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14. 给你的房间取个名字丨Newsletter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的newsletter搬新家啦!如果你发现最近邮箱陆陆续续收到了过去看过的newsletter,请忽视它——我只是想在revue上存个档。

#先说
你会多久整理一次房间呢?如果是租的房子,你会产生多少对它的依恋呢?
一位在杭州工作的朋友在老家买了房间,正在装修,给我发来了自己发给设计方的概念图与设计方发回的设计图。猜猜哪两张是概念图,哪两张是实际设计图?
一个好的室内空间设计师应该具备哪些特质?
一个好的室内空间设计师应该具备哪些特质?
我想你应该答对了。下面的设计图比起概念图,使用了更为普通的木椅和沙发,而概念图中的露营椅一下子就抓住了我。我笑着说有”京东“和”拼多多“之间的区别。
因为房子在老家,朋友也并不会回去住,那么买房装修以后岂不是空置了?有几个原因:房价迅速上涨,不如早点锁定;有个自己的家,也表示独立,有个安心的居所。当然房子不是自己买的,大部分还是父母支持,虽然年纪尚轻无需考虑婚姻,但以后在这件事上父母必定占据话语权。
因为是自己的房子,在装修与打理上会更加用心。对于在城市里租房的成年人来说,家只是一个流动的、临时的睡觉处,不会与个人产生长期联结,也不必要留下自己的痕迹与气味;但我也见过无买房之心,更愿意好好对待自己的租房的人。只是观念不同,就像谈恋爱是抱着短期玩玩还是长期发展的心态的区别。
因为最近上海白蚁肆虐,某日晚上我半小时徒手打死四只白蚁,第二天早上一转头,又看到柜子底下仰面躺着一只数不清脚数量的小虫,身体肥嘟嘟。昆虫们也不容易。
算了,我给收藏夹里躺了很久的家政阿姨打了电话,等她来,下午便出门了。晚上到11点多才回家,看到鞋子不再是散落在门口,而是整齐摆放在鞋架上;床上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被子也像豆腐块一般。我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想起妈妈,又想起田螺姑娘。
想给我的房间取个名字。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阅读与教育
6月上旬经历了风风火火的高考,考生考父母众生相、高考作文题之类的选题一年又一年出现在媒体上。看到豆瓣友邻说“关心教育问题的很多都是小镇做题家”,我苦笑着对号入座了。不过我心里所想的教育,比大部分语境里谈的教育,还是更大一些。
中世纪的大学,最重要的功能并不是经院哲学的观念,而是它操练出的思辨能力。但是,更重要的是,作为中世纪核心基建的城镇,在塑造市场的同时,也为背井离乡的大学生提供了最重要的活动场所,他们在那里赌博、饮酒、捣乱、造反,而这恰恰是练习共同体的重要条件!
教育不在课堂里,而在生活中。马拉多纳在街头、足球场学到了最伟大的东西。家庭主妇即使被排斥在男性世界外,也依然在街道商贩那里操练社交技巧,在厨房里日复一日练习烹饪技术。
让我们利用现状去组建各自的学习小组和小共同体,充满激情地进行自我教育吧!(本newsletter未尝不是一种尝试)
Notion 的支撑者,Notion中文社区,2020
当你在看 Alan Kay 的东西时,试着不要去想计算机技术,而是去想一个不同的社会,这个社会人们可以在计算机媒介提供的新的维度下进行自如的思考和辩论。 不要去想「写代码 coding」 (那些是墨水和金属类型的问题,已经过去了),也不要去想「软件开发者 software developers」(中世纪抄写员只有在非文化社会中才合理)。 而是去思考 modeling phenomena、modeling situations、 simulating models 以及 gaining a common-sense intuition for nonlinear dynamic processes。在这个新社会中,每个受教育的人都可以做这些事。正如我们今天在书写的媒介下阅读或书写复杂的逻辑论证一样简单和自然。
「阅读」 曾经是那些少数神职人员(牧师、僧侣)的特权,他们负责给大众传达不容置疑的神圣真理。而今天,阅读成为了每个人做的事。想象一个世界里,科学不再是少数人的特权,向大众传达不容置疑的真理,而是每个人做的事情。而这个世界就是 Alan Kay 想要创造的世界。
阅读早就成为了每个人做的事情。而科学,以后,也会成为像空气一样的存在。以后的学习,应该是“在计算机媒介提供的新的维度下进行自如的思考和辩论”。
In face of the fourth software wave, are you prepared to create your own software?
