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16. 知识的最大功用:增加幽默感丨Newsletter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相声演员、脱口秀演员与讲笑话大师是多么渊博的人啊!

# Pre
在长乐路附近的一家面店三人吃饭,面已快见底,朋友突然问我们,你们喝可乐的时候,如果用纸吸管,有发现什么神奇的事情吗?
我和另一位朋友面面相觑,表示没有。
她跑到前台去买了一瓶可乐,拿了一根纸吸管,打开,插进去。
什么也没有发生。
她重复了几遍,还是没有。我们笑着说,要翻车了!到底会发生什么?她还是没说。
神奇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她吸了一口,结果可乐源源不断地从吸管里自动喷出来了!白色的泡沫顺着吸管流到可乐瓶顶端。
用塑料吸管重复一遍,果然什么也没发生。我陷入沉思。
沉思良久,无果,掏出手机求救互联网。果然在中科院物理所的公众号中找到了答案《纸吸管,可乐的一生之敌 | No.255
①可乐本身是过饱和溶液,一旦引入成核位点,过饱和的CO₂就会析出。粗糙度越高,析出速度越快。纸吸管的粗糙表面就是很多的成核位点,这是使得溶解在可乐中的CO₂析出的主要原因。②吸管插入后产生毛细现象,由于泡沫的密度很低,吸管内液面抬升的高度提高很多。当抬升高度大于吸管在液面以上部分长度时,泡沫就会源源不断地从吸管内涌出。抬升高度小于吸管在液面以上部分长度时,则主要在罐口处产生气泡。③纸吸管的吸水性很差,在插入可乐后的短时间内能吸走的水分有限,纸吸水带来的化学平衡移动应当不是造成可乐中CO₂析出的主要原因。
高中我曾学过三年物理竞赛,但果然除了似乎读得懂以上这句话以外什么用也没有!但阅读这个公众号也获得了极大快乐。
#Career planning = career limiting
与在字节工作的朋友聊大公司与小公司的区别:
基础设施:
  • 大公司基础设施齐全,硬件上,凳椅茶水间;软件上,专门的协同软件。在字节非常讲究效率,有内部专门团队做efficiency engineer(效率工程)
  • 公司内部的协同产品可以体现一个公司的价值观:飞书与钉钉的区别,字节与阿里的区别,前者是扁平化,后者是控制
工作流程:
  • 大公司流程化,有节奏有组织;小公司做决定通常拍脑袋。
虽然大部分顶尖高校的毕业生在毕业之后仍然流入了大公司,但也有少部分人觉得自己“因为太自由散漫而无法在大公司工作”。只能说两者各有利弊,选择自己喜欢的比较好。
Marc Andresson在职业技能的”教导“里讲述了职业需要具备的四个技能:沟通、管理、销售、金融。我不太喜欢这种信条式的说教,一方面是觉得记不住,另一方面是觉得真记住了也用不起来。前辈(面试官、老板,通常是男性)常常会问你的职业规划是什么。不过马克君说:
Career planning = career limiting
不要规划你的职业,而是专注于发展技能、寻找机会。
看到Andreessen三角形的大光头和耐克牌运动T恤,我还是吓了一大跳的(原来他长相如此幽默!)。
Software is our modern alchemy. 软件,现代炼金术。
不要反抗炼金术,而是要好好利用它。人类的哪些领域还没有充分被技术所在优化?三个永恒主题:住房、教育、医疗。
马克君接着又阐述了他所想的”软件吃掉世界“的三阶段:
  • 产品从非软件到软件
  • 生产者从制造业、媒体业、金融服务业转移到软件公司,伴随工作技能的转变
  • 软件的竞争市场中,垄断软件的诞生那么
那么上面的这三个主题,进行到哪一阶段了呢?
他认为,从远期看,比起华尔街,硅谷应该对经济产生更大的影响:一个地理空间、一个人际网络、一种心态。我们应该去创造更多硅谷。
Maybe it’s time for Silicon Valley – as a geographic location, as a network of people, as a state of mind – to take on a bigger role in the economy, scaling our companies all the way to huge without ever handing them off to professionals on the other literal and metaphorical coast who may not understand and value them the way we do.
