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坏人奸,好人要更奸|044

方可成
方可成
亲爱的朋友:
上个月,新闻实验室播客在小宇宙的粉丝数超过了1万。所以我发起了一个活动:Ask Me Anything,邀请大家用语音的方式提问。之所以用语音,是因为这样更有对话感,更加真切,也更好地利用了播客这种媒介。我一共收到了大约10个提问,真的非常感谢提问的各位。
在本期播客里面,我就一一回答了大家的问题。以下选择其中两个问题,在这封newsletter里面以文字的形式与大家分享回答的部分内容——
问:您曾在自己的博客中说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的鼓吹者,那么现在作为学者的您,是更加理想主义了,还是走向了某一种的其他主义呢?
答:我觉得理想主义最根本的元素,就是相信可能性。当然,这种可能性并不是一种迷信,而是会看到现状有非常多的问题,但是改变和进步总是可能的,这中间需要你自己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前段时间,我读了一篇来自《大西洋月刊》的文章,里面区分了hope(希望)和optimism(乐观主义)两个词。根据作者给出的定义,optimism意思是你会觉得一件事情会自动变好,所以就怀着乐观期待它变好,而你自己不会参与到过程当中,不会去真的做什么事情让他变好。而hope则是一种更为强大的心态,你不仅仅是觉得事情会变好,而且会去仔细地研究现状有什么问题,然后通过一定的方式推进,来把问题解决,把事情变好。
如果你是心怀hope的话,实际上你会也会更有一种掌控力,因为你会觉得:我可以亲身参与推动,而不是等着一个东西从天而降。
我觉得我之所以还能说坚持这样一种理想主义,并不是因为我意志力有多强大之类的,而是我真的从读历史和观察现状中间,能发现很多的例子。人性之中确实有很多丑恶的、令人失望的,乃至令人有点绝望的元素,但同时你又总能在历史中、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很多让你觉得仍然有希望的、人性中非常美好的部分。我想坚持的这种理想主义,是基于这样一种对复杂性的认知,希望把中间美好的那部分更放大一点。
我记得很多年前,我看过张悬在一席的一个演讲(视频的22:15开始),我一直记得她在里面说,“坏人奸,好人要更奸。”这个世上有很多坏人,他们会去做很多不好的事情,而且是用很奸的方式去做,很聪明的方式去做。那好人呢?当然就应该用更聪明的方式去做了。
所以我想,这样一种理想主义它始终是和解决问题、和行动关联在一起的。
问:我是一名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叫“宇宙的尽头是编制”,我也发现很多身边的学长学姐都选择了去考公、考编或者做选调生。我自己可能因为比较理想主义,还是想先在自己喜欢的领域工作。我不知道自己的这份理想能够坚持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有一天,也会走上和其他人一样的道路。想听听看方老师是怎么看现在年轻人的这种就业趋势的呢?