In face of the fourth software wave, are you prepared to create your own software?
十几年前我第一次听到机会成本的概念时,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要算一下替代选项嘛。十多年过去了,我越来越感到自己离完全理解这个概念还远着呢。信的结尾,我就把我已经理解的皮毛用简短的忠告写给你:
  • 放弃掉的最大价值,更准确的说是「放弃掉此时此刻你自认为的最大价值」。一个选项到底是不是比其他更有价值,这事儿还是你自己说得算。
  • 「知道替代选项的存在」比「选择」本身难得多,一定要不间断地、用最谦卑的姿态,去探索这个充满未知与惊奇的世界。
  • 知道的选项越多,合并同类项的可能性就越大,收益就会暴涨,风险就会暴跌。
「孤独的阅读者」是一个博雅教育平台,创始人葛旭最近发起了”惊奇短信“的服务——每天晚上11点多会通过企业微信群发一条好几百字的讯息(所以不算短了哦),用第二人称的口吻,对于接收者来说,就像每天晚上都会收到一封信。好像也是不错的体验,反正没有回信压力,也免费。
In Rifkin’s 2001 book Age of Access, he anticipated a society not unlike the one we’ll soon have, where “every activity outside the confines of family relations is a paid-for experience, a world in which traditional reciprocal obligations and expectations—mediated by feelings of faith, empathy, and solidarity—are replaced by contractual relations in the form of paid memberships, subscriptions, admission charges, retainers, and fees.”
在这个社会中,"家庭关系范围之外的每一项活动都是一种付费的体验,在这个世界中,传统的互惠义务和期望–由信仰、同情和团结的感觉所介导–被付费会员资格、订阅、入场费、聘金和费用等形式的契约关系所取代。"
在这个社会中,"家庭关系范围之外的每一项活动都是一种付费的体验,在这个世界中,传统的互惠义务和期望–由信仰、同情和团结的感觉所介导–被付费会员资格、订阅、入场费、聘金和费用等形式的契约关系所取代。"
说到付费,我想,现代互联网上大部分优质信息已经处于免费状态,而付费服务通常起到的是筛选、过滤、总结、再加工的过程。可是这个过程本来就应该是学习的一部分。我们学习不是为了拿走最后的那些take away。
更何况太多人花钱只是为了kill time and make oneself safe.
以更宏观的角度切入的下面这篇好文章!
步调分层:复杂系统如何学习和持续学习 (Pace Laying: How Complex Systems Learn and Keep Learning)
社会部门在治理领域对文化层面的关注采取行动。 一个例子是20世纪中期,在美国的国家历史保护信托基金和英国的英国遗产和国家信托基金等组织的推动下,建筑的 “历史保护 "突然占据了主导地位。 通过他们,文化宣布,以时尚的速度改变服装是可以的,但不能改变建筑;以商业的速度改变租户是可以的,但不能改变建筑;以基础设施的速度改变交通是可以的,但不能改变街区。 "如果我们社会的某些部分要加速,"这些组织似乎在说,"那么其他部分就必须放慢速度,以保持平衡。” 即使是纽约市,曾经是美国最喜欢拆迁的大都市,现在也在保护其市中心。 文化的庞大慢动作舞蹈保持着世纪和千年的时间。 它比政治和经济历史更慢,它以语言和宗教的速度前进。 文化是整个民族的工作。 在亚洲,当你离开城市,徒步回到山区,穿越时空回到偏远的乡村文化中时,你就会向文化投降,那里的变化是世纪性的。 在欧洲,你可以从术语中看到,自1500年以来,月份的名称(管理)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但黄道十二宫的名称(文化)几千年来都没有改变。 欧洲最棘手的战争是宗教战争。 …… 文明各层之间的权力划分让我们对一些忧虑有所放松。 我们不必对技术和商业的快速变化感到遗憾,而政府控制、文化习俗和 “智慧 "的变化却很缓慢。 那是他们的工作。 此外,我们不必担心不稳定的正反馈循环(如奇点)会使整个系统崩溃。 这种破坏通常可以被隔离和吸收。 步调层的总效果是,它们在整个系统中提供了一个多层次的纠正、稳定的反馈。 正是在步调层之间的明显矛盾中,文明找到了它最可靠的健康。
#城市观察
在之前有提到我做的555项目,搬到上海3个月纪念,我仍然在不停地进行城市观察,以及反思我与上海的关系。这个月发表的有《拿游标卡尺测量小笼包的老外美食作家,正在555街区写一个非虚构故事丨555 Project》,并且做了一场有关街区字迹的线下活动
霓虹灯外:20世纪初日常生活中的上海,2018
上海的商业化:
“要知道谁是上海最狡猾的人,二房东是也。”尽管二房东名声很差,但当二房东赚钱却是不争的事实,所以许多房客都乐意当二房东。那年头人们过年走亲访友的时候常会送上这么一句祝福:“今年你们要做二房东了!”
