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04. 发掘新功能⎪Newsletter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似乎是……要说点什么的样子?
信息太多,灵感太少,于是习惯了欲言又止的常态。

#先说
最近在探月学院住了两周,有很多有趣发现。一个叫桥的女生教会我如何更换苹果电脑上的文件图标。操作步骤如下:
  1. 下载你想要设置的图片(也可以是任何emoji、图片形式的文字)
  2. 用预览打开,矩形工具选择,ctrl+C复制
  3. 右键点击你想要改变的文件夹,选择“显示简介”
  4. 双击蓝色文件夹图标,按ctrl+V,粘贴,成功转换!
#读
接受高考游戏就是接受今天名为“现实”的一套理解世界的方式,大到国与国之间的秩序,企业与企业之间,人与人之间,残酷的争夺是常态,温情的合作是例外。而以“竞争”为基础的世界,往前一步就是一个达尔文式的优胜劣汰世界,这意味着竞争优势作为根本真实的存在,而道德伦理等,都是次等的“传统”而已,是可以被克服和超越的。
这还意味着对他人的看法,是以“敌人”作为基础假设的,这意味着一切“爱”或“关怀”的教育几乎都要失灵。
……
谁教我们求得内心平衡和心理的健康?我们的教育中有这样的资源和机制吗?社会上呢?依靠抖音的鸡汤,和以流量为己任的自媒体吗?
谁教我们真正的语文学呢?我们与文字的关系,好让我们自觉抵抗这个语言近乎彻底败坏的时代,当一个人操着败坏的语言理解和描述时,他自己的好生活又能建立在何种基石上呢?
还有太多太多。对高考和未来工作忧虑的解除,并非是所有忧虑的解除,若任何人定睛看向此时代,尤其看向那些最繁华喧闹处,看到繁华喧闹背后的贫瘠和残酷,都应该生出此深深忧虑。
正是这个忧虑让我们拼了命得想“独善其身”,因为独善其身乃是彻底绝望后的最后挣扎。我们最后围绕着“独善其身”提供了丰富的资源,成功学的,庸俗心理学的,所谓独立思考,认知模式升级。或通过浪漫主义的路径通过艺术文艺极速飞升,通达仙境;或者将自己技术化,用一套思维的程序承诺一个稳健和科学的内在。我们在这之上构筑了在线教育,知识付费和互联网自媒体的王国。
可惜这些都是画地为牢,这不是独善其身的城堡,而是牢房。他们指向上面无数的问题,人们继续享乐,抱怨竞争,拥抱平凡,猜忌与攻击他人,自我时而亢奋,时而沉寂。Bi-polar,双相障碍,我们时代发明的病症。指向我们真理在握,又绝对虚无的对立。
采访花絮,重轻
上次采访重轻时,有一部分内容没有放进文章里,但觉得仍然直接分享:
  • EP8 四个女人中四个好莱坞女星,只有那个最顺从的女人活下来了——你们男的让我怎么样就怎么样,让我露屁股就露屁股,你们觉得我老了我就去演老妈子的角色。大部分人无法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像行尸走肉一样去过完自己这样被操纵的一生,但却能幸存下来,这才是最悲哀的。因为那些烈士告诉我们,那样是死路一条,所以我们就只能去顺从。
  • 我觉得人活着要有一个比较丰满的精神世界。
  • 现在年轻人在低估精神世界的重要性,高估能力的重要性,自信心全部建立在能力上。这个能力是指所有你认为可以写进简历里的东西。我实习一个月顶你半年,我去投行两个月发了三个债,你就是帮着领导打字复印,所以我比你强,这样大家晚上才睡得着觉。我觉得这太可怕了,关键是这事没头,你就永远处于焦虑之中。当然这些都是好事,但是大家觉得幸福生活就全来自于这些,低估了一个丰满的内心世界的重要性。
  • 一个最简单的测试,你还有没有能力对毫无用处的事情产生兴趣并且花时间。我身边就有这种朋友,他就想了半天,说最近我在研究心理学,这个应该算;我说心理学你研究啥,他说我在看在职场上怎么保持高强度的什么,我说那不行,这不算,因为这有用。我问你有没有过花大量时间在一点用都没有的事情上?没有。他们吃饭都没味。 打游戏打15分钟就放下,问这到底是不是最好的游戏,我这么忙我要玩最好的游戏。在我看来这种人就已经是废了,非常可悲。
  • 今天这个社会反对感受,讲究理性。这个世界太复杂了,复杂到你所有的感觉都是错的。你比如说在中国这样的社会,你每天都看到有些东西特别恶心,你发现它特别大,特别牛逼,然后你对自己说,OK我太狭隘了,这个世界太复杂了,中国人太多了。这就是一种非常可悲的应激反应,觉得一个东西越恶心越好。这比比皆是。你在看一个电视节目特别恶心,然后想好厉害,这一定有道理。看到一个真正好的东西,你就立马觉得这东西活不下去,这就是小资产阶级的矫情,就虚伪。好东西就是无能,过家家,虚伪,一厢情愿。我讽刺地称这个叫做相反主义。
张重在知乎上的一篇随笔,谈到创作者,2018
最开始是从《不可理论》的一期播客了解到张重(真名张峰阁)。他在文章末尾写,他所能做的最好事情只有等待。如果在这个创作者得不到支持,难以保证独立性的时代,如果只是等待……等待什么呢?灵感的诞生吗?等待被伯乐发现吗?
