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15. 书、文字与阅读丨Newsletter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有读者写信来问说最近有在把以前发过的重新发一遍吗?我回答是的。因为托管平台从Hedwig换到了Revue,所以想要在新平台上也存档以前的内容。如果觉得很烦的话……丢进垃圾桶好了!

#先说
24岁生日那天,发了一篇文章,其实是去年底到今年使用flomo陆陆续续记下的一些碎片。前老板是一位中年男性,看完说觉得我还是有点感伤,「虽然中年也感伤,但中年的感伤更多是怀旧的,而青年的感伤有更大的不健康。」
能有什么不健康?我只能笑笑。
光涧实验室出品的What Define Us卷首语中读到,20+相比30+更容易产生负面情绪,是因为前额叶尚未发育完善,而杏仁核的活跃度相对更高。我们只不过是在经历健康地成长的过程。
前老板说,周恩来生于1898年,比我早生了差不多100年。他1921年参与建党。胡适1890,毛泽东1893。这一批90后,影响了整个20世纪。而20世纪的90后们,能影响21世纪吗?
我感到悲观。悲观来自于技术、威权对这个世界无孔不入的控制。或许我是把问题太放大了。
刚刚提到前老板,是因为这个月我辞职了。朋友们都觉得突然,好像这个决定做得太草率,太果断,太迅速了。我倒觉得生活需要更多的急转弯。
#文字在物理与数字空间中的呈现
6月在上《LOST》杂志主编Nelson的做书课The Art of Book,总共四节课。第一节课时我便选了一个沾沾自喜的主题“重回QQ时代”,信心满满;我打算把自己QQ时代的回忆做成一本书。结果在第三节课前,我便产生了那种没复习不想去考试或者没写作业想逃课的小孩情绪——我突然发现这个庞杂的网络空间太抽象、太混沌,没有办法在物理空间中呈现。
最近也读到一些有关文字在物理与数字空间呈现的文章。
网络空间的兴衰,半瓶,2016
1980 年代,批评家们认为空间化是现代性的一项核心特征。所谓空间化,就是让空间居于时间之上、抹平历史时间、拒绝宏大叙事。万维网正是在这个时代背景下诞生。与传统的文本、音频、视频相比,万维网颠覆了时空在媒体中的关系。在文本、音频、视频中,空间是依附于时间的;而在万维网中,时间依附于空间。
GeoCities 曾经用不同的服务器服务不同的分站/子版,每个分站都以真实地名命名。例如,所有与计算机相关的站点都放在“硅谷”分站上,所有和电影有关的站点都放在“好莱坞”分站上。其命名与划分表现出很强的空间性,让人真产生漫游、旅行的印象。每个分站内的具体站点如前文所述,都是万维网用户自己制作的,所以风貌不同,就如同一条街上每家店铺装帧有别。
如果说互联网曾经是把物理空间搬到线上,而它现在又野蛮生长成了一个无法用物理物去描摹的状态……又或者说,两个世界的复杂性,都还是我尚未理解清楚的。
从网页托管空间,到博客空间,再到社交网络空间,大公司为普通用户代劳的事越来越多,普通用户需要做的事越来越少。每个人的空间也越来越像,个性越来越不足,但是效率却大大提升了。现实的街区也一样。最早的街区由居民自发经营,各商铺各自打造,店主人可发挥自由,不过街区缺乏规划。但缺乏规划的街区视觉混乱,顾客要费力才能辨别店铺的功能;建筑参差不齐,交通也容易堵塞;店铺的位置关系也未必合理,不能消化更多客流。如果街区能够有所规划,则顾客店主都得方便,各自省力获利。但这时店铺主人能自由作主的区域便小了,很可能外部面貌与建筑格局都已固定,只能在内饰上做文章。顾客看到的也容易是整齐划一的建筑,可供探索的内容少了很多。城市的商业中心看起来都差不多,正是街区工业发达的体现。为效率和商业牺牲自由与艺术,是物理街区和网络街区共同经历的过程。