上海人是什么样的?
近代上海人被定型为:精明、足智多谋、会算计、头脑灵活、适应性强、随机应变。这些特性都与商业有关。
上海人的分类标准是含糊的、不明确的。上海人既不是由出生地,也不由语言决定。大多数上海人不出生在上海,他们用各式各样的口音说着上海方言。……有资格成为上海人的一条标准是“见多识广,仰着头看高楼看半晌,围着外国人看半天,对着橱窗面露讶异之色,大抵不是上海人”。
写了那么多555故事,我愈发觉得,这片街区的丰富多彩,在上海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这部剧的背景在于,吉祥寺之于东京,就像555街区之于上海:
-吉祥寺(きちじょうじ、Kichijoji)是东京都武藏野市以吉祥寺车站为中心的区域及同市的广域地域名。
  • 车站周边是东京都有数的商业地区。交通方便。 -连续五年被选为东京最受欢迎的居住地方,在Tokyo Walker的投票活动中曾获"最想住"和"住后感"双重第一位。 -因吉祥寺车站周围有足够的购物设施,也有各种个性的小商铺、 咖啡店、食店、酒吧;建筑物也不像市中心那么高层密集,令人觉得十分悠闲舒服。
豆友王大根在这部剧推出时,2016年底的预测:
我大胆预测一下:2017年内绝对会有国产网剧抄袭这个概念,搞一个上海版或者北京版,宣传时坚称自己是国内首部清新文艺治愈系电视剧,主角估计会操旅游卫视主持人腔,每集客串的是各种假脸网红,大家拭目以待吧
有吗?我觉得应该拍一个只有555是想住的街道吗?租一个小房间,写上”555不动产“。555太多这样的中介公司了。有一日我在淮海中路上,迎面就走来一对女生,身材健硕,一个更胖些,就像剧里的重田姐妹。
从555的信仰中解脱出来吧!
#我们还需要什么样的故事……
2000年前后,《新周刊》曾经做过一系列城市报道,兴起火热的文化批判
然而,中国并未诞生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杂志,《新周刊》只算是补了空而已。说起城市杂志,中国欠缺《纽约》或《纽约客》,充其量是众多DM杂志,有一本叫《城市中国》的,在学界与建筑师之间打转,其他有《TIME OUT北京》也只讲吃喝玩乐。中国欠缺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杂志,这也正是地方政府或地产商频频找《新周刊》做题材的原因。 《新周刊》的城市叙事从排榜、命名、摇旗呐喊开始,逐渐转入不断循环的反思与批判,以及其后的城市专题报道,大致经历了三步曲。 王鲁湘曾谓《新周刊》为“游走10年的都市顽童”,即使是说一些沉重的话题,也是跳着舞告诉你。这位顽童的问题直指核心,是戳穿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大胆的小孩。
虽然新周刊曾从城市营销中赚了不少钱,但走到后来媒体时代的落寞,影响力也渐渐小了。现在大众媒体的话语权逐渐被网红营销号所取代。我们还需要什么样的故事呢?