回到职业的话题。工作中,做贡献,做你最能贡献价值的工作,无论是客户、同事还是身边的任何人。让那个价值每天增长一点。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路上拾遗
阿枣是《聊天记录》《正常人》的译者。
疫情期间,阿枣养成了一个习惯:在网上观看人们干活。
美国的疫情即将进入第十五个月。过去一年多里,得以在家工作生活是幸运的,但不可避免地,线上生活取代了我大部分的线下生活,物理世界变得遥远,干活的人们隐入城市隔间,不知所踪。我一面不可抑制地思念他们,一面意识到自己是多么不擅长干活,无论是做饭、烤面包、熨衣服,还是理发、修马桶、洗牙……借用《欲望号街车》的台词,我们总是依赖的不仅是陌生人的善意,还有他们的才干。
也是在观看很久后,我才开始慢慢行动。跟着远方的人们健身,学做法棍,用陶土捏杯子,种植番茄与多肉,用推子给家属理发……但更多的时候我感到力不从心。身处高度分工的现代文明,我们被培育成了跛脚,失落了许多最原始的生存技能。这也是为什么从种黄豆开始做酱油的李子柒曾一度让我们惊艳不已。很多事,仅仅止于观看,如果不将肉身投入其中,你将仍然无法品尝它的滋味。就像《黑暗的心》里,康拉德借水手马洛之口说的那样:
“我不喜欢干活——没人喜欢——但我喜欢干活带给我的东西——它给我寻找自我的机会。你的现实——它属于你自己,不属于其他任何人——除你之外,没人会知道。他们只能看见表面功夫,永远不会知道它究竟意味着什么。”
在愚园路的wabi cofe与朋友聊天,隔壁一位女生搭讪,自称为诗人、舞者,以及阿枣的朋友。上海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你永远不知道你会遇见什么人、什么事情。(事实证明这位朋友真的有点”奇怪“)
如何说服被采访者?这位日本老牌记者的答案是:
清水洁:参加各种讲座呀培训,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清水先生您总能说服受害者家属?”其实对于受访者来说,我们这些记者都是突然来访的陌生人。大部分普通人不会想“这个人是NHK的,所以可以信任;那个人是《产经新闻》的,所以我不要回答他”,这是熟悉媒体的人才会有的想法。普通人的想法是:我能不能信任面前的这个人,接受采访会不会给自己惹麻烦?如果不尽量消除对方的这种顾虑,之后的沟通肯定会很困难。
我经常会问年轻记者,如果周日一大早你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有陌生人来按你家门铃,“不好意思,我是某某报纸的记者,您家附近发生了一起事件”,接下来他要说什么你才会愿意再多听两句?作为按门铃的那一方,我们总是要不停设想站在门里面的那个人的心情。机会只有10秒,所以我平时一直在练习,一直在思考人们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要说什么才能得到对方的回应。
先生制造:怎么练习呢?
清水洁:只能是不停积累经验了。就好像咱们现在说了十几分钟话,我已经大概知道你想要问什么了。约采访的时候,我会想到你的截稿日期比较近了,所以特意为了这个采访临时改了今天的日程,还特意找了一个对你来说比较方便的采访地点。要想工作顺利,就得这样不断考虑对方的心情,尽量快地捕捉到对方的需求。这和新闻专业没什么关系。我要是干推销,估计也是个顶好的推销员。
我会先不停地道歉。“真的是太抱歉了。在这个时间突然打扰您,而且是为了我们单方面的工作,实在是,哎呀,真是太对不起了。如果您知道些什么的话,能不能稍微告诉我一点儿呢?我想您的话肯定会对社会有贡献,肯定能帮上什么人的忙。”最重要的是让对方意识到接受采访对他自己也有好处。
偶然发现一本制作精良的杂志《城市中国》
杂志将在控制性策略之外更关注民众体验,在学院论文和政府报告之外更关注文本的可读性;以多向度、多质感的方式切入主题,举重若轻,深入浅出,力求把枯燥的规划文本还原为层次丰富的城市读本。如何通过一种基于话语和信息的虚拟空间与城市真实空间发生关系,并有效地建构一个两者共享的平台,以及当城市被缩微在一本杂志上的时候,如何用一种公众可以介入的方式呈现出来?……
本刊由中国出版集团主管,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主办,中国出版期刊中心出版,上海华都广告传媒有限公司负责杂志日常的具体运营事务。华都广告为广告总代理。本刊运用上海、广州、北京、重庆四地同步编辑、统筹的采编方式,总部设立在上海。
Every在2020年成立,商业模式是把商业垂直的newsletter和podcasts聚合起来打包出售,以会员订阅制的形式。最开始,它只是一个创始人自己写的搭在substack上的newsletter,而现在它变成了一个作家集合。
We give our writers financial upside in the work they do and the freedom to build their own creative vision, but we also support them with distribution to an audience, editorial support, and an advance on their subscription revenue if they need it.