由于空间碎片的规模很小,单一的空间功能有限,空间碎片必须串联在一起才能呈现意义。试想,如果有一个手机应用,打开之后只能显示一条状态或是一条视频,那么它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大规模或富意义的单一空间做成应用才有意义,例如游戏应用、故宫推出的诸多文物应用、魔兽世界小说全集应用等等。普通人日常建造的空间碎片几乎没有做成单一应用的意义,它们必须聚集在一起,由一定的结构串联起来才有意义。这个结构目前通常是时间轴,时间轴不仅能把空间碎片串联起来,而且本身也提供一定意义,可以看出资讯间的时间关系。与电视的区别在于,我们看电视时,想看的是节目的意义,必须按照时间顺序阅读每个镜头才能明白;而在社交网络上,我们想看的是每条状态、每个空间碎片,不需要按照时间顺序阅读内容就能获得意义。在看电视时,我们是时间的奴隶,只有跟随时间的步伐一分一秒才能获得意义;但在浏览社交网络时,时间是我们的工具,我们用手指操纵时间轴,爱滑多快滑多快,想看哪里看哪里。 这一整段历程或许可以和文学比照。文学进入空间时代后,就基本与普通读者分离,大量空间碎片的堆叠让普通读者读不下去,只有学术庙堂中的文学研究者才会购买。文学作品离开了社会,从写到卖在学术圈内成为闭环。然而正常人终究还是喜欢放松的时候读读故事,因此有文学家也在考虑时间的回归。人类的物理空间探索也在冷战太空竞赛之后暂时放慢脚步,进入了对现有空间升级打磨的阶段。互联网也因由时间的回归从早期仅供少数人探索的万维网荒野开发成了几乎人人可享用的手机应用频道组。广袤的原野空间逝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涂满商业广告与购买按钮的批量制成品和密不透风的围观人群,流淌在一个又一个独立分隔的应用滚屏瀑布中。
什么是慢媒介?
”慢媒介”(Slow Media)的概念最早在世纪之交由一些西方艺术家和设计师提出。2009年,美国程序员尼克·琼斯(Nick Jones)在脸书上创办“慢媒介运动”(Slow Media Movement)小组,2010年德国三位学者在线上发布“慢媒介宣言”(The Slow Media Manifesto),相继将“慢媒介”的概念带入公众的视野,与同期流行于欧美国家的“慢餐运动”(Slow Food Movement)相互响应,成为西方部分文化精英所崇尚的文化理念和生活方式。这一运动的倡导者同样呼吁人们或短暂或永久地远离数字设备和网络,但是它们将实现抵抗的希望寄托于对传统媒介的回归,提倡有意识地增加对纸质书信、唱片、胶卷等模拟技术的使用。
看起来,就是为传统媒介安上了一个新名字,与加速主义社会中的数字媒体和网络相区别,内容包括纸质书信、唱片、胶卷。如果说媒介只是抓手,这场运动更像是对数字媒体的反叛,就像慢综艺、慢电影所呈现出来的人类逃离城市生活回归乡村的那种怀旧。
本文研究的是手账文化在中国新世代群体中的兴起。有趣的是,文章的落脚点并不是手账文化如何是一种慢媒介的呈现,而是更深入地指出,手账和数字媒介也存在的高度统一与深度融合。
必须承认,我们几乎没法逃脱数字世界了。