答:首先很开心你也提到“理想主义”这个词。之前我对新闻实验室的会员做了一个调查,发现很多人也都是把理想主义作为自己的一个标签,很开心大家能够聚到一起,彼此之间可以有一些鼓励。
自然,我对你的回答也是,希望你能够坚持自己的理想,去感兴趣的领域里面做探索。我觉得这里面有很重要的问题在于统计数据和个人选择之间的关系——统计数据是一个大的趋势,它是我们个体很难改变的,但是个体的选择完全可以跳脱于统计数据之外,你完全可以不受这种大的趋势左右。比如说如果我是大学校长,我想让自己学校的毕业生都不要去考公务员,那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我不可能去和这样一个大的统计趋势抗衡。但是呢,如果我是一个具体的学生,那我就完全可以跳脱到这样一个大的趋势之外,去做一些个体上的选择。
而且,现在其实对于个体来说还是有比较大的空间的,我们还远远没有回到那种国家给你分配工作,甚至指定你只能做什么的时候。在目前的市场机制之下,仍然是能够支持你做很多自主选择的。所以对于个体来说,我觉得大家可以更有勇气。
当然勇气也不是从天而降、凭空出现的,它可以来自于很多方面,比如说多看一看其他人的选择,你在网上或者是在身边,其实也总能听到一些不去遵从这些大的潮流的人,他们能够做出来的一些事情,他们的一些体会。然后,自己对感兴趣的行业领域多做一些研究,其实我相信大家都能发现机会所在。
另外就是对于外界来说 ,我觉得真的需要给做出不一样选择的人更多鼓励,更多的掌声和肯定,乃至更多的保护。我现在当老师,可能会跟学生聊就业的话题。如果有学生跟我说想去考公务员,那我会说OK好,祝你成功。如果有同学跟我说,想去探索一个不太常见的、不太符合主流趋势的道路,那我一定会非常兴奋、非常激动地说:哇,我一定要支持你!甚至如果中间有什么困难,你想要让我来一起参谋一下,需要什么资源,我想我都会非常有兴趣来给你提供帮助。如果你取得了任何的进展,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会大声地赞美你,甚至让更多其他的人也知道,给其他的人也带来更多的鼓励。
当然,你肯定需要比那些遵从大潮流的人做出更多的努力,但是我也相信,你的收获也一定是会比其他人更多的。这个收获不是简简单单是说金钱上、物质上的,而是一种人生意义上的这样一种收获。
我回答的其他问题还包括:
  • 如何应对读博的孤独感?
  • 读博解决了我的反思吗?如何看待当年的读博决定?
  • 在海外读博,会不会觉得与中国的语境差异太大?
  • 读博期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 如何更好地理解和分析中国社会?
  • 如何看待“粉红女权”?
  • 人物记者如何更深入地走进受访者的世界?
  • 理工科学生如何学习文字表达?
  • 是否要坚持新闻理想?是否要学新闻专业?
你可以在小宇宙苹果PodcastSpotify及各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收听本期播客。新闻实验室播客的RSS地址是:https://feed.xyzfm.space/xxkgbvrglujv
🎁  节日来了,赠送一份特殊的礼物给朋友吧!
很快就是圣诞、新年和春节了,很多人都有在节日互赠礼物的习惯。我刚读了《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里面说,在今年的节日里,不妨给身边的人赠送一些对我们的地球更友好的礼物,不要给环境制造垃圾负担了。
那么,什么样的礼物符合这种要求呢?文章里面提到了两种,一种就是二手物品,另一种就是数字会员。
你当然可以考虑送一个视频网站的会员啦,但是呢,如果你不想让朋友刷综艺和看剧,而是让他们看一点更有质量的内容,或许,不妨赠送一份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
从即日起到2022年元旦,如果你给朋友赠送一份年付的会员计划,那么我将会给你赠送一个月的会员时间。不管你自己现在是不是新闻实验室的会员,都可以参加。此外呢,我还会在所有参与活动的朋友中抽取一名幸运儿,送出我挑选的新年礼物一份。
点这里参加,送出一份心意吧:https://wj.qq.com/s2/9464985/17bb/
我最近读了……
Chien-Shiung Wu, trailblazing woman in nuclear physics, was my grandmother. I wish I knew more about her private universe. - The Washington Post
比尔·盖茨:历经艰难的一年,我依然满怀乐观
2021年,中国年轻人的性别观发生了什么变化?
💌
欢迎通过邮箱或者社交媒体分享本期newsletter,你可以分享网址:https://www.getrevue.co/profile/newslab 。也可以分享以下这张图:
欢迎转发此图
欢迎转发此图
以上就是新闻实验室通过免费newsletter与你的第44次见面。如果你是从朋友转发读到的这封信,记得点这里免费订阅和阅读往期内容,比如上一期的《旧文的魅力》。
下期再见!
方可成
2021.12.21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方可成
方可成

新闻实验室免费版。
付费版请见:https://newslab.info/join/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