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如何面对一代人的伤口|047

方可成
方可成
亲爱的朋友:
每年在课上,我都会播放一些关于中国媒体和社会的纪录片。其中一部,是日本NHK电视台在2007-2008年制作播出的《激流中国》系列当中的第一集《某杂志编辑部60天的攻防》。
这部一小时的片子拍摄的是广州《南风窗》杂志内部的采编运作。一家中国媒体把编辑部敞开来,让一家外国媒体去参与选题会、跟着记者采访、自由拍摄,在今天看来简直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那是在加入WTO之后、北京奥运之前中国与世界的蜜月期,在短暂的窗口中留下了这样宝贵的记录。
纪录片中重点呈现了《南风窗》当时在做的几个选题。有的选题在报道中受到了很大的阻碍,而阻力不仅仅来自政府,更是来自杂志的大金主:广告商。有的报道虽然遭遇了当地宣传部的跟踪和阻挠,但最终还是发出了稿子,那就是记者石破所写的《尴尬的榜样:郜艳敏,被拐来的教师》。
是的,那是15年前的媒体对一名被拐卖到农村当媳妇的女性的报道。在举国关注徐州丰县被铁链拴起的八孩母亲的当下,读起这篇旧文,让人感受到:拐卖问题的伤痕如此之深,苦难如此之重。
出生在河南的郜艳敏被拐后,三次被转手,最终被卖到到河北曲阳县下岸村。她多次自杀未遂,母亲在悲伤中死去。她的故事和丰县女子的故事略有不同在于:初中毕业的郜艳敏是当地文化水平最高的人,她在村里的小学当老师,并且真心喜欢上这份工作,还在村里开办了扫盲班。
讽刺的是:郜艳敏在2007年1月当选了“感动河北十大人物”。当地精心挑选和展示了一个正能量的故事,却对背后的苦难避而不谈。
《南风窗》的报道发表后,《南方都市报》在评论版面刊发了鄢烈山的文章《反人民的邪恶势力》。这样措辞严厉的评论,在今天也很少见了。
在昨晚发送的新闻实验室付费会员通讯里面,我分析了丰县事件中的媒体、舆论以及背后的治理逻辑。我的一个观点是:20多天的群情汹涌之下无结论,其实体现了一种傲慢,而这种傲慢可能是监督制衡的声音日益稀缺的后果。
其实,这本算不上是一道超高难度的题,因为拐卖妇女是1990年代左右猖獗的现象,现在已经几乎绝迹,它不是那些现在依然在发生的棘手问题。《三联生活周刊》2015年的报道里就曾说,“郜艳敏是村里最后一个被买来的姑娘”。
所以,这既是一个当下的舆论热点,也是一个如何对待历史伤口的问题。这样一代被拐卖的女性已经步入中老年,再过数十年,她们将成为历史。到时候,她们的故事是否会被彻底遗忘?
历史的伤口又不仅仅是关于历史,它也会让当下的人心有戚戚,因为如果历史的问题都无法给一个交代,当下的问题是否又能得到妥善的回答?如果当下的问题无法回答,那当这些问题已经成为历史的时候,我们又是否有信心觉得后人可以诚恳面对这些伤口?
我想这可能是不少人在关注着丰县的时候,心里隐藏的感受吧。
🎙播客:“知识分子”主编谈知识分子
在千千万万的简体中文内容创作团队中,“知识分子”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它有一张认真的脸孔,传递可信赖的信息,更希望传递事实求是的科学精神和批判质疑的精神。
这个关注科学、人文、思想的科学传播平台,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在本期新闻实验室播客中,我和“知识分子”团队的主编陈晓雪聊了聊这个团队是如何运作的,在今天的环境下怎样做科学传播,以及到底什么才是知识分子。
你可以在小宇宙苹果PodcastSpotify及各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收听本期播客。新闻实验室播客的RSS地址是:https://feed.xyzfm.space/xxkgbvrglujv
暑期研究项目招生
我最近读了……
400万社区工作者是如何被“逼”疯的?
全球右翼观察|AI假新闻、定点网暴、僵尸水军:印度教右翼与高科技的结合
华裔科学家钱卓:无国可归的才情 — ProPublica
💌
欢迎通过邮箱或者社交媒体分享本期newsletter,你可以分享网址:https://www.getrevue.co/profile/newslab 。也可以分享以下这张图:
欢迎转发此图~
欢迎转发此图~
以上就是新闻实验室通过免费newsletter与你的第47次见面。如果你是从朋友转发读到的这封信,记得点这里免费订阅和阅读往期内容,比如上一期的《刘学州、新京报与媒体批评的艰难》。
下期再见!
方可成
2022.2.19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方可成
方可成

新闻实验室免费版。
付费版请见:https://newslab.info/join/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