单向街,本雅明,2015
《讲故事的人》一篇中提到故事的衰亡:
经验贬值了。战略性的经验被战术性的战斗所取代,经济经验为通货膨胀代替,身体的经验遭遇到现代化机械战争的挑战,个人的道德经验被当权者操纵。
故事与长篇小说的区别:
讲故事的人取材于自己亲历或道听途说的经验,然后把这种经验转化为听故事的人们的经验,讲故事存在于人与人的交流当中。长篇小说的作家们则闭关独处,埋头写作他们的作品,也就是长篇小说艺术诞生于那些离群索居的艺术家。这样的写作者,已不能通过展示自身最深切的关怀来表达自己。他们也无心于追寻说教,对读者也没有什么“教育引导”的愿望。写小说,意味着在人生的历程里,把那些属于个人经验的不可言说和交流的方面,以一种极致化的方式表达了出来。
新闻与故事的区别:
新闻消息通常并不比先前世纪的故事报告更为准确,但早期的传说故事总是借助于奇迹吸引人,而新闻消息则一定要听来合情合理不可。由于这点,新闻消息传播与讲故事的精神是相互背离的。现在的消息传播几乎没有任何有助于讲故事的方面,而现代技术的一切都在促进消息的传播。事实上,讲故事的艺术一大半的奥妙,正在于讲述故事避免说得十分清楚。
我们在新媒体上所看到的内容,大部分已经不属于新闻,因为缺乏准确性;有传播力度的内容总是带着点故事性,”借助奇迹“;而我喜欢的内容是以人与人的交流为基础的,而且表达深切的关怀。
人行道王国,米切尔·邓奈尔,2019
对于书籍包装上的营销话术,总是不要太信了。“《人行道王国》延续了参与式观察的最佳传统。如果我仍在教书,我会让我所有的学生读读这本书。”即使《街角社会》作者威廉·怀特这样推销,即使编辑说这本书可以“猛地将你从自己的生活经验中拉出来,然后扔向另一个世界”的神奇功效,读完,我仍然有些失望。
当然不是说作者写得不好。如果一本书以“得到体”的营销话术被包装,它能否吸引合适的读者群,读者对它的心态又是否会发生改变?
读这本书时,我一遍遍在脑中想,要如何才能写出一本好的非虚构作品?除了文笔、结构外,最打动人的是什么?
很难有人可以这样,几乎住到这个底层黑人生活社区里,成为他们的一员,最好是变成他们。优秀的田野调查者都是如此。没有谦卑的心做不到,关心自己的人也做不到。
如果你真的变成他们,就不会说出“他们这样是他们不够努力”这样的话了。作者提到底层人民的“逃避主义”,有四个特质:
  • 无处不在,影响一个人生活中的大部分重要方面
  • 不再关心自己曾认为基础、必需和自然的行为,如睡觉和排便
  • 为伤害了自己所爱的人而感到极度窘迫和羞愧,因此远离亲人
  • 放弃了对其他人的所有责任而感到自由
  • 而极端的逃避主义则会体现丧失对他人的同理心
很多人引用日剧“逃避可耻但有用”的标题来表示自己放弃对一些人或者一些事的责任,以获得一定自由度。为什么逃避情绪在人群中蔓延得越来越多了呢?是我们变得脆弱,还是要承担的责任越来越多?
所以我说,要写出好故事,真正需要的是深切的爱吧。
#关心一点“世事”
虽然我不在互联网行业,但分享给大厂的朋友们。即使对非大厂人来说,也是一种警醒。以下是摘录:
入职前:
  • 了解你的工作环境
找工作前问朋友,看脉脉、知乎或者 V2EX 之类的垂直职业讨论社区已经是惯常步骤。
不过最生动的细节往往来自诉讼记录。最高法院的裁判文书网收录最全,但它已经持续很长时间基本无法正常搜索。你可以在无讼、北大法宝等第三方网站查找公司相关的判决文书,通过这些文书所记录的各种取证信息和案情描述理解公司在遇到纠纷时会做什么、有什么数据
一家公司用硅谷起源的 OKR、在内部不用头衔和职级并不等于它愿意真正平等对待员工
  • 准备专门的工作微信号
可能不是每个公司都需要。有 5 位在不同时期离职的拼多多员工向《晚点 LatePost》回忆,办理离职手续时,HR 或者主管要求自己打开微信,像老师盯学生写作业一样,看着他们退出拼多多相关微信群,有 2 位还被要求一一删除自己同事的微信好友,其中一位整整删了 2 个多小时才结束。
员工离职时,公司删除员工的工作联系无可厚非。不过机制完善的公司往往远程清除钉钉、飞书、企业微信、企业邮箱等专用工具的信息。
在职期间:
