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游戏》背后的反讽|039

#30・
37.3K

subscribers

46

issues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By subscribing, you agree with Revue’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Policy and understand that 新闻实验室 will receive your email address.

方可成
方可成
亲爱的朋友:
可能不少人都已经看过《鱿鱼游戏》了吧?尽管中国大陆是Netflix在全世界未能进入的四个市场之一(另外三个分别是朝鲜、叙利亚和克里米亚地区)。
这部剧已经成为Netflix有史以来播放量最多的剧集,观众超过1.1亿,当然这估计不包括通过各种途径看到这部剧的中国人。Netflix也因此收获了一大批新的订阅者,公司的股票价格被不断推高。
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想到,Netflix迄今最成功的一部剧居然是在韩国制作的,里面的人物说的全是韩语,其他国家的人都要借助字幕才能看懂。之前曾经有说法,欧美国家的观众,特别是美国人,对非英语的剧不会太感兴趣。但是,《鱿鱼游戏》打破了这种观念。
这部剧为什么会这样成功?除了分析游戏设计、布景、色彩、造型等等元素之外,我读到的文章里面还经常提到的一点是:因为它讲述了在残酷的资本主义制度之下,人们的共同感受。
比如,BuzzFeed的一篇文章就说,我们为剧里的主人公加油,因为我们明白他们所对抗的力量和我们所要面对的是类似的。观众们被这样的剧集吸引,说明全世界的人都有共同的感受。“无论你说什么语言,身处何方,资本主义都让我们感到绝望。”
的确,《鱿鱼游戏》的导演黄东赫自己也是这么说的。他在接受《Variety》杂志采访的时候,“我希望写一个关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寓言故事。这个故事描绘极致的竞争,就像我们生活中的极致竞争一样。我想使用我们在真实生活中都遇到过的人物。”
有意思的是,朝鲜的宣传机器也发文章赞扬了《鱿鱼游戏》。文章说,这部剧反映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在这样高度不平等的社会里,人被当成棋子一样。此前,朝鲜的媒体也赞扬过获得奥斯卡的韩国电影《寄生虫》,虽然朝鲜人看不到Netflix,也看不到奥斯卡。
如果说《鱿鱼游戏》确实是一部批判资本主义的剧集,或者至少有批判资本主义的成分,那么这其实是一件非常反讽的事情,因为生产这部剧的正是资本主义的公司,而且可以说是全球扩张的资本主义巨头。而这部剧通过批判资本主义,让全世界那么多人觉得感同身受,最后直接受益的还是这家资本主义公司和它的投资人。也就是说,资本主义似乎并不惧怕对自身的批判,甚至能通过批判自己,进一步发展自身的利益。
其实有一个概念可以用来描述这种现象,那就是hegemony,翻译成“霸权”,或者是“领导权”、“支配权”。这里的霸权,并不是那种依靠武力、暴力来维持的,而是在文化和精神上,让人“心甘情愿”接受的。当然,要让人主动同意和接受,就需要非常重要的条件,那就是:让人觉得现存秩序是正常的、自然的、不可避免的、永不改变的,并且最终对所有人都是更好的。
《鱿鱼游戏》的组织者声称这是公平的游戏,但所谓的公平只存在于具体的比赛中,并不存在于参赛者和VIP观赛者之间。参加游戏的人以为自己的对手是其他参赛者,其实他们真正要面对的是整个游戏系统。虽然组织者手上有枪,但参赛者可以选择退出和重新加入,这就让他们的选择变成了自主的决定,变成了“不得不如此”。甚至,在游戏中输掉、被杀死,也成了自己能力不够、运气不好的体现,与系统无关。
同样,在电视机前看完《鱿鱼游戏》的观众并不会揭竿而起,去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因为他们缺乏一种霸权之外的想象力,他们有的庆幸自己不是负债累累的人,有的即便感到痛苦,但也很难想象另一种更好的社会,最终只能把重担压回自己身上,让自己承担一切。
在这方面,一个很好笑的例子是:在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上面,已经有人根据《鱿鱼游戏》写出了职场鸡汤。比如,从第一关“123木头人”中得到的启示是,在走向目标的过程中掌握好自己的节奏,光走得快是不行的;从第二关“椪糖游戏”中得到的启示是,要think outside the box,也就是突破常规,跳出思维的框框;从第三关“拔河”中得到的启示是,要灵活,赢得比赛的不一定是最强大的选手,而是由具备眼光和策略的领导人带领的队伍……
不得不说,这是与《鱿鱼游戏》有关的最愚蠢的言论了。让更多的人专注于这些具体的个人策略,正是资本主义维持霸权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要能从游戏中脱身,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认识到这套霸权是按照怎样的机制运作的,是看到那些被包装成正常的、自然的、不可避免的、永不改变的东西,背后其实是有意的构建。
🎙播客:末日到来前,再努力折腾折腾吧
很多人都发现:最近两三年,“百年不遇”的自然灾害消息越来越多了。
不过,从茶余饭后的一声感叹,到知晓背后的自然科学变化趋势,再到关心且在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危机,这条理念道路也很长。
“需要看那么多灾害新闻吗?世界已经够混乱的了,谁还在乎地球升温1.5°C?”我们对于即时性的自然灾害报道、和长期性的气候科学报道,也许需要重新认识其价值和意义。
本期播客,我邀请了两位在气候变化议题上深耕的朋友刘君言和崔绮雯来聊天。我们聊到的话题包括:
  • 极端天气到底是不是气候变化导致的?
  • “短视”的媒体:更关注即时新闻,而不是长期趋势
  • 今年的洪水不再静悄悄?
  • 气候变化和普通人的关系没有说清楚
  • “那你说说我们该干什么?”
  • 气候议题如何出圈?
  • 气候变化是关乎正义的问题
  • 社交媒体讨论对气候变化议题的恶意
  • 外卖骑手和气候变化有什么关系?
  • 把人放到气候变化报道中间来
  • 在去全球化的年代,如何谈论人类命运共同体?
你可以在小宇宙苹果PodcastSpotify及各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收听本期播客。新闻实验室播客的RSS地址是:https://feed.xyzfm.space/xxkgbvrglujv
我最近读了……
The Real-Life Auto Strike Behind the Runaway Netflix Hit Squid Game | Labor Notes
对待吸毒人员,国家政策不应向众声喧哗低头
💌
欢迎通过邮箱或者社交媒体分享本期newsletter,你可以分享网址:https://www.getrevue.co/profile/newslab 。也可以分享以下这张图:
以上就是新闻实验室通过免费newsletter与你的第39次见面。如果你是从朋友转发读到的这封信,记得点这里免费订阅和阅读往期内容,比如上一期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发布之后》。
下周再见!
方可成
2021.10.18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方可成
方可成

新闻实验室免费版。
付费版请见:https://newslab.info/join/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