作家集合:一套编辑和财务结构,既让作家获得独立写作的自主权与收入,又让他们获得媒体公司的支持。——我理解是基础工资+独立写作稿酬,稿酬以阅读量贡献。
是一个网络而不是组织,没有层级。没有主题,可以写自己想写的东西。
编辑结构:编辑团队、播客制作人、活动论坛、内部社区、知识库、数字流程、总结采访的系统、摘要的系统
财务结构:每一个出版物背后都有一个“lead”,有点像项目经理,订阅费50%分成。
#情感不是人类的弱点,而是人类的丰富
[爱欲录] 罗毓嘉:Dear Taiwan Beer,封锁⽇⼦的欲望只能靠⾃⼰…
人类果然是循环往复地遗忘。以下是一则和父亲的吵架片段:
子:本来还很高兴地跟朋友说,爸爸在我出生二十多年以来终于鼓励我了,终于支持我想做的事情了。原来不是这样的。真令人失望。
父:我承认我的想法跟你不一样,不过我还是支持你的。
子:离开公司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精神压力太大了,但这是我自己个人的问题。如果我个人不解决就会一辈子这样。追求卓越成为我身上的癌症,永远除不掉,它听上去是件好事情,但给我带来的却是自我压迫、对身体的剥削和人际关系的丧失。
父:追求卓越本身没错,就看你怎样调整好自己。
子:追求卓越没错,不追求卓越也没错。我当然要努力调整好我自己,所以要找到适合自己的环境,否则就活不下去。我只是想办法活下去罢了。爸爸还是没有意识到你给我带来的压力。我需要的不是你跟我说,要去好的学校,而是,不用去好的学校。
父:你也可以不卓越,这也没错,我也不想你太累。我知道我给你有压力,不过想不到对你压力这么大。
子:去年去看医生的时候爸爸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吗?
父:有的,不过我以为你现在好多了。
子:所以就可以重蹈覆辙吗?就像一个人抽烟得了癌症,做完手术,继续抽烟,那不得继续得吗?
父:当然不是,你就按自己意愿做。
父:你觉得累,还是先回家休息几天吧。
父:睡了吗?