  • 工作和私人设备完全隔离,不在工作电脑或手机上存储个人信息
公司往往会配发工作电脑,有些还会配发工作手机。
这些设备往往会安装防护软件,理由是防止电脑被攻击入侵,但就像保护一栋大楼一样,你必须对这栋大楼有很多了解,才能去保护它。也就是说,员工在电脑上的聊天内容、浏览的网页、传输的文件,都有可能被记录下来。需要的时候,公司也可以远程清空设备上的信息。
大多数员工并不会用这些设备做违反公司规定的事,公司也不可能监控所有人的信息。但如果你介意公司可以获取自己的私人信息或者当前所在位置,就需要避免用工作电脑和工作手机处理个人事务。
在工作电脑上存储个人数据还有信息丢失的风险。2016 年优步中国被滴滴收购的两周前,Uber 总部要求中国区所有员工安装 “Global Protect” 软件,声称可令办公环境更安全。而在宣布出售中国业务前几小时,安装该软件的电脑上的所有数据都被紧急清空。据《人物》杂志报道,当时有员工的私人照片、实习生的毕业论文都被清除。
  • 不要用私人的电脑或者手机连接公司网络
在私人电脑和手机上连接公司的 VPN 网络或者公司 Wi-Fi 联网后,传输的信息都有被公司截取的风险。
微信等软件会加密所传输数据,但根据深信服等企业监控设备提供商,至少电脑上的微信客户端聊天是可以截取的。
IT 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说,公司在办公场所对员工和派发的工作电脑和工作手机上安装软件进行监控,在法律上是被允许的
但如果在员工的私人手机里要安装监控软件,赵占领律师表示,“那就必须要明确告知会监控哪些信息,经过员工同意,如果超出告知的范围,比如你告知只是安装一个 VPN ,但实际会监听你的通话录音,那显然就侵犯到了员工的隐私权。”
但这只是从理论角度的分析,实际情况中,员工想要举证自己被监听非常困难
  • 勿以恶小而为之
公司都有员工规范,除了一些大是大非,还有很多细节,具体到比如不能向合作伙伴赠送超过 XX 元的礼品,不能虚报打车费用等等。
员工可能觉得虚报百十来元的打车费用是件小事,但这同样是违规。如果公司以此为由开除员工,程序上没有漏洞。
比如 2016 年,阿里开除了几名利用技术手段抢内销月饼的程序员,之后也开除过多报销加班车费的员工。《晚点 LatePost》采访的一位互联网公司中层也曾处理过一位淘宝上买病假条的员工。
  • 访问内部信息都留下记录
企业内部系统、聊天工具都会打上不易察觉的水印,截图后分享出去会暴露身份。很多办公通信工具会记录员工截屏或复制的操作。
水印是很基础的常识,但依然有很多员工不知道或者不在意,把公司内部信等随意截图发给别人,最后被广泛传播
被记录的几乎是一切。大到访问商业机密:查看商业数据、OKR 的行为往往被记录;小到开门:在多家并不要求员工打卡的互联网巨头,HR 都会根据门禁刷卡信息提醒团队负责人,评估出门较早的员工工作是否不饱和。
监控有时候会成为一种手段,当公司要大裁员,或者内部斗争,都可能小题大作。甚至监控也可能成为公司政治斗争,清除异己的工具
  • 泄露你隐私的不只是数据
缩小范围,再通过询问目标身边的人是基本侦查手段。不过今天的互联网大厂并不只在察觉员工违规或犯罪行为时使用这招,有时候只是为了让不利于公司的声音消失——哪怕员工所述属实。
一位原拼多多员工曾被要求向同事套话。原因是有人在脉脉上发帖抱怨办公电梯故障,自己打卡迟到被罚。HR 查到是哪些人被困后,联系这位员工,让他去问一位有私交的同事,是否在脉脉上发了帖子。
  • 极端情况下,不要默许公司的行为
“除非询问的内容涉及员工个人隐私、商业秘密或者国家秘密,否则员工原则上不能拒绝被询问。”阎天教授表示,企业问询员工是行使管理权的一部分。但企业的权力有一些限制,包括不能涉及隐私信息、查看微信聊天记录前需要获得员工同意等。如果企业以拒绝问话为由开除员工,也需要有相应的规章制度支持。
这样的问询没有公平可言。企业如果起诉员工,可以只提供问询中对自己有利的部分。员工若没有证据,很难证明当时双方说过什么。多位被问询的员工说,自己事后也觉得在和品控、HR、领导沟通时应该录音,但慌乱中都没有录。面对经验丰富,甚至有刑侦经验的企业内部人员,个体是脆弱的。
