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旧文的魅力|播客:文字还是最自由最强大的工具|043

方可成
方可成
亲爱的朋友:
我最近半年时常使用的一款阅读工具叫Matter(与写作社区Matters有一个字母之差,它们之间没有关联)。这款工具除了提供更好的阅读体验之外,还有更值得阅读的内容——这些内容有的由编辑筛选,有的由知名的作者推荐,你可以在其中关注自己喜欢的作者,跟踪他们的阅读推荐。
在使用这款阅读工具的过程中,我还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里面很多被推荐的文章,都不是最近发表的新文章,它们有的甚至已经是几年前、十几年前发布的。
比如,在12月5日推送的“每周文章推荐”中,入选的文章除了最近一周发表的之外,还有发表于以下时间的旧文:
  • 今年8月2日;
  • 2015年8月11日;
  • 今年3月4日;
  • 2017年8月24日;
  • 今年9月15日;
  • 今年3月7日。
今天打开这款app,里面的第一篇推荐文章发表于1998年5月19日。
在社交媒体的年代,我们早已习惯不断刷新,看最新的内容,如果在时间线上刷不出来新的内容,就会感到焦虑和无聊。但是,近来我已经越来越多地感受到一种相反的趋势:当人们对不断刷新的、夺人眼球的内容感到厌倦,越来越多人发现,不如回去读读旧文章。
这些旧文章甚至都不需要是什么经典。这两年来,我好几次听人跟我说,觉得我的个人独立博客上的文章很好看。那个博客是我大学时期开始写的,现在早已不更新了,但因为一直在续费域名和服务器,所以很好地保留在了互联网上,偶尔会被人翻出来阅读。
很多人已经反思互联网内容和时间之间的关系。比如产品沉思录去年的那篇《人们都愿意跃入溪流,而建造花园的人将赢得未来》就对比了两种不同的内容生产和展示逻辑,一种是像溪流一样不断向前,但留不下什么,另一种则是像花园一样,不断修建和灌溉。溪流是社交媒体的时间线逻辑,而“数字花园”则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逻辑,它不追求海量,不追求时效,但追求质量,追求培育和反思。
或者,我们也可以用博物馆的比喻。Matter里面展示的那些十几年前的旧文,YouTube上一些几年前发布但不断有人回去重看的视频,都好像是博物馆里面的展品。我们可不可以在互联网上拥有更多博物馆式的存在?里面的展览当然需要适时更新,但更重要的是,常设的经典展品也能吸引不同的人一再前往,常看常新。
建造这样的小型花园或者博物馆,需要一些基本的前提。
  • 首先,它不能依附于某个封闭的平台,无论是微信、是Facebook,还是豆瓣,都不行,因为平台上的内容不属于你自己所有,随时可能消失不见,也可能随着平台的倒闭而消失。
  • 其次,它需要很好的发现机制,搜索引擎似乎是这类内容的唯一入口,但我想还需要更多的发现渠道。
  • 另外,它还需要一套可持续的机制,方便人们支持必要的服务器、软件开支和人力投入。
以上几个方面,目前都还没有太好的解法,也许正在逐渐生长的web3将会解决这些问题,但现在还不好判断它的未来。
其实从去年开始,我就在思考能否建立一个新闻传播方面主题的数字花园或者博物馆,但一直没有真正开始。产品沉思录的少楠利用Notion已经做了很好的尝试,但我对这款产品的开放性还有一点存疑。如果你有好的建议,欢迎回信讨论。
我想,对于内容创作者而言,最理想的状态应该是用溪流灌溉花园。比如,通过newsletter、播客等形式分享新的感悟;在这个过程中,将其中的精华部分沉淀下来,逐渐建造成一座花园或者博物馆。而对于阅读者而言,可以有时候在溪水里玩耍,有时候在花园里徜徉。无论哪种方式的相遇,底色都是真诚的。
🎙播客:文字还是最自由最强大的工具
本期新闻实验室播客,我们来继续聊聊非虚构写作。在第17期播客当中,我们了解了一个专业的非虚构写作团队“正面连接”是如何工作的。这次,我们来聊聊非虚构写作对普通人的意义。
本期嘉宾是两位长期从事非虚构写作和编辑工作的媒体人:曾经担任「正午故事」主编的郭玉洁;曾经担任端传媒总编辑、现在是Matters发起人的张洁平
我们聊到的话题包括:
  • 非虚构写作应对着文学和媒体两个领域的问题
  • 非虚构写作的作者性:何时可以出现“我”?
  • 普通人可以做非虚构写作吗?
  • 当道理已经讲不通的时候,我们只能讲故事
  • 编辑就好像心理治疗师
  • 写作可以怎么学?
  • “现场”就是请你从内卷的生活里走出来
  • 非虚构写作是处理自己和世界关系的方法
  • 记录历史是一种责任
Matters发起了“在场·非虚构写作奖学金”项目,第一期报名截止12月20日,点击链接了解详情和报名:https://www.mattersonsite.com/
你可以在小宇宙苹果PodcastSpotify及各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收听本期播客。新闻实验室播客的RSS地址是:https://feed.xyzfm.space/xxkgbvrglujv
我最近读了……
专访迈克尔·桑德尔:只要努力就能成功的社会,就是公正的吗?
吴彦祖最爱的朋克乐队人均14岁
Why Jürgen Habermas Disappeared
💌
欢迎通过邮箱或者社交媒体分享本期newsletter,你可以分享网址:https://www.getrevue.co/profile/newslab 。也可以分享以下这张图:
欢迎转发此图
欢迎转发此图
以上就是新闻实验室通过免费newsletter与你的第43次见面。如果你是从朋友转发读到的这封信,记得点这里免费订阅和阅读往期内容,比如上一期的《世界依然很大,依然引人好奇》。
下期再见!
方可成
2021.12.7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方可成
方可成

新闻实验室免费版。
付费版请见:https://newslab.info/join/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