恐怕我们再难将手帐文化在中国新世代群体中的兴起简单地解读为对某种传统文化的回归,或者是与数字技术的断联和反叛。从再中介化的视角来看,这种被感知为“慢媒介”的文化现象是在中国高度流动和加速的社会技术语境下、由生产者和使用者共同参与、跨越时空边界的新旧媒介相互融合和转化的结果。无论其中的纸质日记本和传统文具带给人们怎样的怀旧和另类的想象,从手帐实践所调动的媒介组合和其设计实操理念来看,它与数字媒介之间存在着内在的统一和深度的融合,其中对模拟技术的审美化消费不仅与对数字设备的使用并行不悖,而且处处渗透着数字的逻辑和语言。在数字化和模块化这两种机制的共同作用下,数字时代的手帐被塑造成一种矛盾的复合体:一边是高度的结构化和标准化,一边是极强的灵活多变。数字化的编码方式和量化手段不可避免地将理性的秩序强加在个体的手帐体验之中,将想象中那种无拘无束的个人化纸质书写挤到边缘。但是模块化的拆分重组机制又让手帐摆脱了工业化产品千人一面的拘束感,取而代之的是数字时代条件下个性化定制所带来的自由选择的掌控感。从内在的逻辑来看,今天的手帐更像是运行在纸上的计算机程序,将“每一处恒久都替换成变异”(Manovich,2001:62),允许并且鼓励使用者在各种尺寸、格式、颜色、形状、品牌、风格、乃至时间的年、月、日之间灵活切换。然而,这种满足感又必须以遵循手帐技术的内在套路为前提,技术的逻辑内化和自我解放的快感并行不悖。基于这种“结构化的灵活性”,手帐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与手机和可装戴设备相似的跟踪和导航的功能,变成了麦奎尔所说的“地理媒介时代”另一种可操作性媒介(operational media)(McQuire,2016)。
#不同媒介形态的阅读体验,以小鸟文学为例
渐渐喜欢上小鸟文学。从最开始他们决定要做这件事情,就很高调地在微博上宣布了。我并没有买会员,但朋友每期都分享给我PDF。读到第五期的时候我有了购买会员的冲动(还没实践)。
每一期小鸟阅读最喜欢的是开头的小鸟问答。第一期回答了“什么是小鸟文学”:
这里的文学,指的是以往冠之以“纯文学”或者“严肃文学”的创作,作者以文学为使命, 写普世之人性,承继文明之光。 阅读。我们以为是私密的、享受文字的过程,参与其中的只有你和作者的大脑。 杂志。文学阅读中包含了对介质的追求。版式,设计,疏密得当,愉悦如影随行贯 穿始终。互联网吞没所有介质的时代,如果我们对精美文字的热爱没有消逝,那么 存在于其中的文学杂志应该是什么样子?
这本杂志基于一个简单朴素的想法:「把更好的读者介绍给更好的写作者;把更好的写作者介绍给更好的读者」。和轻芒杂志(国内版本已经挂服)有一点相似。小鸟文学基于全职的编辑团队,制作出他们认为的好的写作者所打造的内容集合;轻芒杂志则通过“先锋读者”的领头pick,筛选出各位KOL(先锋读者)认为的好内容,读者在这个基础上再进行筛选。前者更精英、小众;后者更灵活,大众,仿佛各大咖啡师都选出了他们喜欢的原豆,我们便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再挑选出自己的拼配豆了。两者都以手机app端呈现为要务。不过,在如何「把更好的读者介绍给更好的写作者」这一点上,除了给小鸟文学写邮件或者微博互动(好像也很难直接接触到作者,怎么着都是隔了一层),我还没有探索清楚。
什么是好的内容呢?对于小鸟文学来说,
我们认为好的文学不应该囿于小圈子里的吹捧,也不应该是对流行的谄媚,它应当来自于对自我和这个世界的诚实。 文学杂志的价值是在一个崩坏的语言环境里,让人保持对文字的敬意。我们希望读者看到《小鸟 Aves》时候,会说:“真好看啊!”既有文字之美,也有我们对杂志的理解。
2月推出了“24 小时文学聚会”,主题是“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来自美国南方小说大师弗兰纳里·奥康纳。
为什么不设评论区?