离职:
  • 离职前谨慎更新简历、查询信息
一个人在领英、脉脉等渠道更新简历,往往会被猎头视为潜在求职对象。一些企业的 HR 也是这么想的。一位有多家互联网巨头工作经验的员工建议,离职前不要轻易向公开平台释放简历及相关信息,而是在私下场合谨慎表达对工作的意愿和态度;默认公司会爬取领英、招聘网站数据,如果你只是在招聘平台更新简历,也可能会被识别为潜在离职人员
  • 关于竞业协议,我们也找不到什么好建议
竞业协议是指公司通过劳动合同和保密协议,禁止离职员工在离职后一段时间内,加入与原公司有业务竞争的公司,包括员工自行创建的与原公司业务范围相同的企业。目前已经广泛应用于各大互联网公司。
员工往往不认可竞业协议,但作为离职的附属条件,他们如果不申请仲裁就无法避免。一些公司的竞业协议上几乎把所有一定规模的互联网公司都列上去了,让员工离职后几乎无处可去。(详见《全网通缉前员工的互联网大公司们》
离职后,原公司会要求涉及到竞业的员工每个月向指定固定邮箱提交每个月的社保缴纳情况。律师建议,这个邮箱发过来的邮件不要收、公司打竞业补偿金的银行卡不要用,以免被公司作为起诉证据。
换新的手机号、不接听陌生电话、不对前同事透露新公司信息都是今天互联网大厂员工规避竞业协议处罚的常用手段。
为什么我们不应该去「设计上海」,2021
从官网上摘取,简单介绍什么是设计上海?
「设计上海」2021将延续其作为亚洲领先设计盛会的庞大规模与巨大商业价值实力。展会自2014年创办以来,已向全球观众展示了来自国内外领先品牌的前沿设计作品。2020年“设计上海”在原本当代、精典、厨卫、办公、新材料&应用五大展区基础上再次扩张,呈现——支持新生设计力量的“Talents”展区与汇集前沿精美配饰设计作品的配饰设计馆;作为每年展会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限量设计馆再次网罗全球限量设计臻品。除此之外,“设计上海”还致力通过“新天地设计节”等一系列城市创意设计活动,推动富有创见的对话与思想交流。
我是在去过设计上海以后复盘,才发现这段看起来大而空的介绍中,传递了我不该去设计上海的几个关键信息理由:
1、“庞大规模”。由举办地点“上海世博展览馆”便可知展厅面积之大(但之前没去过真没概念),是那种能把腿走断的那种,而大部分人最多能腾出半天到一天时间观看,想要在短时间内看更多东西,免不了走马观花,对体力和精神都是巨大的消耗;
2、还是“庞大规模”,规模越大,意味着受众越广,参观者人数多,在现场能感受到人流摩肩擦踵的亲密感,还有占比较高的拍照打卡的游客们;另一方面,参展方数量多,平均水平不免下降,能看到大部分展厅的设计都比较无聊;
3、“商业价值”,很明显地看出展会的意图:一个大型品牌卖货现场。大部分品牌的工作人员和展厅布置都仅限于很粗浅地介绍与展示产品,很少能让产品与参观者真正发生联系,这就多增加了一层走马观花。感觉效果比不上在短视频app上看直播带货;
4、主题“当代、精典、厨卫、办公、新材料&应用”,大部分参展方都是家居、家装、办公、建筑等领域的公司,风格偏高端与……老气。不太适合年轻人。
5、总的来说,这个展会让人产生这样的疑问:诶?这就是设计了?
那么设计上海适合谁呢?
1、没地方约会的情侣;
2、家居家装办公建筑从业者;
3、有钱老板(想必也没空来花时间逛展,效率太低)
4、想花钱锻炼身体的人。
—————————————-
感谢你阅读到这里!欢迎回复本邮件与我讨论任何话题,如果你觉得有趣或者有一些信息增量的话,感谢你把这封newsletter分享给你的朋友。我希望与你有更具体的交流,无论是以邮件、讯息、还是一杯咖啡的形式~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If you don't want these updates anymore, please unsubscribe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