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06. 若有所播⎪Newsletter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似乎是……要说点什么的样子?
信息太多,灵感太少,于是习惯了欲言又止的常态。

#先说
在即刻即友做的一个订阅网站hedwig上注册了账号,大家也可以通过bsmonster.hedwig.pub订阅,pub很有趣,有种小酒馆的感觉。注册时遇到了取名字的难题,这也强迫我必须去思考出一个栏目名称来。那么就叫“若有所播”吧!——我在三明治有关播客的专栏
作为newsletter的若有所播,也就是你正在看到的这份文字,更多是我碎片化的阅读、观影、听声音,之后也会考虑加入我散步发呆时的碎片化思考。我叫若冰,“若有所播”是“若冰有所播报”的意思。
#读
断裂时代的痛与爱,梁鸿
这是写了《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的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梁鸿在这两本书获得成功后,在一次讲座上的讲话。她作为一名研究中国大众文化与乡土文学的学者,“在其生命困顿匮乏之时重返故乡,探访梁庄生活内部的驳杂与丰沛,叙述梁庄生命个体的迁徙与流转”(引用自豆瓣)。但从这篇讲话中,我们能读到她对知识分子阶级话语权力的反思。
当我们站在这里,诉说我们的痛与爱的时候, 我们想到的是我们自己。它几乎成为一种权力,因为话语本身就是权力,拥有话语权就意味着本身 拥有某种权力。我们没有把堂婶的痛与爱放进去,没有把梁光正的痛与爱放进去。我们的灯光是如此明亮,如此灿烂,我们的语言都非常华美。我也能够操持华美的词语,其实有的时候真的非常羞耻,但我又愿意说,因为我觉得需要来说,因为你要珍惜你能够说话的时刻。
就像我们刚才各位嘉宾都在讲的,你要珍惜你说话的时刻,你要珍惜你的语言。而我的堂婶,她住在一座散发着发霉味 道的老旧房屋里面。她的语言是粗糙的、俗气的,她说她的儿子要死了,她看⻅黑压压的蚊子落满了蚊帐,她说火⻋上人太多了,她不想活了,她每天紧紧地抱着她的小儿子,就像抱着一个珍宝, 她非常害怕再次失去。
我希望以后能够给其他人多说话的机会,也希望趁着自己能说话的时候,努力说出自己最真实的想法。我是无足轻重的,但这并不是因为我穷困,我没有成功,只是因为我们都是平凡的人。
所以这样说来,并不是一定要让我们每个人都要心怀内疚,连我们自己生活的愉悦、舒适都不能享有,不是这样的。每个人都有权利拥有自己的幸福,每个人都有权利去享受自己生活中的那种小确幸,这些都毫无问题。我只是想说,我们要警惕这些小确幸,警惕我们所使用的日常词语,要在观念层面里面有所意识。因为我们的痛与爱被分出了层次,被分出了高低,被分出了优劣。在我们的文化内部,生命本身并没有价值,你的价值高低是被依附在你挣钱多少,你成功与否之上的。当你对这个社会没有价值,或者价值比较低的时候,你就不被认真对待,你就不是那么重要的人。这是我们文化结构里面一个非常大的负面因子。
米鱼面,马特·古尔丁,2019
看完沉痛的,来点开心的。这本地铁读物翻得很快,但却让人尤为开心,看完只想大叫:什么时候才能去日本呀!!!!!
要是你从没来过日本,就一定会和第一次拜访这里的我们做出相同的事:如卡通人物般对着所见之物不停地眨眼、揉眼睛;被涩谷及新宿汹涌的人潮淹没;由霓虹丛林跨入古老庙宇,再回归明日世界,见证过去与未来的奇妙冲突与共存。塑料制的食物样品、子弹列车,以及随处可见的贩卖机,无一不令人啧啧称奇,你甚至会连厕所都想拍照留念。
同时对“怀日料理”祛魅了。根据作者介绍,怀石料理适合对摆盘、环境有苛刻要求,喜欢清淡饮食,喜欢食材本身味道,并且钱多的人。换句话说,就是不适合我。再“高大上”的、被捧上神坛的食物,即使在大众点评上有多么高的分数,如果是自己不喜欢的食物的话,也不会享受吧。
大胆地说出自己不喜欢某种食物,不会让人有任何贬值。我就是喜欢吃菜团子,怎么了?