我只好拿出我们的标准答案:安静,它已经很难得作为一个选项存在了,不是吗? 你看一本书或者一篇文章写得好,拼命想找一个人交流但却遍寻不见——这是我们前现代社会的常态。可能这也没什么不好。
想起了之前对小宇宙流行原因的一个探讨,就是活跃的评论区;与它形成对比的是没有评论区的Spotify。这代表了当代互联网价值观的两种思潮,或者两种生活价值观;目前似乎前者是主流。
4月宣布了要推出的新栏目“作家之爱”:
我们计划推一个新栏目,叫“作家之爱”。就是请小说家或者诗人撰稿,讲他们最爱 的创作者,让他们用小说家或者诗人的文字表达他们的爱。之所以会有这个栏目, 是因为它可以同时让人窥视到作家的文学趣味养成的轨迹,以及获得某种阅读推荐。 关于提供更多和好书相遇的可能性,以及如何更好地理解作品和作者,我们有很多 计划,会慢慢释出。
关于非虚构的一点新思路
发现以及说清楚真问题需要两个基本能力,第一是有总结并思考这些问题的能力, 第二是有把这些东西写得好看的能力。 关于非虚构写作就是这样,你可以把很多短文章集结成册,称为一种观察;也可以 用十多万字的体量说清楚一个问题,这是另一种观察。两者之间无论心态还是技能 都泾渭分明,以我们目前并不成功的征集来看,鲜有前者可以跨界到后者。 为什么要那么强调长篇非虚构?因为只有这个体量和思考方式,才能避免碎片化带 来的浮躁和肤浅。这就是微博和书的区别。除此之外我们看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可以做到这一点。事实上以非虚构界的热情来看,长篇的存在比例之低令人惊讶, 大家是不是都在转店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时不我待,一切皆要抓紧。 好了,现在可以说一些好消息了!我们发现那些乐于抢救现实的人,大部分是另一 行当的人——人类学和社会学的学者。他们不从事非虚构写作,而是做“田野”—— 在这里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天晓得,这也是一种当头棒喝。 学者向我们同时提供了热情与挑战,已经有一些学者乐意让他们的田野和研究出现 在小鸟文学里,如何让这些素材变成可以出现在大众媒体里的内容,则是我们的工作。
罗比·布拉迪惊人的终场射门载入了我们的私人史,萨莉·鲁尼,小鸟文学4
去年大火的英剧《Normal People》的文本登在小鸟文学上。看剧的时候我没有很认真,感受浅薄,但再读文字,觉得还是文字性感。
她把衬衣挂在铁丝衣架上,放回衣柜,头也不抬地问:你在看我吗?
我大致在朝你的方向看,但算不上“在看”你,他说。 她听后笑了,把衣柜门关上。她穿着一条黑睡裙,有点长,带了肩带。 我在听你讲话,他说。 嗯,我知道。我对别人走没走神很敏感。 他当时觉得这个说法很意味深长,令人愉悦。现在他等待电话那头的海伦说点什么, 尽管按照日常对话的不成文规定,既然他已暗示自己有话要说,自然该“轮”到他开口了。 话说回来,比赛挺精彩,他说。 真希望我也在场。你有没有被情绪卷走? 对,有一点点。我落了一滴泪。 她笑了,说,好可爱。真的吗?
我的眼睛里来了一滴泪,我不知道它有没有落下来。 我是一个人看的,所以没法真正体会完整的情感,她说。就像你在电影院看电影时, 会在自己一个人看时不会笑的地方笑。但这并不代表你的笑是假的,你明白吗。一个人就是没那么尽兴。
火车站边上为什么不卖轴承?,伊险峰,小鸟文学4
一看开头以为写网红城市杭州,看完开头才知道是写沈阳,作者的老家。
每一个中国市长头脑当中可能都有一个士绅化的范本,上海的新天地是最合适的那 一个:有一个可以持续带来游客的旅游纪念地,以在更广泛的人群中产生吸引力; 本地风格——民国的或者清朝风貌的老建筑;大型的商业设施。本地的原住民要被 置换出去,反正他们已经厌倦了逼仄的居住环境,在郊区为他们建大房子,开发商 拿出一半的空间来做古董街,拿另一半不那么重要的盖高楼,如果魄力够大,再加 上足够大的休闲区,成为新景观。招商,传说中的 ABC 是要有的,但要更丰富一点, 接地气一点,电影院和餐饮必不可少,本地的年轻人要来,这是关键。 ABC——指的是艺术画廊(art galleries),精品店(boutiques)和咖啡馆(cafes), 全世界都把这视为成功士绅化的核心面貌。 市长们在拆的时候已经勾画好了这样的蓝图,如果实现,就业机会自然也随之而来。 往往这里会变成一个死结。就跟铁西区那个死结一样:这么多有着象征意义的厂房, 但是有多少个七九八可以装在里面?一个城市,体量远远没有上海那么大,也不像 上海的中央商务区那么分散,它能创造出几个新天地?