这个时代倾向于消解一切,它制造壁垒与隔阂,又把这些壁垒与隔阂的意义毁于无形。通常人们要担心的是群体之间的无法互通,然而如今他们都成了同一个群体——一个面目模糊、没有认同和归属的群体。人们渐渐被只言片语包围,对某事某物的理解从未如此廉价,以至于理解本身的意义都濒临崩溃。
在这种廉价理解构建起来的大群体中,创作者什么也得不到。既无法相信一片草叶所做的并不比群星更少,也绝无写出《白鹭》的可能。多元主义的根本趋势是消灭多元,但如我们所见,即使多元主义的繁荣假象仍在,它实际上是不断衰退的。
年轻一代当中——不是缺少——而是没有出类拔萃的创作者,当然不是因为没有天才。但天才不能孤立地完成,任何人都不能。现实——它如此重要,却不再丰盛了。抑郁症成为创作者的标准配置,绝不仅仅是因为流行语境使然,这种撕裂确实是无法回避的,因为在过去人们要学会的是如何从现实中汲取营养,在今天创作者的第一课却是从现实中保全自我,在今天创作不能保护人,反而要求人的庇护。
如果创作需要我庇护,我会尽全力去庇护。我不去恳求任何人,我会张开我的羽翼,用尽全身力气去庇护。
《告别功利-人文教育忧思录》,2010
一个国家必须培养公民的哪些能力?
  • 不遵从传统或权威,正确思考影响国家的政治问题的能力,考察、反思、说服和辩论的能力
  • 将公民同胞视为享有平等权利者的能力,尽管他们的种族、宗教、性别和性取向不同;尊重公民同胞,将他们看做目的,而不仅仅看作为了私利而去操纵的工具
  • 关心他人生活的能力,理解政策的能力,那些政策旨在为公民同胞、为各类人群、为本国以外的人提供机会和经验
  • 想象影响人生全过程的各种复杂问题的能力:童年、青春期、家庭关系,疾病与死亡,更重要的是,这种想象方式来自对各种人生的了解,而不仅仅是来自汇集的资料
  • 以批判性思维判断政治领导人的能力,但也应多方面地、真实地了解他们能利用的机会
  • 将国家的优点看做整体的优点,而不是自己所属的本地人群的优点的能力
  • 将自己的国家视为复杂的世界秩序的一部分的能力,而要解决那种世界秩序中的各种问题,则要求明智的、跨国的深思熟虑
#观
《棒!少年》,2020
今年唯一一部进到电影院观看的电影,全程没有看手机。是怀着对这群孩子的尊重,觉得自己应该认真在银幕上阅读他们的故事。影片中有些小笑点,比如马虎一些小孩子气的任性或搞怪行为,笑完我又忍不住责怪自己——其实我不了解马虎的内心世界,用一种成年人的高傲去嘲笑他的想法,是多么狭隘。
跟《不可理论》主播宝婷聊天的时候,她强烈给我推荐这部电影,并提起令她印象最深的那个镜头:小双在小山坡上转了好几圈,把一根树枝插在树干上。所以在看电影的时候,我特别留意这个镜头——它确实在整个影片中无足轻重,却与结尾形成某种映照,一次是插上树枝,一次是高举一只手。小双不是个善于表达情绪的人,这先后的两个动作,表达了他的什么情绪呢?他又发生了什么转变呢?我还没想清楚。
宝婷说觉得她很像剧中的小双,心事重重,考虑很多,以至于做不好事情。
或许就像我在阅读她的文字时,觉得自己像她那样。爱哭,不自信,常常想要躲起来。但这没什么不好。采访完宝婷后我觉得自己写不出这篇稿子了,至少和我一开始想的主题偏离太多——但这也没什么不好。只不过是生命与生命在某一处产生某种映照。这就够了。
大佛普拉斯,2017
有太多值得思考的东西,摘录豆友@ujloveyou的影评
如果痛苦分等级,黄启文的痛苦起码是有颜色的,他能开着宾士随意驶入三小时要价1980的酒店,在高位人上受的苦可以通过原始欲望消解。肚财和菜脯呢?被翻烂的色情杂志就是他们互相慰藉分享的夏日暖炉,除了书页上黏糊糊的精斑就一无所有。社会底层人群失语症的严重程度可以反映整个社会健康度——如果呐喊没人听见,甚至换来一顿毒打,那么最好的策略就是闭嘴。……全片基本就是上位者对下位者随意碾压,很多时候就像车轮压过蝼蚁,即使蚂蚁能开口惨叫也没有人能听到。没有救世主、没有无名英雄、没有光,连救苦救难的佛陀被塞了一肚子肉骨也无法反抗,一如我们大部分人的生活。
如果看完这部剧,只得出一个结论”有钱人的世界才是彩色的“,导演大概会气得跳脚?
我在想,如果我是黄启文一类人,看完这部电影,会对肚财和菜脯他们产生同情吗?如果看了这部电影,”黄启文们“的想法就是,”这些下等人就是活该,还给我使绊子“,是他们真的蠢且坏吗?人在彻底变坏以后,又如何重拾良善?
我发现自己知道得太少了,只会提问,无法回答。真的还是需要很多很多的学习。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若有所播丨To Be Podcasting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