. And occasionally, a great idea for a detail can become the inspiration for an entire collection.”
根据我听大陆播客的经验,确实大部分播客都在尝试去归纳、总结,表达观点。除了「知识」以外,还有什么是重要的?
站在一个听众的角度,这种「归纳」和「抽象」的讲话方式听多了会非常累,信息含量也不一定高;相比较而言,台湾播客听起来就会更接地气,更加轻快、没有包袱。前段时间终于做完第一期播客,做的时候感觉被一种焦灼的渴望驱动着,废寝忘食、身体在一个非常不舒服的状态也要把它做出来;完整做完一期(策划、约人、录制、找音乐、剪辑、托管上传)以后这种焦灼的驱动力就消失了,迟迟没有录第二期,我后来想了下,那个焦灼的驱动来自「证明自己可以做出一个东西来」的念头。
最近正在筹备做一档年轻人心理困境的叙事类播客,听上去就很苦情,对吧?但是,如果你也有心理咨询的经历,或对个人精神健康有比较深的思考,并且想要分享的话,请发邮件给我吧!正在积极地寻找嘉宾,我会进一步向你详细说明这档播客的理念!
📧 给我写邮件吧! irischan50006@gmail.com
🖌️🖌️🖌️🖌️🖌️🖌️🖌️🖌️🖌️🖌️🖌️🖌️🖌️🖌️🖌️🖌️🖌️🖌️🖌️🖌️🖌️🖌️🖌️🖌️🖌️🖌️🖌️🖌️🖌️🖌️🖌️🖌️🖌️🖌️
⛄ 以下内容是我只要有空,就一定会认真看一看的,或许你也会感兴趣:
城堡阅读:若有所播newsletter的启蒙读物
灵感买家俱乐部:一个聚集着老思想和年轻灵魂的地方
日常人间观察:好朋友的telegram频道
持续、稳定、永不耗竭的创作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我也不知道「若有所播」哪天会终止。每一份认真阅读的心,都会让我动力慢慢地继续把它写下去。如果不麻烦也请推荐 「若有所播」给你可能感兴趣的朋友们吧!
「若有所播」记录了一个文字、播客爱好者在成为一个创作者的探索之路。不定期发送,目前每月有月中与月底两期。很期待能够收到任何人的邮件来信。想与你通过这种古早的形式交流。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若冰
若冰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