喜欢小鸟问答,还是因为真诚感。那时一种邮件时代的真诚感,就像对真朋友说话,不需要语气的雕琢、表情包,也不会阴阳怪气或欲言又止;有什么不满意的便直接说了,没有讨好、谄媚的态度。和互联网上努力去包装自己的产品不同。
从博客网站到朋友圈,从邮件到即时即地的微博,我们确实在互联网上阅读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却越来越敷衍了。
我在想,如果我是在手机app上阅读小鸟文学,定然没有在电脑屏幕上阅读PDF时那样全神贯注,差别在于时间长度、场景、注意力,等等。不过,更好的应该是打印下来,在纸上阅读。不是为了仪式感,当你摸到那个纸张的时候便会知道哪里不同的。
不信试试看啊!
说到这里,做书课的第四节课没有去上,下个月补上。下次展示我做的书吧!
#定期清理:整理iPad上的截图
平时用平板几乎只看书和看剧,看剧的时候,偶尔会把关键地方停住,截图。往往截完图就忘了。所以集中处理。
我的事说来话长!此处出现了高能预警神弹幕!
喝到从来不泡咖啡的弟弟所泡的咖啡
喝到从来不泡咖啡的弟弟所泡的咖啡
“但是”这个词会把所有开心的事给消除掉。所以……请不要再说“但是”了!
《只有吉祥寺是想住的街道吗》
《只有吉祥寺是想住的街道吗》
电影《罗马》里的一张截图
电影《罗马》里的一张截图
给年轻男士的友好建议
给年轻男士的友好建议
#总有写不出东西,觉得自己很糟糕的时候……
“目之所及都不合适,不合适,不合适,不合适,不合适,不合适。就是不合适。”纳博科夫曾经收到这样的编辑反馈:“这个作者居然还想找人出版《洛丽塔》?我建议不如把这本小说用土石埋起来,一千年后再找人出版。”
这篇文章整理了一些大师收到过的退稿信,看一看可能可以觉得自己没那么糟糕。
1、简·奥斯丁(Jane Austen)《诺桑觉寺》 1817年出版
如果阁下要我们买下这本书的话,我们宁愿用同样的价钱把书退回去——只求您打消这个念头。
2、萨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196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洛伊》《马洛纳之死》 1951年出版
这两部书稿我都看不下去,也就是说,我的目光根本就拒绝在任何一页上逗留,压根儿不想知道里面的文字有何意义……这部书稿根本就是胡扯……出版或不出版根本就不是我们该考虑的问题,那一点意义也没有;美国大众读者的品味虽然跟法国前卫小说家的品味一样糟糕透顶(贝克特是法国作家,196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但我想他们还没有糟到接受这种小说的地步。
3、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惨不忍睹的童年时光》(此书一直未曾出版,看来确实有可能写得很糟)
实在很抱歉,但此时我不得不来个大义灭亲——《惨不忍睹的童年时光》非得拿掉不可。这篇小说长长的题目看起来有点神秘,但内容就像那些繁琐冗长的外交辞令,实在糟透了。
4、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萨托里斯》 1929年出版
如果这本书还算略有剧情与结构的话,我还可以给你一些删修的建议。但因为你写得太过松散,所以我想再怎样修整也没有用。我拒绝出版的主要理由是:你根本没有故事可以写。
6、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春潮》 1926年出版
如果我们出版这本书的话,先别提会不会刻毒伤人,人们光是用「品味差劲无比」来形容就我们受得了。
7、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 《在笼中》 1897年出版
我从没有读过这么单调的故事,它带我陷入了那虚假的文字的泥淖中,它诱发不了情感,只让我感到疲惫。有些专业批评家常常把曲折迂回的文字游戏误认为艺术作品,只有他们会把这本小说当成佳作;有血有肉的人,读它的时候都会哈欠连连,然后把它摆到一边去。但前提是:他们得先把它拿起来看。
8、 乔伊斯(Jame Joyce )《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 1916年出版
这本小说里有很多拖拖拉拉的地方……它太不着边际,缺乏形式,没有限制。而作者又毫不遮掩地描绘丑陋的事物,使用脏话;有时候它们就这样赤裸裸地被故意摆在读者面前,实在很没必要……小说的结尾极度凌乱:作者的文字与思想就像潮湿无用的石头,碎成一片一片,散落一地。