两个来自父的未接来电。
父:你回亇话,爸爸好安心睡觉。
子:不想回家,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要早点去休息了。
父:那早点睡吧,晚安。
子:晚安。
”如果有什么是疾病教我们的事,那就是,⾯对疾病,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恐惧、责难,和耽溺在⾃⼰的地狱⾥。“
Dear Taiwan Beer,这应该是⼀个猛吃冰淇淋和嘈杂的夏天。它应该充满酒精,笑声,与⾳乐。然⽽我们听到葬礼的⾳乐,看著⼣阳落在远⽅朦胧的⼯业区。⼀个应该充满亲吻与拥抱的季节,我⼿上拎著鞋⼦,散步完,⼀个⼈⾛回家。
⽽好好的活著,就是对这个世界最好的报复。有疫苗就去打,好好活著。保护⾃⼰,好好活著。世界是深渊⽽我们是不是沙。最近在家⼯作,烦躁的时候,我就去厨房,把⽔⻰头调到仅有⼀丝出⽔,然后⽤Brita滤⽔壶去装⽔。保持进⽔和出⽔的平衡。像看著沙漏。看著⼀整壶1.5L的滤⽔壶,装满⽔为⽌。然后我觉得平静。这种平静,就是对那些希望我们骚乱的⼈最好的报复。
和疾病共存在同⼀个世界⾥⾯,将会是未来的常态。COVID-19教了整个地球这⼀课,若要说⼀个男同志的笑话,那就是——我们男同志早就在HIV那边先学过了。会虑病,会有标签,会污名化,会这样那样凡此种种,但事情会⼀步⼀步好起来。因为会有疫苗,会有更好的药物,⼤家也会更懂得如何保护⾃⼰。
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再到互联网社会,人们都需要友谊。友谊需要共同的娱乐活动,地点从乡村绿地,到花园、咖啡厅、剧院,再到社交app。在这些场所,人们因共同消费与活动而联结,比如喝咖啡、读报、欣赏艺术。
Like the personality programs of the 1950s, parasocial media today are characterized by a calculated performance of intimacy. Performers speak to us conversationally, they let us know about their personal lives, they reveal what are framed as their vulnerabilities. The content is often in domestic settings: in bedrooms, at computers, among family and friends — informal and unpredictable, like real friendship.
现代寄生型媒体的特点是对亲密的精心表演。表演者与我们对话,让我们了解他们的个人生活,展示他们的脆弱。这些内容往往在非正式和不可预测的家庭环境中:卧室里、在电脑前、在家人和朋友之间。就像真正的友谊。
所有的vlogger就是这样:在凌乱的家里,素颜,自然流露。但灯光是完美的,镜头是有框架的。
Here he is, fiddling with the precise angle and tint of his professional-grade lights, carefully performing friendly self-confession so that the viewer can imagine he speaks to them alone, like a friend.
这是社交媒体所展示的民主天堂吗?我们能够在这里自由辩论?
还是楚门的世界?滚动浏览这些人的图片,自己闲逛、等待或独自坐着,什么也不。
Parasocial media in itself is not the problem but the expression of deeper hunger for belonging amid structures that can’t sustain it, scrolling through tempting, evanescent, one-sided interactions that engage our attention while rarely delivering on the promise that we can be seen and known, as individuals, as friends.
人类有很多弱点,其中一个弱点是:希望把自己的错误归咎给他者。如果这个他者是一种不会说法不会反抗的外物,那么把责任推给它实在是一种难以回避的诱惑。从实证研究中,我们看到,推荐算法放宽了人的视野、缓解了观点极化。这和过滤气泡、回音室假说不符。 陈昌凤老师在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智能时代的信息价值观引领研究”的阶段性成果论文中对“信息茧房”有相当完整的剖析,论文名为《“信息茧房”在中国:望文生义的概念与算法的破茧求解》。 桑斯坦提出的“信息茧房”,是基于美国两党政治的语境对新技术降低政治信息多元化以及政治信息极化的忧虑,但如今被剥离了美国语境、两党政争的语境,被泛用于所有信息。即使在西方,也尚缺少实证“信息茧房”存在的有力研究。 相比较而言,在中国,对于“信息茧房”的质疑和批判性研究很少、实证性罕见、全盘接受或望文生义的概念化研究却比较多,并且算法平台实务界与学术界的观点大相径庭。 自从桑斯坦的相关观点被介绍到国内、特别是2008年《信息乌托邦》中文译本问世之后,国内关注和使用“信息茧房”一词的文献与日俱增,尤其是大量的媒体文章中,近年把它与算法推荐、智能分发乃至社交媒体、新媒体等主观地捆绑为因果关系。 知网引用率最高的一篇关于“信息茧房”的文献,是《新闻前哨》编辑部梁锋的《信息茧房》,这篇文章对“信息茧房”的介绍阐释清楚,但仅1页纸的篇幅,就被引94次(截止到2019年12月1日)。由此可见中国学界对“信息茧房”运用的需求量和相关运用的概念化。这个形象的比喻易于被使用。 老师行文十分客气。 全球专业学者对这个问题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对现状也很清醒。但也有一些专家不太跟得上研究进展,或者说是本职工作不在这一块,只是出于兴趣了解,他们的误解比较多。公众也存在一定误解。而且这种误解的表达声量较大。 这种误解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监管决策,如果立法参考了错误的研究成果,错误的监管框架可能会让中国的相关行业无法发挥社会价值。 总会觉得没有新工具、没有互联网的世界更美好,对过去有一种“滤镜”,这是一种止步不前的懒惰视角。需要用面向未来的视角看待新事物,不要用任何过去的东西做类比,从零开始分析新事物,认真衡量它的好处和危险,然后去塑造它的发展方向。
#被击中的时刻
人生如短剧,回望起来若是像无聊的短剧一样,倒也不坏。
北海怪兽的一位听众在官网留言。
原来肉饼的文字和声音判若两人,你写出来的字是沉重的,忧郁的,但声音很阳光和轻快,你自己有这么觉得吗?
