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让大家更“卷”了,不如停下来想一想|播客:抖音上的变装网红|033

#23・
37.6K

subscribers

47

issues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By subscribing, you agree with Revue’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Policy and understand that 新闻实验室 will receive your email address.

方可成
方可成
亲爱的朋友:
转眼已是8月下旬,又一个夏天过去了。读到这封信的你,如果还在上学的话,不知道你的暑假是怎么度过的?我猜,也许你是嘴上喊着“躺平”,实际上做了不少事情吧,说不定做了一两份实习,上了一两门暑期课程,可能还做了些其他事情。
之所以这么猜测,是因为我发现今天的大学生真的很忙很忙,暑假的时候说不定比平时还更忙。反正是比我读大学的时候忙多了。
上个月的时候,我教了一门暑期课程,是给学校的国际暑期学校开设的,因此学生大部分也是来自世界各地其他大学的学生,有中国内地的(比如人大、复旦、浙大),有澳洲的(比如墨尔本大学、悉尼大学),也有欧美的(比如多伦多大学、乌特勒支大学)。我的这门课程主题是关于中国的媒体和社会,吸引的学生大部分是中国人,很多是中国留学生。
要是在往常,大家需要来到香港中文大学的校园,来上这个暑期国际学校。但是因为疫情,这样的国际学校自然是只能在网上进行,大家大部分还是待在自己的国家,从各个时区来上我的网课。
也许你会猜想,网课嘛,更轻松,更容易摸鱼。虽然少了点校园体验和同学交流,挺遗憾的,但对于学生来说,可以待在家里舒舒服服地赚到学分,轻松自在。
但是我发现,我的学生们根本没那么轻松。
第一节课还没开始,就有好几个学生给我发邮件,明确表示:自己无法实时参与直播课程,需要我提供课程录像给他们。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在暑假同时还要做全职实习。有学生还强调:这个实习对于之后找工作真的非常非常重要。
后来,在一个月的课程进行中,我又很多次收到其他学生的邮件,大多是因为实习或者考英语之类的需求,不能参与一些实时课堂。
我尽最大可能满足了大家的要求。所以,有的学生,整个学期下来我可能都没怎么在网络课堂里面见到过。他们中的一些人最后交上来的作业和试卷其实挺不错,但我觉得很遗憾没能和他们有更多的交流。如果有一天,你们站在了老师的位置,就会明白:老师最期待的就是和学生之间产生互动和共振。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说,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可是,如果两棵树都不在一个地方,如果一朵云是通过录像才看到另一朵云,我觉得教学当中最美妙的那一部份就丧失了。
虽然这么说,但我也很理解那些既要做全职实习、又要拿暑期学分的同学。他们很辛苦,其实也是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推着走的——大家都要在毕业前做四五份甚至更多的实习,那么我自然也不能少了;大家都要在简历上写上交流的经历,那么国际暑期学校肯定也是要参加的。
而疫情期间的网课,又恰好让这个“既要……又要……”成为了可能。如果是线下的国际暑期学校,那么学生们就要亲身来到香港,那就不可能同时在北京上海深圳去做全职的实习了。正因为是网课,让进一步的“内卷”成为了可能。
所以,我的一个猜测是:疫情不仅没让大学生变得更轻松,反而让大家更累了,因为简历上需要的经历水涨船高,通货膨胀了。
想想我的大学年代,仅仅在大三暑期做了实习,大一和大二的暑假基本都在家里待着。和今天的大学生相比,实在是过于佛系了。
但我想:如今这样的内卷有必要吗?既要全职实习,又要拿暑课学分,最后的结果会不会是,实习没有做得很好,课程也没有学好,两个很好的学习机会都浪费了?如果两者都做好了,会不会身体也垮了?
更关键的是,为了刷简历而去做这些,对自己的提升意义在哪里呢?如果仅仅比拼简历的长度,那会是一场没有尽头的军备竞赛。我觉得,不如停下来好好想一想,每一份实习、每一个学分,我到底希望从中得到什么?与其做三份平庸的实习,不如去自己最感兴趣的公司、锻炼自己最想锻炼的能力,全身心投入其中。与其混三门课的学分,不如好好上一门课,和老师同学实现最佳的交流和共振。
所谓“内卷”,指的是增加工作时间却不能增加产出。那么,对抗它的方式,自然是在不增加工作时间,甚至是减少工作时间的情况下,增加产出。我想,停下来好好思索自己从每一个选择当中获得的是什么,就是重要的第一步。
而且你们应该相信,这样有意识的思考,是能被人看出来的。如果我要招研究生,或者合作伙伴,我想我并不一定会看中最长的那份简历,而是会选择最能看出思考的那一份。
可能有一些同学本身有自己的想法,但因为同辈的压力,不得不选择了内卷的道路。所以,我想给这些同学一点点勇气,你们可以选择用心把一件事做好,而不是同时做三件平庸的事。
🎙新闻实验室播客
抖音里的男扮女装:固化还是打破偏见?
以毛毛姐为代表的一批抖音网红,依靠男扮女装的短视频,获得了巨大的流量。在他们的视频中,呈现出了怎样的女性形象?
最近,四名传播学学者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The Recreation of Gender Stereotypes in Male Cross Dressing Performances on Douyin》,讨论这个话题。我邀请了其中一名作者胡振超来聊聊他们的研究发现:
  • 什么是变装?它和京剧里的反串、西方“变装秀”的区别是什么;
  • 为什么抖音上面的男扮女装比女扮男装多很多;
  • 变装短视频中的女性形象,并不是独立的个体;
  • 男网红扮演女性呈现出的性别刻板印象;
  • 为什么很多人喜欢看这类视频;
  • 变装视频或许也是一种对性别界限的突破?
你可以在小宇宙苹果PodcastSpotify及各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收听本期播客。新闻实验室播客的RSS地址是:https://feed.xyzfm.space/xxkgbvrglujv
另外,每期播客聊天部分的内容我也会做成视频版,在我的YouTube频道上线,欢迎收看和订阅。
我最近读了/听了……
水表工刘涛决心离开合肥
Why China’s crypto cowboys are fleeing to Texas
Burka Blue (Orig.) - Burka Band
💌
欢迎通过邮箱或者社交媒体分享本期newsletter,你可以分享网址:https://www.getrevue.co/profile/newslab 。也可以分享以下这张图:
欢迎转发此图
欢迎转发此图
以上就是新闻实验室通过免费newsletter与你的第33次见面。如果你是从朋友转发读到的这封信,记得点这里免费订阅和阅读往期内容,比如上一期的《张医生被批判,背后是专业主义的危机|荐书:从互联网的历史中找答案|播客:游戏业里的平台劳工|032》。
下周再见!
方可成
2021.8.22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方可成
方可成

新闻实验室免费版。
付费版请见:https://newslab.info/join/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