9、D.H.劳伦斯(D.H.Lawrence)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1928年出版
我是为你好才告诉你:不要出版这本书。
10、毛姆(W.Somerset Maugham)《刀锋》 1944年出版
作者对于自己生活哲学有着极为冗长的陈述,大部分写得糟透了,而且很悲观……我不认为这本书会成为畅销书,虽然我不会说这是一本令人无法忍受的书,但我认为它是一本差劲的书。
11、梅尔维尔(Herman Melville)《白鲸记》 1851年出版
我们必须遗憾地说出我们一致的意见:彻底反对这本书的出版——因为我们认为这本书不会适合青少年读者来阅读。这是一本很冗长、风格陈旧的书,虽然表现上看起来它是深获好评的作品,但我们认为它并没有那个价值。
12、 惠特曼(Walt Whitman)《草叶集》 1855年出版
我们认为,把心力投注在这本书上面,是很不理智的一件事。
13、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在斯万家那边》(《追忆似水年华》第一卷)1913年出版
乖乖,我从颈部以上的部分可能都已经死掉了,所以我绞尽脑汁也想不通一个男子汉怎会需要用三十页的篇幅来描写他入睡之前如何在床上辗转反侧。
14、萧伯纳(G.Bernard Shaw) 《不合理的纠结》 1905年出版
这是那种让人最讨厌的小说,是一部集奇怪、堕落与粗糙为一体的大成之作。这本小说的作者想要写些有关人生的东西,但是他一点也不了解人生。
15、纳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洛丽塔》 1955年出版
作者实在应该把他的想法都告诉他的心理医生(他也可能真的说了),而且这本小说也有可能是那些想法经过扩充后的结果……这里面有些段落写得不错,但是会让人吐到爬不起来,即使是比弗洛伊德还开放的家伙也会受不了……这不会是一本卖座的书,而且对于一个刚刚成名的作者而言,也会造成无可弥补的伤害……这整本书从头到尾都沉溺在一种堕落的氛围里面……作者常常写着写着就陷入了一种像精神病一样的白日梦,情节也跟著混乱了起来,特别是那些有关逃亡的剧情……最后的结果,主角好像把自己给变成野人一样,好可怕。让我最感到困惑的是——这作者居然还想找人出版这本书?我现在实在找不到出版这本书的理由。我建议不如把这本书用石头埋起来,一千年后再找人出版。
#本月播客推荐
有知有行在第10期newsletter中谈到过。“我们在学校里没有学过几样东西,第一,我们没有学过怎样找到幸福;第二,没有人教过我们如何休息,休息是一种能力。”
一期不安时可以反复听的播客。
  • 张悬 - 关于我爱你所表达的是——我能为深爱的人做什么?他们能透过我的生命获得什么?
  • 不要为难别人,也不要勉强自己。
  • 如果这件事一定是你想做的,你就要花最多的力气去琢磨怎么做它。
#15 重新品尝,Casticle
写作作为方法,来自wiki百科的介绍:Writing therapy is a form of expressive therapy that uses the act of writing and processing the written word as therapy. Writing therapy posits that writing one’s feelings gradually eases feelings of emotional trauma.
美国创新教育学校的一线经验。
中国创新教育学校的一线经验。以及一个18岁辍学当校长的青年人生经验。
散歩しましょう!
🖌️🖌️🖌️🖌️🖌️🖌️🖌️🖌️🖌️🖌️🖌️🖌️🖌️🖌️🖌️🖌️🖌️🖌️🖌️🖌️🖌️🖌️🖌️🖌️🖌️🖌️🖌️🖌️🖌️🖌️🖌️🖌️🖌️🖌️
⛄ 以下内容是我只要有空,就一定会认真看一看的,或许你也会感兴趣:
城堡阅读:若有所播newsletter的启蒙读物
灵感买家俱乐部:一个聚集着老思想和年轻灵魂的地方
日常人间观察:好朋友的telegram频道
持续、稳定、永不耗竭的创作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我也不知道「若有所播」哪天会终止。每一份认真阅读的心,都会让我动力慢慢地继续把它写下去。如果不麻烦也请推荐 「若有所播」给你可能感兴趣的朋友们吧!
「若有所播」记录了一个文字、播客爱好者在成为一个创作者的探索之路。不定期发送,目前每月有月中与月底两期。很期待能够收到任何人的邮件来信。想与你通过这种古早的形式交流。
📧 给我写邮件吧! irischan50006@gmail.com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