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被消失的与不会消失的|013

方可成
方可成
比起规模,我们更需要关心意义。

亲爱的朋友:
这几天,从肖美丽制止餐厅二手烟开始的一众女权博主被炸号,让人看到了熟悉的套路,那就是用政治污名扣帽子+大规模举报的方法,令人销声。这种事情的荒谬之处自不必再多说,正如“回声Huisheng”在文章中写的,“没有人能逃得过网络显微镜式政审……人人都不清白,人人都有罪,包括此刻攻击肖美丽的人。但政治污名始终是选择性起效。”
在被消失的账号里,“CatchUp性别平等姐妹”被很多人认为是温和理性发声的代表。这样的号也能炸,让很多人觉得不能理解。其实游戏规则早已改变,你在社交媒体上写的内容是否理性、是否温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有人想通过选择性起效的污名与举报机制,来将你噤声。
这是比具体封杀一批账号更加严重的暴力,因为它是一种关于规则的暴力。他们耀武扬威亮出的牙齿是:这里没有道理可讲,你也没有资格讲道理,后果如何,只看拳头的心情。
对于暴力的回应,是互相关心和支持,是坚韧不退让,就像很快做了新号的@CatchUp性别公正姐妹
最近的另一则消息,让人可以对世界多一点信心:在被人为制造的分裂之下,依然有人类共通的价值和感受是不会消失的。
这则消息就是“50岁阿姨自驾游”的故事被《纽约时报》报道之后,来自世界各地的读者们留下的积极回应。有人说,这是最近在这份报纸读到的最好的内容了。很多人从故事中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奶奶、亲友,乃至自己。还有很多人说,他们很喜欢这种对中国“普通人”生活的报道——其实也不是普通人了,而是普通人中更酷的那些人,但肯定是在宏大议题视线之外的人生悲欢。
被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说:“一个人寻找自我的需求,并不是女权主义的特有,而是人类所共有的。”作为一名男性,他也觉得从故事中获得了深深的共鸣。
56岁退休阿姨从不幸的婚姻生活、繁杂的家庭劳动中抽身,勇敢走上自驾游的道路。如果说我们真的希望对外国人“讲好中国故事”的话,这就是最好的中国故事,因为它的背后是一种全人类共同向往的价值,再遥远的国家里的人们也能被它鼓励。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个人都在某种形式的枷锁之中,打破枷锁需要勇气,也需要条件。很多人认为只有一小批幸运的人才能打破枷锁、做回自己,但已经56岁、每月领2000元退休金的苏敏阿姨也证明了她能打破枷锁,这会让更多人获得勇气和激励。
散播仇恨、制造分裂的人永远不会大获全胜,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共通之处,无法被抹去。
最近另一篇令我感动的文章是《人物》杂志写大提琴家马友友的报道,它展现了一个关心人的音乐家是怎样让世界变得更好的。看过文章之后,我找了一些马友友在各种地点演奏的视频,做了一个小小的集合
我想在这封信里特别提及的,是马友友的这段话:
“音乐的成功不在于演奏的音色多么美,乐器多么了不起,而在于它证明了,我们活在同一个世界。我愿意为70个人演奏,40个人也可以,一个人也没问题,因为只要他从音乐中有所收获,我的付出就值得了。说到底,音乐是一对一的人的交流,只要有人需要它,我就会想办法给予他,音乐是我能给他人的回报。”
我想,写文章(以及其他形式的内容创作)其实也是这样。在社交媒体“10万+”的风气和注意力经济的商业模式之下,很多人写文章都是冲着那个阅读数去的,但这种追求到了畸形的程度、开始用各种哗众取宠甚至制造虚假的手段之后,也就失去了文章本身的意义。说到底,文字的目的也是交流,是让读者有所收获,不论是70个读者、40个读者,或者一个读者也没问题。只要是有意义的交流,那么对于写作者和读者来说就都是回报。
我们活在“做大做强”的思维模式下太久了,应该多想想:为什么要做大?为什么要做强?比起规模,我们更需要关心意义。
那是在很多东西都消失之后,依然会留存下来的。
我最近读了……
5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variants | Bill Gates
一个网络喷子的自白
社交媒体时代,奢侈品牌为何纷纷回归出版物?
我最近写了……
新闻采访写作快速入门
💌
以上就是新闻实验室通过免费newsletter与你的第13次见面。如果你是从朋友转发读到的这封信,记得点这里免费订阅。
祝阅读愉快!下周再见!
方可成
2021.4.4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方可成
方可成

新闻实验室免费版。
付费版请见:https://newslab.info/join/

If you don't want these updates anymore, please unsubscribe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