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轻芒封面 #0903:未成年人游戏禁令背后,被忽视的少数群体

轻芒封面 #0903:未成年人游戏禁令背后,被忽视的少数群体
By 轻芒 • Issue #78 • View online
每周一到周五,和轻芒一起深度阅读。
欢迎通过邮箱或者社交媒体分享本期 newsletter。

未成年人游戏禁令背后,被忽视的少数群体
万户
8 月 30 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印发了《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简称《通知》),要求所有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的 20 时至 21 时向未成年人提供 1 小时服务。也就是说,未成年人正常情况下每周只能游玩 3 个小时的游戏,这是迄今为止对未成年人玩游戏做出的最严限制。
《通知》公布后,多家游戏公司股票下跌,腾讯、网易等游戏公司迅速做出回应,将会对公司旗下的游戏进行整改,积极落实《通知》内容,甚至还有游戏公司将从 9 月 1 日起关闭未成年人注册功能。不少媒体文章都在分析这则《通知》对游戏行业和游戏公司的影响,有乐观的也有悲观的,不过大都是围绕着腾讯、网易等巨头手游公司,也很少有采访玩家的报道,我们想知道,在大家所以为的小学生手游玩家之外,还有哪些人会受到这则通告的影响,以及,我们可能还忽略了什么。
小学生玩不到《我的世界》了,还有主打全年龄的任天堂游戏
大部分人看到《通知》的新闻时,可能都会简单将规则中所提到的「网络游戏」理解为需要联网玩的手游或者大型电脑网络游戏,比如《王者荣耀》、《魔兽世界》等,但是其实不是这样的。关于「网络游戏」的定义最早可以参见 2009 年新闻出版总署颁布的《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三定”规定>和中央编办有关解释,进一步加强网络游戏前置审批和进口网络游戏审批管理的通知》一文,其中对「网络游戏」有着具体的规定。
在国家新闻出版署的其他规定中都是沿用这个定义,也就是说,你现在游玩的所有游戏,基本都是「网络游戏」,比如以多人联机为特色的备受中小学生欢迎的《我的世界》,甚至包括大家在 PS4、Xbox One 或者 Nintendo Switch 上游玩的各种游戏。
对于全球最热门游戏之一的《我的世界》(原名《Minecraft》),这款游戏因为备受学生的欢迎,开发商 Mojang 与发行商微软专门为其制作了「教育版」,可以让学生在游玩的时候学习编程和写代码。「触乐」2016 年的一篇文章就讲述了一群喜欢这款游戏的小学生玩家。
还有不少人因为玩《我的世界》而开始学会编程和写代码,不过也有不少小学生沉迷这款游戏的报道。《通告》发布后,国服的《我的世界》也发布了通知,将按照规定限制未成年玩家的游玩时间,对于一款以营造为主的模拟沙盒游戏(需要花费较长时间的一种游戏类型),每周三小时的时间,可能跟告别游戏没有什么区别了。
此外,对于很多人喜欢的任天堂游戏,也就是 Nintendo Switch 主机上的游戏来说,畅销榜中的很多游戏都是全年龄向的,比如不少人熟知的《集合啦!动物森友会》(简称动森)、《喷射战士2》、《马力欧卡丁车8 豪华版》、《宝可梦 剑》等,这些都是不少人推荐的适合未成年人和全家人一起游玩的游戏,如今也可能随着《通知》的实行而进行限制。
9 月 2 日,为响应政策,索尼为 PlayStation 游戏进行了相应的调整,将对经实名认证后未满 18 周岁的 PSN 中国大陆账号用户开启限制,对每日游玩时间进行了限制。任天堂的 NS 主机和微软的 Xbox 主机之后应该也会相应做出调整。
可以合法打工的 16 岁以上玩家,被拒绝在电竞和游戏之外
这次《通告》里明确说明,所称未成年人是指未满 18 周岁的公民。在我国,未满 18 周岁的人具体享有哪些权利和保护呢?公众号「判例」的文章介绍了14岁、16岁、18岁的法律意义,16 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基本和成年人享有一样的行为能力和责任了。
在我国刑法的规定中,设置的「性同意年龄」为 14 岁,也就是「最低合法性行为年龄」为 14 岁。不过也有很多专家一直呼吁提升年龄限制。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 16- 18 岁的游戏玩家尤其是电竞选手来说,虽然他们有了参加工作的权利,被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但是打游戏可能会依然会被限制。就在《通知》发布的第二天,电竞行业也开始自查自纠工作。KGL王者荣耀甲级职业联赛率先响应,其官博发文表示,将根据文件精神将对参赛选手年龄展开合规工作。
受影响比较大的是电竞的青训营,绝地求生、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等职业俱乐部的青训营中,预备选手大多为 14 至 19 岁的年轻人,即便职业选手中也有大量未成年人的身影。「GameLook」的文章就详细分析了对于电竞选手的影响。
不可否认,《通知》确实是为了不少青少年的发展着想,保护他们不受网络游戏的所谓「毒害」,不过就如同我们在之前聊游戏被批评为「精神鸦片」的封面文章中所说,游戏监管,从来不只是游戏公司的事情。
一则《通知》,限制了所有未成年人游玩所有游戏的权利,全然不在乎这里面可能有不少从中收获了很多快乐、知识的普通非沉迷游戏玩家被剥夺了玩游戏的权利。而将年龄限制在 18 岁以下,似乎在政策制定者看来,打游戏是比发生性关系和踏入社会打工更危险更需要进行管控的事情,隐约有些奇怪。
(完)
每日先锋读者马克精选
今天文学 | 【视野专辑】北京:最后的迷信 | 西川
看理想 | 娘炮,误了谁的前程?
人物 | 《蒋公的面子》之后,编剧温方伊这十年
互联网指北 | 国产“鸡汤”三十年
毒眸 | 存在感最低的暑期档,100亿票房是怎么蒸发的?
财经杂志 | 为了群体免疫,这场声势浩大的全民新冠疫苗接种花了多少钱?
凤凰网 | 陆生赴台十年:从“三限六不”到全面停摆,他们经历了哪些政策变化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女拳”警告?在谈论性别问题时,为什么对立情绪这么强?
底层观察家 | 人才是互联网公司最不值钱的东西
经济学原理 | 张维迎:市场经济与共同富裕
一个热议话题,通过数篇深度文章,看到同一件事情的不同角度。
十篇先锋读者马克精选,为你甄选值得阅读的好文章。
点击这里 免费订阅「轻芒封面」,每周一到周五,和轻芒一起深度阅读。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轻芒
By 轻芒

每周一到周五,和轻芒一起深度阅读。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Powered by Rev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