最近有个在社交活动中认识的女生每天跟我说早安,使我疑心她对我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虽然无论她有什么想法,我都是会拒绝的(除非不附条件地给我钱),但由于她始终未明示,也不好明确拒绝,不理睬又不礼貌,以后还会见面。只好旁敲侧击问她,是不是活动那天认识的人,你全都每天道早安。她说不是,只有你。我问为什么。她说,在我看来你是个很通灵的人。我说,我还是通灵翠钻呢。她说,一切皆是能量,你对能量的感知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我说,我又不是南孚电池。她说,我说的是感知能量,没说获取能量。我不知道怎么回了,只感到有只猫在抓我的心脏。
如何与巨物对抗,不鸟万如一
和把大笨象放进冰箱一样:打开冰箱门,把大笨象放进去,关上冰箱门。
例如,由于工作与人际关系缘故无法放弃微信,没关系。但妳可以少发、少看朋友圈。可以把公众号的文章链接拷贝出来,用其它通讯软件和朋友分享。妳可以把微信视为生活中不得不接受的妥协,就像是一份并不喜欢也不讨厌但总之不能不做的工作。没有人有权责备妳做一份不喜欢的工作。我们更不该在个体对抗巨物时去向个体求全。
哪怕问问朋友「要不我们试试别的聊天软件」,也绝不是没有意义。大部分人不会问,所以问了就是改变的开始。当面问,问亲人、同事、同学。午休用餐时问,放学回家路上问。认真但温和地问,严肃但非对抗性地讨论。不要害怕她们觉得妳很奇怪。永远都会有人觉得妳奇怪,但永远也都有人和妳有同样的信念。
现在不是说「ideas are bulletproof」的时候。因为敌人用的武器远比子弹更加有效(互联网或许也是武器之一)。不要再说「妳可以禁止某些东西或行为,但禁不了我们的思想」。不要小看东西。实体的、摸得着的、可以随时不经意间看到的东西。它们是一种提醒,一种确认。没有了它们,妳的思想也会渐渐改变。可能不会很快,但通常当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会觉得只是弹指一瞬。现在不是断舍离的时候,而是通过收集和守护与健忘症战斗的时候。
🖌️🖌️🖌️🖌️🖌️🖌️🖌️🖌️🖌️🖌️🖌️🖌️🖌️🖌️🖌️🖌️🖌️🖌️🖌️🖌️🖌️🖌️🖌️🖌️🖌️🖌️🖌️🖌️🖌️🖌️🖌️🖌️🖌️🖌️
⛄ 以下内容是我只要有空,就一定会认真看一看的,或许你也会感兴趣:
城堡阅读:若有所播newsletter的启蒙读物
灵感买家俱乐部:一个聚集着老思想和年轻灵魂的地方
日常人间观察:好朋友的telegram频道
持续、稳定、永不耗竭的创作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我也不知道「若有所播」哪天会终止。每一份认真阅读的心,都会让我动力慢慢地继续把它写下去。如果不麻烦也请推荐 「若有所播」给你可能感兴趣的朋友们吧!
「若有所播」记录了一个文字、播客爱好者在成为一个创作者的探索之路。不定期发送,目前每月有月中与月底两期。很期待能够收到任何人的邮件来信。想与你通过这种古早的形式交流。
📧 给我写邮件吧! irischan50006@gmail.com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