《川菜》,扶霞,2020
我不是说大厨与食客们每当闻到烤猪肉之类的味道,就会经历一次灵魂上的感动与洗礼(说不定也会),但“香”这个字在中文中,真能表达一种由衷的赞叹与喜爱。酒水、香料、花朵、烤过的坚果、柑橘的外皮,芬芳诱人,全都是“香”。煎炒烤制之后产生的那种令人愉悦的气味与风味(也就是科学家所说的“美拉德反应”或“焦糖化”),也经常用“香”来形容。比如,烤鸭那令人垂涎的油晃晃的鸭皮;或者姜葱过油炒,在锅里“嘶嘶”时飘散出的那种销魂之气。
如果喜欢川菜,可以去看看这本书;如果想跟着学,不如打开短视频软件快速搜索,15秒学会一道菜,效率高得多。
我既不吃辣,也不太做菜,但还是看了这本书。大概是因为某种虚无的凑热闹吧。
第一次知道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是上学期在做企业责任的期末课题时,我在小组作业中提出要研究Grameen Bank,后来这个课题真的成为了我们的期末作业。而Yunus虽然因为这个帮助孟加拉贫困群体贷款的项目获得诺贝尔奖,但他还是一位教育学家。下面的话,感觉已经是陈词滥调的,但总觉得怎么说都不为多。
教育的目的不是培养准备好工作的年轻人。教育的目的应该是培养准备好人生的年轻人。要对自己人生做好准备。当你面对的是整个世界的时候,你可以决定你想成为怎样的人。就像在你跳入大海前,要知道大海是怎么样的,要选择怎样的方向,才能最终到达你想抵达的彼岸。这,才应该是教育的目的。而不是仅仅得到一份工作,消耗你的人生,谋求晋升空间,争取某个职位,等着领退休金。这不是人生。
工作不是人生。工作只是人生的很小的一部分,只是为了维持生存而已。人生是更大的事情。但是,人类被截断在做更大的事情之外。工作是很微小的东西。人生本来有许多的可能性,如果你认为工作就是人生,那就意味着你却把自己塞入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让你自己适应这个狭小的空间。这样,你就可以围绕这小小的一点过自己的人生,却没有看到更大的世界,眼中只有工作中的小小世界。这太令人遗憾了。
人类生来具有巨大的、无限的创造力,并且年轻人就有这样的创造力。教育应该增强这种创造力,让年轻人知道可以在哪里发挥创造力来改变世界。不只是年轻人的群体可以改变世界,每个年轻人个体都有改变世界的潜能。然而,这并不是年轻人们正在做的。他们只是想要找份工作,因为这是教育教给他们的:只要努力学习考高分,就可以找到好工作。这不是我想要说的“教育”,教育是改变人生,改变世界,不仅仅是为了这一代人,而是为了将来所有世代的人。每个世代的人都应该为以正确的方向,为改变世界做出贡献。
人与知识,汪丁丁,2014
智慧被知识取代,就是文字的代价。
很细、很细地咀嚼这件事,想起最近播客有朝一日《语言的量化宽松》的一期,对说话这件事突然胆怯起来。身边有太多侃侃而谈,而前后逻辑不通,不知所云的人。面对这种情况我总是保持沉默。语言无法表达心中千头万绪,索性不说,也没有要证明自我或压倒对方的急迫。知识因为语言的载体可以与人分享,但大部分智慧是不能的,我们纵使得了快乐人的衬衫,也无法快乐起来。智慧是自己的,在心流里,行事间,是多少钱买不来,也是别人偷不走的。不过,大部分人懒得修炼智慧,生活中搞钱已经够忙碌了。
基于知识的私有化过程的人生,是技术的人生,千篇一律,百无聊赖。基于智慧的人生,是艺术的人生,每一瞬间都是自由的,每一次呼吸都是个性化的。
#观
《天才枪手》,2017
因为一期播客节目,补看了这部四年前大火的电影。情节环环相扣,剪辑也很好,非常推荐!虽然不知道女主是否真的认为作弊是违反道德的,还是认为为了钱是可以作弊的。诚实、公平、友情、亲情、钱,在电影的末尾,她选择的是哪个?
弗兰·勒博维茨:假装我们在城市 Pretend It’s a City,2021
有一些金句,但并不是很抓我,大概是因为我至今不太喜欢听段子,不喜欢可以正着说的话为什么非要偏偏变成笑话来表述。弗兰·勒波维茨出生于1950年,曾在《华尔街之狼》、《公众演讲》、《美丽妲玲》,但我之前从未听说过她。一个在美国非常有公众影响力的评论家,为什么在中国会小范围地火,也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呢。
机动搜查队404 MIU404‎,2020
展开讲讲2020年度内容大赏 中一位生活在日本的编剧嘉宾安利的一部剧,看了之后却觉得没有自己被推荐时感受到的那么好。这是很常见的,不是任何人的错。看剧看电影都是太主观的事情,讨厌一部豆瓣10.0的电影也有可能的。
双男主的反差设定,一位神经大条仗义豪情(绫野刚),一位沉着机智死板闷骚(星野源),组成了“蜜瓜包组合”,搭档着乘风破浪解决了各种案件。虽然很多人喜欢卖萌可爱的绫野刚,但我还是比较喜欢闷骚的星野源——一种明明很聪明但我不说我低调的任性,平时都是扑克脸偶尔显柔情的人设。
心之侦探,林奕华
在B站上看了《心之侦探》舞台剧视频,又买了《什么人需要什么人:林奕华的心之侦探学》,光看剧本台词,钻研几番或许能有领悟,但只看剧,看演员们带着情绪在舞台上慷慨激昂,我是真的看——不——懂——
看了很多林奕华的访谈,觉得深有真义,但真正看了剧以后才知道林奕华所坚持的先锋性,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当一种艺术走得太远,它注定就无法被大众接受,我想林奕华的舞台剧就是一种。
想记下来,反复去询问的一些问题:
  1. 为什么我们不问为什么?
  2. 为什么我们认为别人来帮我们成为的别人叫“自己”?
  3. 为什么我们因为害怕失去而不想改变,却在原状中一直失去?
  4. 为什么一个没有自己的人,无法跟另一个人在一起?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